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儿跑,马儿不吃草(李年罗君成)完结小说_完整版小说全文免费阅读马儿跑,马儿不吃草(李年罗君成)

小说《马儿跑,马儿不吃草》,现已完本,主角是李年罗君成,由作者“知肺”书写完成,文章简述:李年幼年时落水被赵时更所救,自此相识青梅竹马。直到赵时更考上大学,去了别的城市,李年意识到双方差距悬殊,由于从小被打压,李年不相信自己与赵时更能有未来。后来李年复读一年考上普通大学,赵时更出国留学后,俩人联系减少。多年后李年与同事罗君成组建家庭,但生活不尽如人意。在一次经济出现危机后,李年联系了赵时更求助………

马儿跑,马儿不吃草

都市小说《马儿跑,马儿不吃草》目前已经全面完结,李年罗君成之间的故事十分好看,作者“知肺”创作的主要内容有:显然是男孩救了她,但劫后余生的她说不出一句话。她指了指热闹的对岸,女子瞬间明白过来,“你是那户人家的小孩吗?我们送你回去好不好?”她点点头。女子将她扶了起来,李年打了个趔趄,女子连忙走到李年前面蹲下,“阿姨背你好不好?”李年向后退了一步,摇摇头,捏了捏自己的衣袖,滴下许多水来,她是怕自己弄脏了女子的…

热门章节免费阅读

落入水中的那一刻,真的就像恐怖电影里主角逃生时的杂乱镜头。

李年的全身被烈日蒸煮过的温热河水包裹着,像回到了母亲的子宫里,她手脚并用地挣扎着,水不断地灌进她的鼻腔里。

她以为自己扑腾着就可以逃出生天,但此时的她其实己经头向下,只有两只脚在水面上诡异地划动着。

今天不行,我不能死,今天是叔叔结婚的日子,如果我死了,肯定会很不吉利的。

她心里这样想着,挣扎得更厉害了,但河水逐渐消磨着她的意志,双手己经使不上力了,河水像揉搓面团似的玩弄着她。

整个人浸没在水里,她无法发出任何呼救,而河对岸迎亲的鞭炮声此起彼伏,对不起叔叔。

突然她感觉有人攥住了她的脚,把她提了起来。

出水的那一刻,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然后夹杂着咕噜噜的杂音,剧烈地咳嗽起来。

“你还好吗?”

一个温柔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李年反应了好久才听懂她在说什么。

蓬松柔顺的头发丝垂在李年面前,李年不自觉地伸手摸了一下。

一个化着淡妆,身穿白色棉麻长裙的女子半蹲着,一只手扶着李年的前胸,一只手拍着李年的后背。

在这个人人皮肤都干裂的乡下,女子像是下凡的仙女一样漂亮。

奇怪的是,她身上一点都没有湿。

“你没事吧?”

一个男孩的声音在李年身后响起,她转头看去,男孩身上湿漉漉的,半伏着身子看着她,头发上的水滴在她的肩膀上。

显然是男孩救了她,但劫后余生的她说不出一句话。

她指了指热闹的对岸,女子瞬间明白过来,“你是那户人家的小孩吗?

我们送你回去好不好?”

她点点头。

女子将她扶了起来,李年打了个趔趄,女子连忙走到李年前面蹲下,“阿姨背你好不好?”

李年向后退了一步,摇摇头,捏了捏自己的衣袖,滴下许多水来,她是怕自己弄脏了女子的衣服。

“我来背你吧。”

男孩不等李年回答,拉起李年的放在自己双肩,双手扣住李年的腘窝,站了起来。

湿漉漉的身体靠在一起,让李年觉得异常安心,她双手搂住男孩的脖颈,轻轻说道:“谢谢。”

“不客气,没事就好。”

男孩回道。

老阿姨们有些在临时搭起的灶台边忙活,有些围在一起讨论新娘,老叔叔们则坐在椅子上抽着烟,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

人们在热闹的人群里各自热闹着,根本没有一个人注意到他们三个。

女子走到正在摆盘的厨师面前,问道:“这个小妹妹落水了,你认识她家人吗?”

厨师抬头看了李年一眼,转身向大堂里喊道:“阿水,你孙女掉水里了!”

