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常环伺,旧主重临(李幽幽夏清)小说完结推荐_小说完结异常环伺,旧主重临李幽幽夏清

小说《异常环伺,旧主重临》,是作者“苍流”笔下的一部​都市小说,文中的主要角色有李幽幽夏清,小说详细内容介绍:我们的文明只是沧海一粟,在广阔的域外仍有隐蔽的奇物。极端的善恶,难以言说的神明,记录禁忌之名的手册……域外的不朽始终觊觎着文明的火种。监察与收容异常的协会,恪守准则的守序之人,信奉毁灭与末日的信徒,平凡之下的世界一片危机四伏。力量已经失常,禁忌的异常活跃世间,谁都想成为唯一,谁都想毁灭一切……这才是真正的世界,危机四伏,火种将歇,强敌环伺,唯有归于一切的秩序才可平灭动荡………

异常环伺,旧主重临

《异常环伺,旧主重临》是难得一见的高质量好文,李幽幽夏清是作者“苍流”笔下的关键人物,精彩桥段值得一看:”“可是……”少女微笑着看向李不武,笑意中隐藏的杀意让李不武把后半句话咽回嘴里。“我知道了……”李不武起身,拿着口罩戴上领着少女离开了宾馆。“这才对嘛。”少女像恋人一样搂住李不武的手臂,“乖乖听话才是宠物应该做的事…

异常环伺,旧主重临 精彩章节试读

李不武溜回宾馆里,随后立马把门锁死然后来到窗边观察街道的情况。

“放心,没人跟踪你,我己经排查过了。”

轻佻的声音在李不武的耳边响起吓了他一大跳。

他扭头看向坐在床上把玩匕首的少女,眼睛一下子就红了:“你还好意思来?

要不是你我也不会沦落到如此境地!”

少女抓住匕首嗤笑道:“李不武,你自己什么样你心里没点数?

一个入室抢劫的家伙还怪到我头上了。”

李不武跑到少女面前抓住她的领子高声道:“要不是你把那破天平给我,我会入室抢劫吗!”

“呵,你干过的抢劫还少吗。”

少女不知哪来的力气一把掰开李不武的手,首接把他推倒在地。

她冷眼看着李不武,开口道:“一个有前科的人,凭什么敢把自己做的恶事怪到一件物品头上。”

李不武看着杀意凛然的少女,张着嘴巴不敢说话。

“呵呵,还真是胆小又爱叫啊。”

少女收起杀意,俯身将手搭在李不武的胸上嫣然一笑,“放心,我不会对你动手的,毕竟你还有用。”

“你,你要我做什么?”

“很简单,带我去那个地方,我要带走那个女孩。”

“现在?”

“对。”

“可是……”少女微笑着看向李不武,笑意中隐藏的杀意让李不武把后半句话咽回嘴里。

“我知道了……”李不武起身,拿着口罩戴上领着少女离开了宾馆。

“这才对嘛。”

少女像恋人一样搂住李不武的手臂,“乖乖听话才是宠物应该做的事。”

李不武不敢附和少女的任何一句话,他屏着气离开宾馆,带着少女坐上了他停在路边的小汽车。

在宾馆的对面,一名青年正拿着望远镜观察上车的李不武,嘴里还嚼着口香糖。

青年一旁的女子打着哈欠问道:“关锋,情况如何?”

“我们的‘老朋友’幸子带着她的目标上车了。”

关锋放下望远镜道,“让其他人准备,启动武侯阵。”

“得干活咯。”

她女子伸了个懒腰,拿起对讲机对着另一头说,“启动武侯阵,范围:七日宾馆方圆10公里。”

“收到,武侯阵己启动,可以执行抓捕计划。”

“李牧渔收到。”

女子放下对讲机,拍了拍关锋的肩说:“走了,这次可别让他跑了。”

关锋从口袋里取出八音盒打开,冷声道:“当然不会。”

下雨的天空游弋着阴阳鱼,关锋牵起女子李牧渔的手,在欢快的音乐声中从原地消失。

轿车飞速行驶在街道上,渐渐的,街道上的行人和车辆越来越少。

李不武红灯前停车,嘀咕道:“奇了怪了,今天路上怎么没人呢?”

少女幸子托着脑袋看向空中游弋的阴阳鱼,轻描淡写道:“不是没有行人,而是我们被了隔绝了。”

“被隔绝了,这是怎么回事?”

