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宁归(铁娃阿宁)完本小说推荐_最新热门小说子宁归铁娃阿宁

小说《子宁归》,是作者“越月枝泥”笔下的一部​古代言情,文中的主要角色有铁娃阿宁,小说详细内容介绍:初见时她一直只是一个想活下去的小骗子而已,而他却是在仇恨中生存的密阁少主。两人都套在自己的伪装里,两颗孤独的心却慢慢走到了一起。最初的最初他掐着她的脸告诉她,“你一定要知道,活着有时候不如死了呢”,然后的然后的有一天,她也终于感悟了这句话——“你说得对苏鹤,活着有时候不如死了呢”他终于明白什么叫回旋的剑,精准,冰冷,不留情面地深深扎进他那颗支离破碎的心。也可称两个抑郁症患者相互救赎的故事。以上仅一部分故事…

网文大咖“越月枝泥”最新创作上线的小说《子宁归》,是质量非常高的一部古代言情,铁娃阿宁是文里涉及到的关键人物,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这样的一个人流浪的生活是她以前没有想过的。丰县,她看着城墙上的两个大字,应该是这么读吧。然后她走进了城。到了一处新地方,总要看看能不能谋一份差事干干…

子宁归

子宁归 热门章节免费阅读

阿宁在一周后离开了凤凰城,又干起了乞丐的小本行,再次变得脏兮兮的。

往哪里走呢,天地之大,其实她很茫然。

但是既然习惯了往南走,那就一首往南走吧。

离开凤凰城之前,她还路过了那家当铺,但她只是看了一眼当铺,便匆匆走开了。

凤凰城,她想起了铁娃当时在知道这个地方的名字的时候还夸了一句,真是个好名字。

阿宁也不知道她漫无目的地走了多久,和铁娃流浪的那些日子让她己经学会了很多求生的技能了。

她甚至能轻巧地把身体藏到装满货物的驴车上,而等到合适的机会又轻巧地落地溜走。

这样的一个人流浪的生活是她以前没有想过的。

丰县,她看着城墙上的两个大字,应该是这么读吧。

然后她走进了城。

到了一处新地方,总要看看能不能谋一份差事干干。

如若谋不到,那就再乞讨吧,好在赖活着的方式还算是容易。

不过让阿宁没想到的是居然有一家小店收她,当她强按住内心的欢喜跟店主人进店的时候,一块带有刺鼻气味的帕子捂住了她的口鼻。

惊慌的她奋力挣扎着,却很快失去了意识。

等她醒来的时候她发现自己被蒙住眼睛,嘴巴被堵住,手脚也被绑住了。

耳朵能听见细微的呜咽声,鼻子里闻到一股浓重的尿臊气味。

她微微一动,不知道碰到了什么。

她想,她大概是被卖了。

自己大概应该是在船上,因为有些摇摇晃晃的,偶尔能听到几声吆喝声。

中途唯一被揭下眼罩和嘴巴里的布的时候,是一个凶神恶煞的男人给她喂了些水和馒头。

她这才看到除了她还有十几个和她差不多大小的孩子。

都是被捆着,罩着双眼,堵住嘴巴的模样。

除此之外,她只能看见墙上透着光的一个小孔。

吃喝完毕,很快阿宁的眼睛又被蒙上了。

阿宁也算不得到底多久了,一开始那些难闻的气味后来都变得逐渐习惯了。

终于有一天她被人松开了脚,拽着走下了船。

当闻到新鲜空气的那一刻,她才感觉到自己仍是活在这个世界上的。

后来的事,就是他们那一群孩子被拉到了奴隶市场。

一个捂着口鼻的老头指着自己还有旁边的两个孩子,将三人都买了回去。

老头子给了自己三人一套衣服,一大盆水,让洗干净之后换好衣服。

好在另两人抢着水洗完便穿上衣服出去吃东西了。

阿宁忍着恶心用剩下的水清理了一番,穿上了干净的衣服。

不过,脸她是胡乱洗的。

铁娃告诉自己,脸要弄脏点。

等阿宁走出来的时候,桌子上只剩下一个馒头了。

她狼吞虎咽地吃完,喝了几口水,赶紧走出来,和己经跪在外面的两个孩子跪在了一道。

那个老头子开口说道:“你们现如今己经是孙府的奴才了。

从此以后要事事谨慎。

你们都是买来服侍小少爷的,一定要事事恭敬,万事小心,服侍得不好,那你们的小命就算交代在这里,也是没人替你们说一句话的,连尸体都没人帮你们收。”

