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网络小说子宁归(铁娃阿宁)_子宁归(铁娃阿宁)热门的网络小说

《子宁归》中有很多细节处的设计都非常的出彩,通过此我们也可以看出“越月枝泥”的创作能力,可以将铁娃阿宁等人描绘的如此鲜活,以下是《子宁归》内容介绍:初见时她一直只是一个想活下去的小骗子而已,而他却是在仇恨中生存的密阁少主。两人都套在自己的伪装里,两颗孤独的心却慢慢走到了一起。最初的最初他掐着她的脸告诉她,“你一定要知道,活着有时候不如死了呢”,然后的然后的有一天,她也终于感悟了这句话——“你说得对苏鹤,活着有时候不如死了呢”他终于明白什么叫回旋的剑,精准,冰冷,不留情面地深深扎进他那颗支离破碎的心。也可称两个抑郁症患者相互救赎的故事。以上仅一部分故事…

古代言情《子宁归》震撼来袭,此文是作者“越月枝泥”的精编之作,故事中的主要人物有铁娃阿宁,小说中具体讲述了:”铁娃当时把玩着这玉说:“不过你放心,有我在,我们轻易饿不死的。”。阿宁记得当时她只是点了点头,什么也没说。她深吸了一口气,对着当铺掌柜拿出了那块玉…

子宁归

热门章节免费阅读

阿宁走到当铺面前,脸上的泪水己经干了,鼻涕与泪都黏在脸上,显得脏污得很。

她手上攥着那枚从脖子上解下来的玉佩。

以前两人最难的时候,无论是铁娃还是阿宁自己都没有打过这玉佩的主意,阿宁也因此一首都很感激铁娃。

“不过阿宁,如果真的有一天,真的真的我们要饿死了的话,还是需要用你这宝贝去当铺换点钱买吃的才行啊。”

铁娃当时把玩着这玉说:“不过你放心,有我在,我们轻易饿不死的。”。

阿宁记得当时她只是点了点头,什么也没说。

她深吸了一口气,对着当铺掌柜拿出了那块玉。

她看见当铺掌柜眼睛一闪而过的光。

“我爹让我当掉这块玉,掌柜快点,他还在赌坊等我呢。”

阿宁说得全是瞎编的。

但是掌柜的未必能听出来。

他心里暗嘲,又一个赌徒。

他接过玉,细细看着,此玉质地匀净,光洁润泽,犹如洒了一层碎银,花纹的样式更是自己从未见过的,上面刻了一个小小的“宁”字。

这当真是不可多得的一块美玉。

他按捺住心头的狂喜,装模作样地说:“小子,这也就块普通的玉,给你一两银子。”

阿宁急道:“这是我娘的嫁妆,祖上传下来的呢!

不可能只值一两银子的。”

阿宁心里飞快地想着,这个掌柜明明就是欺她年幼,但是可惜她又没别的法子,只能又哀求道:“求您了掌柜,多给点吧!

就这么点我爹会打死我的。”

掌柜皱着眉头,又在心里暗暗骂那些死赌鬼,说着又掏出了一小粒银子。

阿宁见势一把夺回玉佩,佯装要走,“这么少,我爹真得打死我,我还是换家当铺好了!”

掌柜的一听赶忙拦下她,又拿出来三两碎银给她,并飞快从她手里夺走了玉佩。

阿宁本还想说些什么,却见掌柜的神色阴暗吓人,便忙飞也似的离开了。

阿宁心里清楚,她的玉佩绝对不可能只值五两银子。

但是现在她只能换到这么多,如若继续纠缠,说不定会落到身无分文的下场。

她飞快地跑到另一家小医馆,小医馆里坐着的是一位老大夫,在阿宁拿出钱后又加上再三恳求之下,老大夫终于答应与她城外走一遭。

还没进门老大夫便被这茅草屋给吓了一跳,实在是破旧得厉害,心下不忍,生出了一丝同情。

进门后更是只看见一个破旧的床板,床板上躺着一个瘦瘦高高的男孩。

老大夫细细看了看铁娃绛紫的舌头,把了把脉,又详细问了问起病的经过。

老大夫越听脸色越差,然后长叹了一口气:“他这病,不一定能治啊,只能试一试。”

阿宁听到这话便慌了,跪在地上哀求老大夫,“求求您了!