“协会的人找上门来了呗。”

幸子看着后视镜上越来越清晰的人影,打着哈欠道,“不想被抓就把油门踩死,冲出这条街道,你才能活。”

李不武看着后视镜上几乎是瞬移过来的两道人影,二话不说猛踩油门,首接冲过红灯甩开追兵。

关锋停在十字路口处看着轿车的背影,说:“兵分两路。”

李牧渔点头道:“好,注意安全,你身上的伤才刚好,别勉强自己。”

“放心,我有分寸。”

关锋深吸一口气,随后将八音盒的音量调到最大,紧接着便消失在了十字路口之中。

轿车穿过雨幕,拐弯进入下一条街道。

李不武看着后视镜上空无一人,问道:“甩开他们了?”

“哪有那么简单。”

幸子取出口红涂抹着嘴唇说,“注意点前头,别翻了。”

“什么……”李不武话还没说完,车盖上突然传来的强烈震动差点没让他飞出去。

幸子把手搭在李不武胸前,冷声道:“别松油门,继续往前开。”

她的声音有股魔力,驱使着李不武克服紧张,执行她的命令。

原先减速的轿车再次拉足马力,面对跟前的下坡,李不武依旧没有松开油门,首接让轿车飞出坡道。

关锋死死抓住车盖,在轿车落地的瞬间震碎玻璃,伸手抓向幸子。

“又来抓人家了,小帅哥。”

幸子抽出匕首划伤关锋的手,同时松开安全带冲出轿车将关锋带到一旁的人行道上。

黑色的雾弥漫在轿车的西周,在幸子离开轿车的瞬间,这团黑雾便化作实体,将轿车带离了武侯阵中。

幸子提着匕首看着关锋,调戏道:“小帅哥,又来抓人家了,你是不是喜欢人家啊。”

关锋闪身到幸子身后,手中的长刀毫不留情地攻向幸子的头颅:“当然,要不要和我回去喝一杯。”

“下次吧,我还有事。”

幸子反手用匕首挡住关锋的斩击,同时取出一支黑色羽毛笔在她和关锋之间划开一道口子。

关锋迁跃到安全距离,随后反手握刀准备对幸子进行斩首。

黑色羽毛笔的羽毛上连接着一根黑色的细线,这根细线同关锋相连,而且还散发着冰冷的气息。

幸子拽动细线,轻笑道:“哎呀,小帅哥还留着人家送的礼物呢,真让人家高兴。”

细线轻动,让关锋不自觉地皱起眉头。

他深吸一口气,随后闪身来到幸子跟前,拔刀斩首。

“关锋,被我伤了还敢这样动用力量,想死大可不必如此。”

幸子一改先前轻佻的语气,她拽动细线,让关锋瞬间陷入剧烈的头痛之中。

“精神被污染的感觉如何?”

幸子拽动细线,同时倒抓匕首插向关锋的脑袋。

砰!

箭矢划破空气打飞了幸子手中的匕首,同时划伤了她看起来文静的脸庞。

湛蓝色的雨水化作一只猛兽,在幸子后撤的瞬间抓住机会,咬住了幸子握着黑色羽毛笔的手。

鲜血喷涌而出,幸子打散猛兽,面无表情地看着关锋面前的李牧渔,冷声道:“算你走运关锋,下一次见面,你的小情人就等着给你收尸吧。”

说罢,幸子化作一团黑雾,消失在了关锋眼前。

关锋捂着头,颤声道:“别……别让她跑了。”

“她重要还是你的命重要,快,关掉瞬步。”

关锋咬着嘴唇,在李牧渔的帮助下让怀里的八音盒停止了歌唱。

“你的伤根本就没好,关锋。”

李牧渔托着关锋走到屋檐下道,“让人替你吧,你得好好休息了。”

关锋捂着脑袋道:“让我缓缓,这件事之后再说。”

“还要拖吗?”

“嗯,再拖拖,麻烦你了。”

“唉,知道了。”

阴阳鱼消失在空中,寂静的街道显示出真实的样子。

关锋深吸一口气,闭着眼道:“走吧,回去报告。”

李牧渔托着关锋,带着他离开街道。

“真的不考虑休息一阵子吗,我觉得那个叫李幽幽的新人可以暂时替一下你。”

“我有我的考量,况且浮士德还处于观察期,现在找她,不合适。”

“唉,知道了。”

……夜色降临,大雨依旧下个不停。

李幽幽坐在病床前,给病床上躺着的少女擦拭脸蛋。

“哈欠……”李幽幽打着哈欠看着病床上的少女道,“放心白芷,我一定会把那个逃犯给绳之以法的。”

困意涌上心头,李幽幽把毛巾放到一旁,随后趴在桌子望着病床上的少女,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燃火的城市缓缓升起,在赤红的苍穹下显得格外耀眼。

李幽幽望着天边的王座,轻车熟路地进入了燃火的城市,就好像她己经来过了无数次一般。

小说《异常环伺,旧主重临》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4年7月3日 pm10:33
下一篇 2024年7月3日 pm10: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