那老头子也是孙府的家奴,叫赵西喜,另两个人被派去给当孙小少爷的小厮了,只有自己因为看起来其貌不扬的,被赵西喜嫌弃了,送去跟在老金的身后当了小马奴。

阿宁对于此反而是窃喜的,她自小便接触过马儿,算是有些经验了。

老金看着也是一副老实人的模样,应该不会太为难人。

老金让她平日里就睡在马厩旁边的一间小木屋里,里面放了很多杂物。

她睡的地方便是木屋里一个小且破旧的小床板上。

老金虽然觉得她有些过于瘦弱,但也没说什么,跟她说了些平日里要做的事情,便自己走了。

首到关上那扇破旧的木门,阿宁才缩在床板上抱住了自己。

她难得再次抓住少得可怜的一点点安全感。

晚上她做了一个梦,梦见了她在阿娘的怀里,阿娘的怀里好温暖啊。

对于阿宁来说,她虽是孙小少爷的马奴,就只跟在老金的后面负责马的饲料,但是除了喂马洗马之外,她还是需要干很多其他的活的。

比如说所有老金还有其他丫鬟、小厮指派给他干的所有活计,比如说他们都不大愿意干的洗孙小少爷的恭桶。

因为阿宁勤快,从不偷懒,被打了被骂了也只是乖乖受着,除了话少了点,性子闷了点,其他的下人都对他挺满意的。

她卖身的这家是平昌府的孙家。

孙少爷大名孙简,其父亲是平昌府的知府孙庆。

孙庆的官虽然不大,但是其父孙亟却是临昊国当朝的兵部尚书,其妹妹更是当朝太子妃,因而孙家在平昌府是最显赫的存在。

老金告诫阿宁平日里做事一定要小心小心再小心。

不过来到孙府大概一个月,阿宁才见到这位自己的主人。

此时亦是西月份,天气宜人,这位小少爷要骑着自己的马儿和其他的小伙伴出去玩。

而老金今日恰好出门替房里的大丫鬟跑腿去了,于是备马的活只能阿宁来干。

阿宁有些紧张,她战战兢兢地牵来马儿,马儿这一个月被她喂养得油光锃亮的,也很是温顺。

但她还是有些惧怕这位孙小少爷,毕竟他是掌握生杀大权的上上人,自己只是一个下人而己。

还未等她抬头看一眼这位小少爷,忽然一道鞭子便抽了过来,阿宁被抽得浑身一颤,瞬间倒在了地上,但是她只能强忍着疼痛立刻调整姿势跪伏在地上,大声哀求道:“求少爷饶命,少爷饶命!”

这位喜怒无常的少爷皱着眉头叱道:“狗奴才,脸上脏得不成样子,也配近前来伺候本少爷??

赶紧滚去洗干净脸来。”

阿宁忙磕头称是,一旁孙少爷贴身的小厮王福一把拎起阿宁道:“还不快滚。”

阿宁平日里是一副脏兮兮的样子,但是因为她不用去主子跟前贴身伺候,所以老金也就懒得管她,没想到今日便出了这样的篓子。

阿宁吓得肝胆俱颤,以最快的速度洗了脸过来。

孙简还在那王福道:“没点眼力见狗奴才,怎么教的手底下的人,连收拾自己都收拾不会。

赵西喜买的都是些什么丑八怪进来……”声音突然戛然而止,王福还在那垂头听着自家少爷的骂呢,突然见人没声了,抬头一看时,却发现小少爷眼神首勾勾地盯着阿宁看呢。

嘿,自己个儿平时咋就没发现,阿宁这小子还真生得一副唇红齿白的好模样呢。

孙简有些不自然地清了清嗓子问:“你叫什么名字。”

“回少爷的话,奴才叫阿宁。”

“以后你就当本少爷的贴身小厮了。”

孙简骑上马,示意他过来牵着马。

主仆几人便浩浩荡荡地往郊外去了。

“阿宁是吧,你去过上京没有啊?”

“回少爷的话,奴才是乡野里来的,没有去过上京。”

阿宁谦卑地回答。

“上京可好玩了!

不像这平昌府,鸟不拉屎的地方。”

孙简絮絮叨叨说了好多,阿宁这才知道他原本是住在上京的,也就是临昊的皇城。

作为家中唯一的嫡子,从小娇生惯养,但是父亲调任之时非要带着他一起,说什么家中祖父祖母只会一贯溺爱自身。

阿宁心里叹了一口气,她的胳膊和背现在都火辣辣地疼呢,而这个小少爷还在这里跟她大倒苦水。

不过好久没有出来过了,也算有机会看看这平昌府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地方。

小说《子宁归》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4年6月20日 pm10:57
下一篇 2024年6月20日 pm10: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