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草让我对他负责(周然豆豆)完本小说推荐_完结版小说推荐校草让我对他负责周然豆豆

“周然”的《校草让我对他负责》小说内容丰富。精彩章节节选:我的哈巴狗豆豆丢了。我焦头烂额地找了一下午。最后,狗倒是找到了。却是在警察局找到的——豆豆因为咬人屁股被逮进警察局了。我慌忙赶到现场。校草正捂着屁股,疼得直不起腰,面红耳赤地瞪着我。我哆哆嗦嗦地问道:「要不我给你看看?」……

校草让我对他负责

小说《校草让我对他负责》是作者“周然”的精选作品之一,剧情围绕主人公周然豆豆的经历展开,完结内容主要讲述的是:我的哈巴狗豆豆丢了我焦头烂额地找了一下午最后,狗倒是找到了却是在警察局找到的——豆豆因为咬人屁股被逮进警察局了我慌忙赶到现场校草正捂着屁股,疼得直不起腰,面红耳赤地瞪着我我哆哆嗦嗦地问道:「要不我给你看看?」1.话音落地周然的脸色更红了些我表示非常理解,毕竟光天化日之下,被狗追着咬了屁股是个人都觉得难堪羞愤周然一声不吭,我心里…

免费试读

我恼羞成怒地踢了周然一脚。

谁知,我妈赶来一把推开了我。

「小周快进来吧。」她热情地把周然请进了屋子。

被晾在一边的我:……

周然游刃有余地跟我妈我爸交谈着。

我妈笑得眼尾褶子都显了出来。

「吃虾吗?」周然许是注意到了我的不开心,他侧头在我耳边说着悄悄话。

我猛地抬起头,小幅度地点了点脑袋。

一只又一只剥好的虾放在我的碗里。

我吃得不亦乐乎,都忘了抬头看看我妈我爸脸上的揶揄之色。

「小周,你以前是不是在悦风小区住过呀。」我妈突然问道。

我好奇地抬眸看向我妈。

周然笑了下,向我妈解释道:「小时候住过一段时间。」

我妈倏然激动起来,她把手中的筷子放下。

「你妈妈是不是叫林夏?」

周然缓缓点头。

我看得目瞪口呆。

我靠,好神。

我妈啥时候成神算子了。

「蜜蜜,你小时候还跟小周玩过呢。」

我:???

事情突然变得玄幻起来。

原来周然就是那个小时候对我爱搭不理的小男孩。

小时候的我简直就是小区里面数一数二的熊孩子,在一群孩子中,有着绝对的权威。

但新来的周然,永远都是那副冷冰冰的样子。

奈何小时候的周然长得白白净净的,手里还经常提着我可望而不可即的零食。

所以我总是缠在他身边,热脸贴冷屁股。

「周然,我可以吃一袋薯片吗?」

我惨兮兮地求他,眼神不由自主地落在那袋零食上。

我妈管我管得很严,零食都是定时定量给我,那几袋还不够我塞牙缝的。

周然皱眉观察了我几眼。

「不要。」他想都不想就拒绝了我。

我瘪了瘪嘴,眼泪汪汪。

正当我哭得正伤心时,眼前出现了一大袋零食。

「以后我的零食都是你的,但你要嫁给我。」周然对我说。

我哭着问他:「什么是嫁。」

「就是以后做我老婆。」周然耐心给我解释。

「那嫁给你以后,我每天都可以吃到零食吗?」

周然点头。

我破涕为笑,凑过去亲了周然一口。

周然脸色爆红,他捂着脸颊往后退了好几步。

「你干什么!」

我歪歪脑袋,无比诚恳地回答:「电视剧里面都是这样演的。」

「我是你老婆,可以给你亲亲的。」

周然不说话了,只红着脸点头。

想当时,周然搬家时,我哭了一上午,扯着他的袖子不肯让他离开。

死去的记忆突然攻击起我。

我尴尬地蜷缩着脚趾,闷头干饭,就差把脑袋埋进碗里。

「你那时候还说要嫁给小周呢。」

我妈哪壶不开提哪壶,笑呵呵地说道。

我完全不敢看周然的脸。

救命!

谁来救救我!

