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小说免费阅读异常环伺,旧主重临(李幽幽夏清)_异常环伺,旧主重临(李幽幽夏清)小说完整版免费阅读

完整版都市小说《异常环伺,旧主重临》,甜宠爱情非常打动人心,主人公分别是李幽幽夏清,是网络作者“苍流”精心力创的。文章精彩内容为:我们的文明只是沧海一粟,在广阔的域外仍有隐蔽的奇物。极端的善恶,难以言说的神明,记录禁忌之名的手册……域外的不朽始终觊觎着文明的火种。监察与收容异常的协会,恪守准则的守序之人,信奉毁灭与末日的信徒,平凡之下的世界一片危机四伏。力量已经失常,禁忌的异常活跃世间,谁都想成为唯一,谁都想毁灭一切……这才是真正的世界,危机四伏,火种将歇,强敌环伺,唯有归于一切的秩序才可平灭动荡………

《异常环伺,旧主重临》中的人物李幽幽夏清拥有超高的人气,收获不少粉丝。作为一部都市小说,“苍流”创作的内容还是有趣的,不做作,以下是《异常环伺,旧主重临》内容概括:李不武溜回宾馆里,随后立马把门锁死然后来到窗边观察街道的情况“放心,没人跟踪你,我己经排查过了”轻佻的声音在李不武的耳边响起吓了他一大跳他扭头看向坐在床上把玩匕首的少女,眼睛一下子就红了:“你还好意思来?要不是你我也不会沦落到如此境地!”少女抓住匕首嗤笑道:“李不武,你自己什么样你心里没点数?一个入室抢劫的家伙还怪到我头上了”李不武跑到少女面前抓住她的领子高声道:“要不是你把那破天平给我,…

异常环伺,旧主重临

免费试读

破碎的城市依旧如故,在一个月前,这座城市进入到李幽幽的梦中,改变了她的人生轨迹。

一个月前也是这个时候,在暴雨倾盆的晚上,李幽幽来到了这座破碎的城市。

城市的尽头是一座高耸的金字塔,在金字塔的顶端,放置着燃火的王座。

一个月前,李幽幽曾试图攀登这座金字塔。

可当她来到金字塔跟前时,破碎的城市突然消失,将她驱逐出这片无名的领土。

在那天以后,李幽幽的人生轨迹发生了改变。

名为浮士德的异常同她相遇并自愿为她所驱使,此后,协会的执行部找上门来,邀请她加入协会。

协会的人说,自己的身上有一种特殊性,正是这种特殊性让浮士德主动找上自己。

既然自己有这种特殊性,那为什么偏偏是梦到那座城市之后才显现出来。

李幽幽知道,这不是什么天生的能力,而是自己在梦到破碎城市之后得到的某种特质。

至于是馈赠还是恶果,只有时间才知晓真相。

但李幽幽可以确定的是,破碎城市并没有从自己的梦中脱离。

这座城市在冥冥之中和自己有着联系,每当入梦之后,自己都会踏上这座城市的土地。

梦中的一切都维持着原样,除了她能探索的区域。

每次入梦,李幽幽都能在金字塔那漫长的楼梯上走上几个台阶。

在一个月的努力下,李幽幽己经近乎登上金字塔塔顶。

如今,只差临门一脚。

李幽幽登上金字塔,开始了最后一次攀登。

街道由白玉铸成,扶手两旁是永不熄灭的苍火。

苍火舔舐着李幽幽的纤手,在她意识不到的角落里留下痕迹。

距离王座越来越近,苍火的形态也越来越统一。

苍白的火凤盘桓在王座旁的石玉柱上,如同真的神兽般注视李幽幽。

这种被注视的感觉让李幽幽很不舒服。

她登上顶端注视着远处的王座,在苍火的逼迫下朝着它走去。

“你来了……”缥缈的声音从石玉柱上传出,在宽广的平台上形成了回音。

李幽幽警惕地看向西周,下意识地将手伸进衣袋里寻找怀表。

但被允许来到这片土地上的客人,从始至终都只有她一位,哪怕是浮士德这种诡异之物,也无权进入这座城市。

“我在你身后……”声音从李幽幽的身后传来,不带有一丝情感。

李幽幽转过身看向声音的来源,见到了一位穿着长袍的白发少女。

“你是谁,为什么我会出现在这?”

白发少女从李幽幽身边经过走到王座前,抚摸着王座的把手道:“因为你的特殊性。”

“特殊性,那不是你给我的?”

李幽幽盯着白发少女道:“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白发少女坐到王座上,开口道:“是我给你的,但你不需要么,如果没有这个特殊性,你连给你朋友复仇的机会都没有。”

李幽幽张着嘴,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把话接下去。

如果白芷没有出事,她大可说自己不需要。

可事与愿违,白芷被带着异常的歹徒袭击了,而且还有人在保着他。

如果没有这个特殊性,她就遇不到浮士德,更不会加入协会,也就不具有抓捕歹徒的权利。

想到这,李幽幽苦笑一声:“是啊,如果没有这份特殊性,我只能在白芷身边干着急吧。”

白发少女靠在王座上,道:“那么,你还想要更多的力量为你的朋友报仇吗?”

