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世之纪林明寻杨若鹤全文免费阅读_最新完本小说推荐此世之纪林明寻杨若鹤

小说《此世之纪》,相信已经有无数读者入坑了,此文中的代表人物分别是林明寻杨若鹤,文章原创作者为“一心修炼的书虫”,故事无广告版讲述了:这是个无比庞大的世界,在这个世界有着各式各样繁衍到巅峰的修行之路。却也有着让人难以琢磨的人性之善变,苍天悠悠,让我们拨开层层迷雾去领略这不一样的世界吧!【传统玄幻 慢热 不喜勿喷 谢谢】…

奇幻玄幻《此世之纪》,现已完结,主要人物是林明寻杨若鹤,文章的原创作者叫做“一心修炼的书虫”,非常的有看点,小说精彩剧情讲述的是:呦!客官不知道你是吃饭还是住店呢!店小二问道。杨若鹤看了他一眼,说道,小二给我一间上房。小二眼里发光的叫道,好嘞!甲等七号房一位。客官你楼上请,在店小二毕恭毕敬把他迎进了房间之后…

此世之纪

此世之纪 精彩章节试读

盘坐在乱石之中的韩云山,缓缓睁开了他那幽深不见底的眼寐。

转过头遥望远处,赫然就是安逸村的方向。

奇怪,按照杨若鹤所说。

他的小儿杨风应该是到了呀!

韩云山幽冷的声音喃喃道。

时间回到三日之前——杨若鹤早年闯荡江湖帮助过韩云山,所以他就拿着韩云山的信物来到了下位州齐州府,找到了在这里坐镇霄云尉秘密据点的韩云山。

因为韩云山的修为己经到了玄气大境第五境真氲境,所以负责镇守管辖下位五州之地上万霄云尉,而齐州就是他的治所之地。

杨若鹤来到了,名为“贤和具”的客店,小二见到,连忙迎上去。

呦!

客官不知道你是吃饭还是住店呢!

店小二问道。

杨若鹤看了他一眼,说道,小二给我一间上房。

小二眼里发光的叫道,好嘞!

甲等七号房一位。

客官你楼上请,在店小二毕恭毕敬把他迎进了房间之后。

杨若鹤问向店小二,我听别人说齐州鬓蝉花极美是其他州看不到的风景,是吗?

店小二回答道,客官你是来对地方了,现在这个季节正是鬓蝉花盛开的日子。

哦!

杨若鹤在此时看向店小二说道“云起韩山鬓蝉道”店小二眼冒异光,看向杨若鹤说道“都山冰原林山起”店小二抱拳道,不知,阁下是那个部分的。

杨若鹤说道,我不是霄云尉,可是我认识“韩云山”,我是来找他的,随后他把韩云山给他的令牌,递给了他,店小二看向令牌随即神色大变,然后说道,请容我向上面禀告。

在此期间我会让人看着你,请你理解。

杨若鹤说道,我了解。

随后店小二退出了房间,然后房内有两股微风吹过,突然房间里出现两个头戴鬼脸面具一身黑衣之人,杨若鹤看了他们一眼,就不再理会,等着店小二的归来。

店小二神色不变的,招呼着客人下了楼。

双眼看向掌柜,示意于他,随后向后堂而去。

然后掌柜也去向后堂,在这里店小二向他说明了事情的经过,并把令牌递给了他。

掌柜看到后,沉思道,你不要管了。

看好家,我去去就回。

然后,掌柜回到房间乔装一番,打扮成一名八旬老翁,混入繁杂客人里从客栈离开了,向着东门街而去,来到一个平民巷里,敲响了房门,叩……叩!

谁呀!

屋内的说道!

掌柜用苍老的声音说道,是我呀!

本想打个大物,可是没想到来了一个小号,天要下雨,回屋看看。

门没开,门里的人说,大物及小物来来去去,雨刷不进,水流不干。

随后掌柜说道,夏天冬天冷,因为心冷,内心照耀进去我的火热。

然后屋门打开,把掌柜迎进来了,然后关紧了门。

屋里的也是一名,身着粗布麻衣样貌黝黑平凡的中年汉子。

中年汉子向掌柜问询道,大人怎么了。

你给我打开密道,我有重要的事情,要见卫尉使大人,掌柜说道。

好!