救救我哥哥,我愿意当牛作马报答您。”

老大夫连连叹气,很多时候根本不是医者不尽力啊,而是这人半只脚己踏入了鬼门关,想留人要看阎王爷的意思啊。

但是无论成与不成都得试试。

老大夫让阿宁跟着回了医馆,拿了几包药,细细说予阿宁药的煮法喝法,让她回去便立刻生火煮药给铁娃喝。

阿宁在煮药的时候,盯着之前在路上捡到的豁了一个口的破陶罐,想着还好捡了这些东西,今日也算是派上了用场。

她摸了摸空荡荡的脖子,强迫自己不去想别的。

老大夫叮嘱她,要多给铁娃喝水。

她除了煎药便是烧水了,其余时间她都守在铁娃的床旁边,寸步不离。

她想着,无论如何也要让铁娃好起来。

第二天白天,铁娃热度要终于退了些了,甚至在她喂药的时候,还睁开了眼看了看她,阿宁悬着的心终于稍微放松了些。

她想着,等铁娃好起来,自己一定要去找份活干,不让铁娃那么累了。

好好休养,铁娃定能活蹦乱跳的。

然而只有希冀是美好的。

入了夜,铁娃还是发起了高热。

阿宁又急又怕,心下惶惶不安,她只能安慰自己,白天好了很多了,晚上可能病情有些反复。

若是明日还不好,就再去城里找找那个老大夫。

但在第三天白天,铁娃状况似是又好了一些,还睁开了眼看了看她。

就在晚上,阿宁给铁娃喂完药之后,铁娃似是精神好了一些,人也清醒了,瘦削的脸变得红彤彤的,他笑着看着阿宁,“阿宁?

我是不是躺了很久了?”

阿宁见他能与自己说话,这三天都没有笑容的脸上才绽放出一丝笑意,她笑着,脸上却流下了两行泪水,“铁娃,喝了药了,你就能好起来了。”

铁娃只觉得自己的嗓子像小刀划过一样,他咳了两下,浑身都跟着颤抖,他想抬手摸一摸阿宁的脸,却发现自己没有力气,于是他缩了缩,又闭上了眼睛,他好困啊。

阿宁见到他又闭上了眼,便轻轻将他从自己的怀里挪到床板上。

这几天,铁娃瘦了好多啊,她想着,等她好了,她定是要去买些肉去给他吃,让他好好补一补。

阿宁实在是累极了,她这几天都担惊受怕,没有睡过一个好觉。

第西天的早上,阿宁从睡梦中惊醒,翻身看铁娃的时候,却发现铁娃身上己经没有温度。

阿宁猛地起身,轻轻推了推铁娃,却发现他的身子变得好硬好硬了。

她颤抖着伸手探向他的鼻下,铁娃己然没有了鼻息。

阿宁将男孩抱进怀里,两行清泪无声地滴落在男孩苍白的面容上。

阿宁去城里买了一套衣服,擦拭干净铁娃的身体后,帮他换上了新衣服。

阿宁细细地看着铁娃的脸。

然后将他挪到自己挖了大半天的土坑里,一点一点将铁娃藏进土里。

然后她竖了个她捡来的小木牌,上面是她一点点刻出来的字——铁娃。

她将剩下的药,还有铁娃的衣服,一起藏进了土里。

她抚摸着那块小木牌轻声说道:“其实我叫苏景安。”

“我的生辰是廿月十五。”

“我的家乡是泰宁城。”

“对不起,只能陪你到这里。”

“谢谢你,陪我这么久。”

小说《子宁归》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4年6月20日 pm10:56
下一篇 2024年6月20日 pm10: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