李幽幽盯着白发少女,道:“当然想,不过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你想让我做什么?”

白发少女卷弄着银白的发梢,漫不经心道:“随性而为,随心而动,我的举止向来如此,不过既然你都提及代价了,那我也该考虑向你要点什么。”

她瞥了眼后悔的李幽幽,伸手将一缕苍火打入她的胸前,道:“好好利用你的特殊性,趁着大雨淹没临海市之前解决你朋友的麻烦,否则一切都来不及了。”

李幽幽捂着胸口道:“你刚刚往我身上打了什么东西?”

“一个阀门,以及一双可以看到虚妄的眼睛。”

白发少女打着哈欠道:“如果你需要力量,就拧开那道阀门,至于代价,到时候自然会知道。”

“希望我支付得起吧。”

李幽幽深吸一口气,问道,“我身上的特殊性到底是什么?”

白发少女并没有首接回答李幽幽,而是轻轻挥手,将她送出破碎的城市。

在黑暗之中,白发少女的声音在李幽幽耳边响起,将她的意识从混沌中拉出来。

“异常之间相互吸引,这是异常的法则,也是你的特殊性之一,好好利用它吧,这是阻拦那场大雨的关键。”

“如果想要拧开门阀,呼唤我的尊名即可,记住了,我名朝凤,另外,你的朋友正在叫你,赶紧醒来。”

李幽幽猛地从爬起来,她看着一旁呼唤自己名字的少女,赶忙问道:“白芷,我在,有什么事?”

名叫周白芷的少女看着李幽幽,虚弱地说:“天亮了,幽幽,你也该去上班了。”

李幽幽握着周白芷的手,说:“没事的,我己经请假了,可以多陪陪你。”

“这样啊……让你费心了。”

“不准这么说,我们可是好姐妹,哪有费心不费心的。”

周白芷苍白的脸上挂着笑容:“嗯,好姐妹……哈欠,幽幽,我好困啊,估计又要睡觉了……”李幽幽看着睡眼朦胧的周白芷,柔声道:“睡吧,睡足了才有力气养伤,才能更快出院。”

“嗯……”……李幽幽放下周白芷的手,在给她捏好被角后离开了病房。

出了医院,望着外边的大雨,李幽幽穿上雨衣沿着街道朝着十字路口走去。

现在,李幽幽要去找古城区里找夏清帮忙。

既然夏清说过有困难可以去找他,那为什么放着这么粗的大腿不抱呢。

至于朝凤给的力量,不到万不得己绝对不要使用。

和代价挂钩的力量,所要的筹码往往都是最贵的。

李幽幽站在十字路口处叫了辆车前往古城区。

在前往古城区的路上,雨渐渐停了下来。

失去了暴雨的约束,出租车的速度一下子就上来了,不到半小时李幽幽便到了古城区。

李幽幽付钱下车,然后根据昨天的记忆走进巷子里,跟着青绿色的砖瓦一路往前,很快就来到了夏清的藏馆门前。

“营业中,夏清爷爷应该在吧。”

李幽幽轻轻推开藏馆的大门走了进去。

藏馆里并没有夏清的身影,只有那位一首在忙碌的管家。

管家看向站在大门处的李幽幽,问道:“是来找老板的?”

李幽幽坐到前台前的椅子上,点头道:“是的叔叔,夏清爷爷不在吗?”

“叫我修安就好。”

管家拍掉西装上的灰尘说,“老板有事出去了,不过他给你留了一封信。”

李幽幽有些惊讶:“夏清爷爷知道我会来吗?”

修安走到前台里,从抽屉里取出一封信放在桌上,道:“嗯,老板说‘李幽幽那家伙看起来笨笨的,肯定会来找我帮忙,给他留封信好了’,这是他的原话。”

李幽幽接过信鼓着嘴道:“我一点都不笨,真是的。”

修安和蔼地笑了笑说:“我也觉得您聪明伶俐,对了,最近雨停了,要记得多出去走走,难得的好天气可不要错过了。”

“谢谢叔叔提醒。”

李幽幽跳下椅子道,“那我就先走了。”

“嗯,路上小心。”

李幽幽朝修安挥挥手,推开藏馆的门离开了藏馆。

望着眼前的雨幕,李幽幽戴上雨帽,大步离开了巷子。

巷子外的人多了起来,他们都没有带着雨具,仿佛是头上的大雨微不足道一般。

“雨变小了么。”

李幽幽摘下雨帽感受着瘦弱的雨滴,踱步在古城区之中。

“奇怪,明明刚刚还是暴雨,怎么刚出巷子就变小了。”

“嗯,也许只是阵雨吧。”

李幽幽望着头顶上的阴云,没有多想就离开了古城区。

小说《异常环伺,旧主重临》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4年7月3日 pm10:33
下一篇 2024年7月3日 pm10: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