大人请跟我来,两人进了屋内。

打开了一个衣柜,中年人在衣柜内壁按下去打开了机关。

机关打开是一处通道,入口就是衣柜底部,通道深不见底,不知会通向哪里?

掌柜抬脚往下进入了通道,在外的中年人就把密道门给关上了。

密道里面漆黑一片,然后掌柜就把先前准备好的萤火虫放出,充当照明,往前走去。

很快他就走到了尽头,在那里有一扇精钢制成的门,在隧道里看着寒光瑟瑟,掌柜随即抬起手按照一种规律三长两短一短两长敲着门,随后门就开了。

开门的是一个面容黝黑的精壮汉子,光从外表看就是一名为生活努力的普通老百姓,但实际上是霄云尉的密探。

大人,密探叫了一声。

掌柜点头示意一下,然后就进了门内。

门内的空间宽阔无比,有着无数人匆匆而过,而这些人皆是霄云尉,而这里就是霄云尉的地下分部所在。

卫尉使大人,出关了没有,掌柜问道。

卫尉使大人己经出关了,密探回答道。

好!

掌柜听到韩云山己经出关了,说道。

然后,往韩云山闭关处走去,一路上不断有霄云尉口称“大人”叫着掌柜,从中可以看出,掌柜在霄云尉分部地位不低。

很快,掌柜就来到了,韩云山闭关之处,只听掌柜抱拳恭敬道,“齐州霄云尉使全文礼”求见大人。

过了半晌,屋内才慢慢传出一道中气十足的声音来,进来吧!

全文礼起身推开了房门,进入其中,房间里古朴低调,毫无新意,只有几个蒲团,和一张床应该是韩云山平时睡觉的,而此时他就盘腿坐在蒲团上打坐练功。

在全文礼进来之后,他就缓缓睁开眼睛,淡淡的看着他,问道:你不在客栈里潜伏着,来分部找我有何事?

全文礼当步就把店小二给他的令牌拿出来,说道,日前有一男子年约三十之岁,拿着大人的令牌和我们对上了暗号,并言是大人的旧识,要见大人,我不敢怠慢,过来找大人禀明情况再做定夺。

哦!

韩云山把目光盯向了,全文礼拿出来的令牌,心念一动。

令牌无风自动,飘浮于半空之中。

韩云山看着令牌上的字,上面赫然又着“霄云尉临”西个大字。

当韩云山看见这几个大字后,一股久远的记忆涌上心头,眼神不再是之前的平平淡淡,而是流露出来了一抹回忆之感。

而韩云山此时的做派,被全文礼尽数收入眼中,他不禁纳闷,此人是谁竟然能影响到卫尉使大人。

就在此时,韩云山淡淡地出声说道,他……还好吗?

闻听此言,收敛心神的全文礼,恭敬回答道,此人说是与你是旧相识,吾等不敢怠慢。

韩云山缓缓点头道,他的确是我的旧识,这件事你就不要管了,稍后我就会过去找他,在此期间好好照顾他,不管他有什么要求尽量满足。

是!

属下明白,全文礼回答道。

好了!

你先回去吧!

韩云山说道!

属下告退!

全文礼回答道。

随之,退出屋内,返回客栈了。

韩云山一首盯着令牌久久不语。

杨若鹤……没想到你消失了这么多年,我以为你早死了,没想到还活着。

还找上了我,就不知道,你要找我是做什么呢?

韩云山喃喃道。

而屋内在此变得寂静无声。

在全文礼回到客栈后,就跟着店小二来到了门前。

他先是敲了敲房门,在里面的霄云尉暗探打开房门后,全文礼神态自若的进入房间。

你们几个先退下吧!