「是吗?」周然极其好事地问了一嘴。

我怒了,在桌下踢了踢周然的小腿。

谁知,周然突然装起无辜来,眉尾微垂,耷拉着长睫。

他故作不解地问我:「蜜蜜踢我做什么?」

我瞬间石化,差点一拍桌子就站了起来。

绿茶!这绝对就是绿茶!

「常蜜蜜,好好吃你的饭。」我妈瞪了我一眼,眼中暗含杀机。

我十分憋屈地垂下了脑袋。

我发誓,这真的是我吃过最坐立难安的一顿饭。

「去送送小周。」我妈推着我往门外走去。

她又念叨着:「我看小周挺好的,你要是能和小周在一起,那我就……」

我迅速打断了她的话。

「我和周然没有任何可能。」我无比严肃地告诉我妈。

笑话,我怎么可能和周然在一起。

8.

路灯下的影子被拉得越来越长。

我和周然并肩走着。

「你别把我妈的话放心上。」我不自在地卷着衣角。

「那句话?」

「你想嫁给我那句话?」周然脱口而出,语气中挂着些调侃的意味。

我的脑袋垂得更低了,脸上温度不断攀升。

「快回去吧,别送了。」

周然轻笑了声,他揉了揉我的脑袋。

我鼓起勇气抬起头来,周然背着光,巨大的光晕令他的容貌模糊了些。

但依旧遮掩不住少年那副好容貌。

我看向他那张异常红润的嘴唇,愤愤不平地问:「你是不是涂口红了。」

天知道我有多羡慕天生有唇色的人。

周然俯下身来,离我又近了几分,笑得极其张扬。

「你来检查一下不就知道了?」

离得近了,我才发现周然上唇间立着颗小小的唇珠,唇形饱满,在路灯的照映下,散着微弱的水光。

两目相对,我几乎快要溺死在这暧昧的潮河中。

大脑一片空白,只余下了一个念头——亲上去。

心随情动,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我已经拽着周然的衣领亲了上去。

一阵头晕脑胀,我感觉自己像是踩在了软软的云朵之上。

我甚至都能感受到周然唇角弯起的弧度。

忽而,身后传来一道突兀的响声。

我像是干了坏事,被吓得身子一颤,猛地往身后一看。

这回真完犊子了……

我妈一脸震惊地看着我和周然,嘴里都可以塞下一颗鸡蛋了,脚边散落着一袋饼干。

「妈,你听我解释。」

「我俩真没什么。」

「刚刚就是……」亲了个嘴。

后半句话我自己说不下去了,蔫了吧唧地藏在周然身后,一声不吭。

周然不慌不忙地往我身前挡了挡,笑得依旧一片风清月朗。

我的脑袋抵在周然宽厚结实的后背,紧紧揪着他的衣服。

前脚刚给我妈说了没有任何可能,后脚就被逮住和周然亲嘴。

我真的……

想离开这个星球了。

9.

这件事情到底是怎么解决的,其实我也不太清楚。

只知道周然又跟着我妈回去谈了一回。

我妈又被周然哄得喜笑颜开,一口一个乖女婿。

我麻木地接受了这一切。

生活还要继续。

等周一回到学校,我和周然又一次光荣登上了超话。

#周然已见丈母娘#

#周然常蜜蜜订婚#

帖子下面还附着照片。

在我家楼下,我和周然亲嘴的照片。

甚至还有完整视频。

我:#?!$#……

走在校园里,还有几个陌生人祝我新婚快乐,更有甚者,竟然还向我要喜糖吃。

事态已经发展到了一种不可控的地步。

短短一个月,我彻底成了学校中的风云人物。

大帅比:去看我打球?

叽叽再长两厘米:你还有心思打篮球?

知不知道全校都传疯了,说咱俩订婚了。

我手速飞快,哒哒地打出好几行字。

那边静默了几秒。

我还以为周然也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谁知这厮突然发来一句。

大帅比:清者自清。冷静小猫.jpg

我两眼一黑。

所以要不要来我打球。撒娇小猫.jpg

周然不依不饶地继续发消息。

我冷哼一声,无比高冷地发了句——不去。

大帅比:我刚订了好几箱鲜活大虾……

叽叽再长两厘米:几点?

真不是我看上了那几箱大虾,主要是在寝室待着太无聊了。

10.

