我莫名其妙的(陆湳黄毛)热门小说推荐_完整版免费全文阅读我莫名其妙的陆湳黄毛

穿越重生《我莫名其妙的》,是作者“千枝鹭下”独家出品的,主要人物有陆湳黄毛,故事节奏紧凑非常耐读,小说简介如下:小欢喜不行不行不行不行坝坝席好吧洗吧洗吧休息呼吸呼吸好大好大会哈哈古古怪怪哈哈哈哈嚯哈哈哈哈哈嘿嘿嘿…

穿越重生《我莫名其妙的》是作者““千枝鹭下”诚意出品的一部燃情之作,陆湳黄毛两位主角之间虐恋情深的爱情故事值得细细品读,主要讲述的是:“嘶,头疼,我到底是怎么来到这的?”陆湳努力回想起最近几天的行程。他竟然没有一点来过这里的印象。“不管了,趁现在先溜了再说,被撞见就不好说清了。”陆湳前去探了一下那女孩的鼻息,还有气,就放松的拿起一旁的衣服穿上,赶忙离开了这里…

我莫名其妙的

阅读最新章节

“嘶,头好疼,这是哪?”

陆湳忍着头部传来的剧烈痛楚,睁开眼睛,却是看到一张面如黄蜡的脸。

“我朝你嘛!”

吓得陆湳头都不疼了,首接一拳给她打飞出去几米远。

陆湳站起来打量西周,这才发现自己是在一个酒店内,西周也混乱不堪,似乎刚经历过一番风雨。

他连忙往自己的身下看去,顿时松了口气。

还好还好,自己清白还在,至少自己没有感觉到那里湿,裤子穿得好好的。

可是当他转过头时,眼前的一幕令他面红耳赤。

两个肉团正在另一张床上翻云覆雨,时不时发出些羞耻的声音。

陆湳连忙回过头来不去看,但是耳边却时不时传来几声暧昧的闷哼声。

自己都有些感觉了,他看了一眼被自己一拳打飞到一边的那生物。

竟然是一个女生!

看身高面相,竟然还是未成年!

“我擦,完蛋!”

陆湳下意识觉得自己要完了。

“嘶,头疼,我到底是怎么来到这的?”

陆湳努力回想起最近几天的行程。

他竟然没有一点来过这里的印象。

“不管了,趁现在先溜了再说,被撞见就不好说清了。”

陆湳前去探了一下那女孩的鼻息,还有气,就放松的拿起一旁的衣服穿上,赶忙离开了这里。

临走时多看了一眼那正在激战的两人。

心里默默祝福。

陆湳在宾馆服务员可怜的目光下离开了。

他终于有了些记忆。

他穿越了,准确来说是穿书了,不过不是穿的主角,也不是反派,而是一本女频小H文的一个男主的小弟!

这本书名字叫《被X的我享受着》,书中讲的是一个现实中的老宅女穿越到这个世界里面,邂逅各种‘款式’的男人,在他们的怀里舒服的……总之,很恶心,后面的剧情甚至令陆湳抱着个垃圾桶看,随时怕自己吐出来。

而自己此刻魂穿的这个人在书中甚至没有名字,只是追求女主的恶霸黄毛的小老弟。

自己现在接管了记忆,父母双亡,只有爷爷陪在身边,刚刚的情况是黄毛带着找来的几个精神小妹开房PK。

而黄毛就在自己房间的隔壁PK着,与自己在一个房间内的另一个男的也是黄毛的小弟。

他与原主都是第一次,不过原主激动之下脑袋充血,首接原地去世,而自己也就是那个时候穿越过来,睁开眼就看到一个脸上涂满腻子粉的人,吓得他首接拳击在她脸上。

还好,还好,差点贞洁不保。

陆湳后怕的呼了口气,想到自己如果真和那满脸腻子粉的精神小妹上了,那自己……“咦~”陆湳拼命摇头,把脑海里面的画面抛出去。

初来到这世界,还是觉得有些魔幻的,陆湳拿出手机,看着手机上的未接来电,愣了一下。

然后站在马路边上,看着形色匆匆的路人,回拨了电话。

“小湳!

你终于接电话了!

你跑去哪了?

今天怎么没有回家,别乱跑,外面很危险的,回来时过马路注意看左右车……”听着电话内爷爷的关心,陆湳不知为何眼睛湿润了。

他愣愣的伸出手抹了些眼泪。

“我哭了?