全文礼说道。

店小二和两个暗探皆口中称“是”抱拳退下了。

房间也就剩下全文礼和杨若鹤了,然后全文礼抱拳看向杨若鹤口中说道。

不知先生是大人旧友,万请恕罪。

我己经报告于大人,大人名言要我好好照顾与你,先生有什么要求就跟我说就行。

杨若鹤在全文里说完,急忙说道,韩云山何时能来?

全文礼说道,大人说了,稍后就来,请先生耐心等待。

本来急躁的杨若鹤闻听此言,只能深深叹口气说道。

唉!

我没什么需要的,谢谢阁下了,杨若鹤起身对全文礼抱拳道。

不敢!

不敢!

先生好好休息吧!

有事就招呼我,在下告退!

全文礼抱拳说道。

杨若鹤缓缓点头,静静地看着全文礼离开房间。

要是今晚韩云山不来见我,我只能另想他法了,杨若鹤静静地想着。

很快,白日消去,黑夜降临。

喧闹的街道变得寂静无声,只能听见打更人的声音在街道回荡。

突然一道肉眼无法看到的身影闪身而过,进入了杨若鹤的房间里。

你来了!

我己经等你很久了!

杨若鹤盘膝于床铺之上闭着眼说道。

而那道身影就是,杨若鹤等待的韩云山。

韩云山面露失望之情说道,没想到匆匆十几年没见,你竟然寸步未进。

看起来所谓的爱情真是刮骨刀,让你这样的昔日天之骄子都成如此模样,唉!

韩云山遗憾至极的摇头叹息道。

而睁开眼睛的杨若鹤却不以为意的说道,韩云山你不明白,在这世间有些东西比所谓的修炼更加重要,当他日你遇到了就明白我今日所说的了。

韩云山面露不屑道,不用了我这一生只为武道而生,你所说的我一辈子也不会遇到,杨若鹤看着他笑而不语,然后韩云山突然问道,你来找我有何事?

我可不相信你是来找我就为说几句话的杨若鹤沉默一阵后说道,你还记得你说过欠我一个人情吗?

韩云山闻听此言,神情严肃的说道,你有事。

杨若鹤没有回答他,自顾自的说道,我希望你在三日后巳时在泽州言明镇外的乱石堆那里等一个小孩并带他送往安州一对夫妇手中,我在来之前己经跟他们谈好了,他们会收养他的,你只要把他送过去就行,然后你欠我的就一笔勾销了,怎么样。

韩云山看着杨若鹤说道,这件事没问题,不过你先告诉我你说的小孩是你的儿子吗?

杨若鹤半晌回答道“是”是你父亲他们找过来了吗?

不行,我出手吧!

你何必做到如此?

韩云山说道。

突然杨若鹤压抑至极的愤怒说道,你不要跟我提他,他不配,还有不用你出手,我己经过够种生活了。

还有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你要是出手我就是害了你,你身为五州霄云尉卫尉使擅自出手你的政敌可是不会放过你的。

韩云山苦笑道,你是想用你做饵,换取你儿子一线生机,你这是何苦呢!

他是我这一生除了他母亲以外我最珍视之人,我绝不任何人伤害他,杨若鹤神情难以言喻的说道。

你考虑过没有,要是那人没有找到他想要的,你儿子还是很危险的,韩云山说道。

我知道,你所说的我早就考虑好了,圣天秘匙一共六把,我之前己经打磨好了一个一模一样的钥匙,等他们知道秘匙是假的时候,风儿己去安全了,而真正的钥匙就让他随风消散吧!

杨若鹤说道。

既然如此,我就按照约定三日后我会在那里等到你儿子的,韩云山说道。

然后杨若鹤弯腰抱拳道,多谢!

随后头也不回的离开了房间,只留下韩云山看着空洞的房间久久不语。

回忆飘散,韩云山的思绪回到了现在,喃喃自语道,他的儿子迟迟未出现怕是又有变数,既然没来我就去找你吧!

然后韩云山的身影瞬息而过向着安逸村而去。

安逸村——嗯!

好痛呀!

杨风慢慢睁开了眼睛,映入眼帘的是低矮的房梁和斑驳陈旧的房间,他感觉很是熟悉,可就是想不起来,他身上那些伤口也己经包扎处理了,他回想了一会,突然对了,我好像是回到村子了,我记得我看见了小花呀!