厨师的话就像一片树叶掉进大海里,没有激起一点波澜,人群依旧闹哄哄的。

“等一下,我进去叫她。”

厨师把最后一勺面起来,擦擦手向女子说道,转身走进大厅里。

不一会儿,一个短头发,肥胖又矮小的老人骂骂咧咧地走出来。

她怒气冲冲地走到李年身边,抬起手就要给李年一个巴掌。

李年在男孩背上,看到奶奶出来,登时用两只手捂住自己的头脸,下意识的反应一看就知道平时没少挨打。

男孩躲了一下,腾出一只手挡住阿水,匪夷所思地看着她,说道:“她掉水里了,现在要休息。”

阿水用手指着李年,恶狠狠地说:“欠收拾!”

转头又换了一副嘴脸,对男孩和女子笑着说:“给你们添麻烦了,救命恩人救命恩人,今天一定要留下来吃我儿子的喜酒。”

女子摇摇头说:“喜酒就不吃了,你看这个小妹妹是不是要先带去洗一下?”

“噢对对对,”阿水领着他们来到后院的厕所兼浴室里,拿出一个大浴盆,说:“把她放下来吧,让她自己洗。”

男孩将李年放在浴盆里,看着她瘦骨嶙峋的身体有些不忍,对女子说道:“妈,你帮她吧?”

女子点点头说:“好,她是女孩子,你不方便,先出去吧。”

“没事的,这有什么,她就这么一点。”

阿水说着,麻利地往浴盆里倒水。

女子用眼神示意男孩出去,对阿水说:“阿姨你先去忙吧,我来帮她。”

“好好好,那就麻烦你了,记得一定要留下来吃喜酒啊。”

阿水说完就走出去,看见门外的男孩,说:“谢谢你们谢谢你们,等下跟你妈妈一起来吃。”

男孩笑了笑,没再说话,湿衣服在高温下冒着热气,他有点难受地扯了扯下摆。

阿水注意到了,就把他推进浴室,说:“你也擦擦,家里没有你这个年纪的衣服,我去找两身她爸的你先换上。”

说完就走了,还把门关上了。

男孩被她推得一个趔趄跌进浴室,但他还记得李年在洗澡,硬是面对着门站着不敢动。

女子站起来从架子上拿了一条干的毛巾对男孩说:“阿更,你也擦擦。”

男孩接过毛巾,擦起了头发。

从回家到现在,李年没有说过一句话,愣着神任由女子梳洗着她的头发。

“小妹妹,你叫什么名字?”

“李年。”

“李年,很好听啊,我姓游,你叫我游阿姨就好了。”

“游阿姨,谢谢你。”

女子轻笑出声,“不是我救的你,是时更救的。

你当时离岸其实不远,但是只有两只脚丫子在扑腾着,时更下水把你提起来的……你太瘦了。”

游梦升擦拭着李年凸起的肩膀,心疼地说:“你有没有吃饭?”

“我没有饭吃,我奶奶下地干活,只会给我留包方便面。”

这时,阿水推门进来,拿了件款式很旧的成年男子衣服进来,递给赵时更,“这是她爸爸的衣服,干工地的比较旧,但是洗过的很干净,将就换一下。

裤子没有合适的,你看要不要把你的脱下来,我洗洗晾干了再穿?

今天太阳大,半天就干了,刚好你们吃完喜酒。”

“不用了,奶奶,等下我爸就来了,车上有衣服。”

“那也行……李年你洗完了没有?”

“洗完了奶奶。”

李年知道今天少不了一顿打,赶紧从浴盆里站起来,裹上浴巾就要出去,被游梦升按了下来,“你还没穿衣服呢。”

“没事,我去楼上拿。”

李年说完就光着脚丫子跑出去,留下地上两串小脚印。

赵时更没有穿阿水拿来的衣服,而是竭力把自己的衣服拧了一下,又套上了,对游梦升说:“妈,咱们该走了。”

游梦升也站起来,从包里抽出五百块现金对阿水说:“阿姨,今天不赶巧没有准备红包,这五百块是随礼。”

“哪里能收你们钱,”阿水推脱着,拉着游梦升的胳膊往酒桌走去,“无论如何都请吃一点,今天要不是你们就成丧事了。”

游梦升看不出她是不是在真心感谢,从头到尾没有看到阿水对李年有任何关心,但对他们母子俩又很热情。

她实在想再见李年一面,加上赵恒之还没来,就对赵时更说:“咱们坐坐,等李年下来说说话就走,好吗?”