这……”陆湳没有丝毫感觉的流眼泪,心里却感觉有些闷。

或许是原主的一些执念吧。

父母在陆湳还小的时候出车祸了,是爷爷一手带到大的,又因为父亲是酒驾,所以没有保险,家中负担都压在爷爷身上。

陆湳小的时候很懂事,经常帮着爷爷捡路边的空瓶子,他捡到一个就笑得开心,因为他知道,多一个瓶子,爷爷就笑得越开心。

后来爷爷身体越来越不行了,到自己高中之后,捡不动瓶子了,因为常年弯腰捡瓶子的缘故,引起一些疾病,现在撑着一根棍子才能走路。

“爷爷,我很快就回去,你别急。”

陆湳笑着说道。

因为爷爷病情的原因,原本老实本分的原主跟着黄毛在学校内欺男霸女,勒索钱财,被同学告老师后,请家长,爷爷拄着拐杖来对陆湳好一顿打,回家后却是拿出原主父亲的照片,说什么都是他的错,教坏了孙子。

后来原主老实多了,但是爷爷的病却一天不如一天,一个月一千三的退休金根本负担不起每天都要打的胰岛素。

原主又找到了黄毛,他知道黄毛家很有钱,而他自己很能打架。

钱拿来了,爷爷也有了钱治病。

陆湳挂断电话后坐在马路边上,看着还有一分钟的红灯。

这个世界主要就是围着男女主转的,他们怎么玩怎么恶心都行,我还是别去参与吧。

前世因为一些原因没有考个好大学,现在好好努力吧。

考个大学,接爷爷享福。

绿灯到了,陆湳走上斑马线,朝着家的方向走去。

酒店内,楚贺刚释放压力出来,洗了个澡,来到酒店大厅,服务员恭敬的叫少爷。

他点点头回应,然后躺在大厅沙发上玩起了手机。

没过多久,一名红发青年一脸享受的从另一个房间内出来。

看到楚贺,连忙小跑过来。

“楚哥,这感觉太爽了!

那两小妞真好活!”

楚贺抬起头看了一眼来人,点点头嗯了一声,问道。

“陆湳呢?

还在里面玩?”

“啊?

他不是早就出来了吗?

我以为他完事了,然后把那女的也拉过来一起了,没怎么注意到他。”

楚贺皱眉,给陆湳发了个消息。

八天:你人呢?

水南:我回家了八天:你不行水南:……楚贺收起手机,站起身来朝门外走。

“楚哥等我!”

……另一边的陆湳看着屏幕中你不行的三个字,脸色漆黑。

我根本就没有好吧!?

掏出钥匙打开门,爷爷早就做好饭了,此刻拿着胰岛素针,有些下不去手。

“哎呀,爷爷,我来吧,你忘了上次你差点把针留在肉里。”

“不碍事,不碍事,哈哈哈”爷爷笑着把针给了陆湳。

吃过饭后,爷爷却是看着陆湳说道。

“乖孙,在学校找没找女朋友啊?

找了的话带回来给爷爷看看,爷爷怕是见不到你结婚了。”

“你别乱说啊!

我告诉你,你得长命百岁,不,千岁!

总之我结婚的时候还得你主持呢,你不是爱写字吗?

到时候你就写一封大大的婚书,女方家人看到了多有面啊。”

“哈哈哈,好,你看上我的字了,对了,我让你学的毛笔字,学得怎么样了?”

陆湳沉默了一下,尴尬的笑了笑。

“正在努力,正在努力。”

“去书房那写一首毛主席的诗出来,写的不好就扎马步一个小时!”

“啊?

你还不如首接喊我扎马步呢。”

陆湳弱弱的说道。

“嗯?”

爷爷瞪了过来,陆湳老老实实的跑去书房。

墨不用磨了,爷爷早就磨好了,陆湳拿起毛笔,写下。

《沁园春·雪》北国风光……不到半小时,陆湳就把字写好了,虽然比不上爷爷的墨宝,可是字写的还算好看的。

爷爷是退伍军人,参加过抗美援朝,回乡后没有接补助,只是要了国家给的一个房子,爷爷没上过高中,他的学历只有小学水平,他那个年代只有私塾,只读过一年,家中没钱让他读,他就帮人家放牛,借人家的书看,他的知识都是自学来的。

爷爷很喜欢写字,他也希望自己的孙子也能写出一手好字。

“爷爷,写好了。”

陆湳拿出纸张给爷爷看。

“嗯,有进步。”

……陆湳檫完桌子,洗完碗后就出门了。

“爷爷,我朋友叫我去他家学习,我今晚应该不回来了,你不用给我留门。”

“嗯,去吧,好好学习,报效祖国。”

陆湳出门,看着手机里面黄毛楚贺发来的消息,不得不骑上自行车朝着目标方向行驶。

八天:九点,和平路立交桥集合。

陆湳:好他要是记得没错的话,剧情就要开始了。

今天会是女主与黄毛的第一次相遇,同时也是女主狗血的送出的第一次。

迎着风,陆湳很快来到了和平路立交桥这边。

却发现桥下己经站着两排人,形成对峙姿态。

陆湳抬头看去,就见立交桥上面,有一个身影正拿着手机朝着这边拍。

陆湳知道,那个人就是女主庆婉欣,此刻的她正在用手机拍照放大吃瓜。

陆湳很快从庆婉欣的身上移开,转而看向这两波人,看到楚贺后,来到他身边。

“楚哥。”

“嗯,你来得正好,今天下午,他们带人来我们的地盘要保护费,奈奈个腿的,谁给他们的胆子!

还给小六子的手给打骨折了!

今天不好好收拾一顿他们,是不长记性啊!”

小说《我莫名其妙的》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4年7月4日 pm10:59
下一篇 2024年7月4日 pm10: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