杨风自语道。

突然房门被推开,进来的就是小花,杨风看见他己经明白是小花救了他,高兴的叫了他一声,小花!

小花看见己经醒来的杨风,激动坏了。

一个箭步跑到床前,抱住杨风,说道。

阿风哥你醒了,真是太好了,我去叫爹爹和阿娘去。

还没等杨风说什么,小花就又急急忙忙的跑出去了。

看着跑出去的小花,和让他感觉熟悉的房间,让杨风紧绷的身体放松了下来。

能回到村里真好呀!

可是爹爹!

为什么不要让我回村,还说我会害了他们,不明白,杨风不明所以的想起了杨若鹤对他的嘱咐。

算了,不想了,不会有什么事的。

杨风心情大好的想着。

此时的杨风才十岁,他被杨若鹤保护的太好了,不知道世上最难以捉摸的就是人心,所谓人心险恶就是如此,当他明白杨若鹤的苦心之时己经为时己晚。

很快门外有脚步声传来,推门进来的是小花的父亲后面跟着小花。

杨风欣喜的开口叫了一声“刘叔”。

刘叔听见以后,急忙上前扶着准备坐起来的杨风,关心的说道,小风慢点,你怎么样了,身上还有哪里不舒服呀!

杨风缓缓摇头说道,叔我没事了,身上也没有不舒服,谢谢你们救了我。

就在这时,小花上前一步说道,我刚发现你时,都吓到我了。

你一身血,我还以为你己经死了。

欸…怎么说话的,小风不是好好的在这吗?

去!

去!

你这个死丫头,就不会说些吉利话。

刘叔闻言轻微呵斥道。

小花则,轻轻吐了吐舌头朝他爹做了一个鬼脸。

杨风看着父女两人在这打闹,突然想起了他不知所踪的父亲,不由伤感起来,低下了头。

刘叔这时看见,心情低落的杨风,瞬间明白了什么,然后按住了小花的肩膀摇头叫小花不要再说了,示意让他先出去。

小花,看了看他爹,又看了看小风,点头明白,然后离开了房间。

在房里就剩他们两人后,刘叔就问杨风道,小风你父亲他呢?

小风闻听此言,身体轻颤一下,默默抬起头了,此时他己经满脸泪水,刘叔看到大惊道,小风怎么了。

杨风此时才崩溃的大哭道,叔,我爹他不要我了,呜呜……。

刘叔安慰到,你是你爹的心头肉他不会不要你的,你先跟叔说说发生了什么事情。

嗯,杨风轻声应道。

慢慢的在刘叔安慰下,停止了哭声,跟他说起了,昨晚发生的事情。

当小风说完之后,太阳也己经慢慢落山,他也累的慢慢睡下了。

在小风睡下了以后,刘叔也轻轻推开门离开了。

在他离开之后,就看见。

站着门前的小花母女,小花他娘刘张氏上前问道,怎么样了。

刘叔缓缓摇头说道,老杨怕是凶多吉少了。

小花和刘张氏震惊道,怎么会这样。

然后,刘叔想了一会说道,我去村长那里一趟,你们娘俩照看一下小风。

好的,你去吧,我和花花会照顾好他的,唉!

可怜的娃啊!

刘张氏心疼的说道。

随后刘叔,就出门往村长家而去了。

行走在往村长家的路上,村民们高兴的跟刘叔打着招呼,而刘叔却高兴不起来,他一首为杨若鹤嘱咐杨风的那句话而耿耿于怀。

“不要回村,回去就是害了他们”杨风还小,不明就里。

但是他不是呀!

刘叔感觉,自从杨若鹤父子出事以后,整个安逸村有一种风雨飘摇之感。

先是武者,现在又是杨若鹤的话。

杨若鹤呀!

杨若鹤呀!

你到底是什么人?

你让我感觉到非常陌生!

唉!

刘叔凝望着远方久久不语。

小说《此世之纪》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4年7月5日 pm10:57
下一篇 2024年7月5日 pm10: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