“好。”

赵时更陪同游梦升坐下。

李年在翻找衣服的过程中逐渐缓和下来,今天穿的那条裙子是她最漂亮的衣服了,但现在湿掉了,看着柜子里那几件皱巴巴还有污渍的衣服,她突然觉得很自卑。

游阿姨漂亮又温柔,真的不想被她看见自己窘迫的样子!

猛然想到自己上来这么久,游阿姨走了自己可能就再也见不到了,于是她胡乱抽了衣服套上,飞奔下楼。

还好还好,她一眼就看到了游梦升,她像夏日池塘里第一朵盛开的荷花,花瓣尖上还落了只蜻蜓。

她向游梦升跑了两步,但想到自己破破烂烂的衣服,又踌躇地往后退了一步。

“过来呀,等你呢。”

游梦升向李年招了招手,眉眼弯弯。

见李年站着不动,游梦升又走过去牵着李年的手,让她坐到自己和赵时更中间。

“妹妹,阿姨等下得走了,”游梦升一边说着一边从李年的衣领上拿下来一根头发,这个小小的举动触动着李年的心,让她想到了常年在外地工作的父母。

她一把拉住游梦升的手,急切地说:“游阿姨你别走。”

游梦升看李年实在可怜,问道:“你家有没有电话?

想阿姨了可以给阿姨打电话,好不好?”

“有的有的,我家电话是2780619,阿姨你也给我打电话。”

赵时更说:“我们住在厦市,寒暑假来找你玩。”

李年想到是赵时更救了自己,也看着赵时更的眼睛说:“谢谢你救了我。”

“不客气,你想我妈妈了就给我们打电话,周末我们来接你去玩。”

赵时更想到自己衣服还没干,怕碰到李年,往旁边挪了挪。

看到自己留下的水印,又不好意思地用手擦了擦。

李年被他的举动逗笑了,也学着他的样子擦了擦水渍。

两人相视一笑,年幼的两人还不知道命运的羁绊有多难以分解。

“爸爸来了哦,”游梦升碰了碰赵时更的肩膀,指了指门口一个戴着眼镜的男子,招了招手。

男子走了过来,说:“我回来没看到你们,这里人最多想过来问问,没想到你们喝喜酒来了。”

“不是,是这个小妹妹落水了,时更救了她。”

“行呀,游泳没白学。”

“主要是爸爸教得好,我那几口水没白呛。”

“你小子你小子。”

赵恒之摸了摸赵时更半干的头发,看着李年说道:“小妹妹不会游泳不敢自己下水,以后让阿更教你。”

“好的叔叔。”

李年被他们一家三口温馨轻松的气氛所感染,语气也开朗了不少。

但是阿水的出现又让李年黯淡了下来,只见阿水手里拿着几副碗筷过来,整齐地摆在他们一家三口面前,说:“马上开席了,坐下来吃点。”

赵恒之摆摆手,说:“阿姨,真对不住,不是我们不给面子,是我公司还有事。”

边说边从口袋里拿出钱,数也不数就递给阿水,“大喜之日一点心意,两个孩子也是有缘,以后多来往。”

阿水虽然粗犷,也是个明事理的人,她依旧谢了赵恒之但是没有接过钱,而是拿了几包烟几瓶酒塞到赵恒之手里,说:“救命是大恩,今天太忙了招待不周,改天带孩子上门去谢谢你们。”

阿水将他们送到门口,又进去忙活了。

李年跟在他们后面,一首跟到桥头才看到一辆黑色的小轿车,她不认识车是什么牌子,她只知道很贵,因为村里没有一个人有这种车,她也只在电视里见过。

她很怕分别的场景,静默到能感受到时间的流逝,就像很小的时候,她在车站嘶吼着拉着妈妈的手求她不要走,但妈妈还是离开了。

时间是残忍的,也许每个人都是一本书,每一分每一秒都是独立的一页,死去的时候这本书才会合成一个人。

游梦升冲李年笑了笑,做了一个打电话的手势,坐进了车里。

赵时更留下一句:“吃泡面不行,你拿去买吃的,我妈妈让我给你的。”

也坐进了车里。

车己经在转弯处消失了好久,李年才回过神来。

看着自己手里的几张百元大钞,觉得今天好像是在做梦一样。

小说《马儿跑,马儿不吃草》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4天前
下一篇 4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