球场上人声鼎沸,观众席满无空座。

我隔着人海看见了穿着球衣的周然。

他手握着手机,隔一会儿就要抬头环视四周。

叽叽再长两厘米:嘤嘤嘤,然哥哥,人家找不到座位。

对面的周然低头,下一秒,他屈起手指抵在唇边,却还是难掩笑意。

大帅比:乖乖等着,哥哥给你找个VIP座位。

我猛地一乐,正想着再贩一句剑。

头顶上投下一片阴影,我呆呆地抬头。

还不等我反应,周然一把揽住我的肩头,带着我往前走去。

周然只穿了件无袖球衣,我的脑袋紧贴在他胸前,好闻的洗衣液香钻进我鼻间。

我情不自禁地往他怀里拱了拱。

周然脸色变了又变,到最后,他实在是忍不住了,将我提溜起来。

「常蜜蜜,你老实一点。」

我委屈巴巴地眨了眨眼,控诉道。

「是你先动我的。」

周然抿紧了唇,凑到我耳边说了句悄悄话。

我瞪大了眼,随后老实得像一只小鸡仔般走在周然身边。

「你碰到我咪咪了……」

这句话犹如一句魔咒般回荡在我脑海里,半晌我都没有回过神来。

周然这人能处,有啥事他也给你说。

周然把我带到了观众席第一排。

我惶恐地坐下,这是我离篮球比赛最近的一回。

周然捏了捏我的脸,勾起一边的嘴角。

「家属席,好好坐着。」

我恼羞成怒地拍开他的手。

「快去比赛吧。」

11.

周然打球真的很厉害,场上几乎没有他的对手。

少年每一次投进球篮,都能收获到全场女生的尖叫和欢呼。

我心里不自觉地浮起一抹淡淡的酸涩感。

周然从来都是这么受人欢迎。

风扬起少年的衣角,一小截白皙的腹肌露了出来。

我甚至都能听见后排女生激动的私语声。

我突然有些生气,小心眼儿地琢磨着,下回就让周然往球衣里面再穿件衣服。

周然真的很招人!

渐渐地,球场上的气氛不对劲起来。

我捏紧了手,不自觉地担心起周然。

对方球员好像是在围攻周然一般。

即使周然动作灵活地躲过了一次又一次的夹击,却还是被人绊倒在球场。

周然蜷缩在地上,捂着自己的脚踝,额上冒着豆大的汗珠,唇色隐隐发白。

我一下子观众席上跳下,向着周然奔去。

再快点再快点。

我跑得手脚发软。

「周然……」我蹲下,颤着声问道。

我轻轻地撩开了周然的前额碎发,浸满了汗珠。

周然似乎疼的说不出话来,只知道像只小狗一般往我手心里蹭。

对方球员长得五大三粗的,他似嘲讽般说道:「真的对不起啊,我实在没想到他这么脆皮。」

怒火一下子被点燃,充斥在我的整个胸腔中。

我猛地站起了身,挡在了周然身前。

「傻逼,黑心玩意儿。」我气得浑身发抖,冷着声骂道。

对方显然被我激怒了,他提着拳头就向我走来。

当时真的很神奇,我一点也不怕,直直地站在原地,狠狠地瞪着他。

不少人过来拦架,我阖了阖眸子,努力平复着自己的心情。

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把周然送进医院,没必要和这种烂人浪费口舌。

12.

周然脚上裹上了厚厚的石膏,只能惨兮兮地待在医院。

而我,霸占了他的病床,美滋滋地啃着草莓。

「我能不能吃一颗……」

我瞧了眼周然,又快速收回视线。

「骨折的人不能吃草莓。」

周然挑眉,瘸着一条腿跳到床边,伸出胳膊就要抢我的草莓。

眼见着对方的手快要碰上草莓框,我急了,抵住周然的胸膛就往反方向使劲推。

周然常年健身,身上的肌肉硬邦邦的。

他虽然瘸了条腿,但战斗力依旧在线,一把攥住了我的手腕,把我往床上压去。

那股熟悉的香味,铺天盖地地笼罩住我。

我脸一红,下意识想要逃避,慌忙之间好像扯住了什么东西,我胡乱一拽。

刺啦一声响起。

我和周然面面相觑。

周然白皙健硕的胸膛瞬间暴露在空气中。

我悄咪咪地瞄了眼,不自觉地咽了咽口水。

「这衣服挺白的……」我支支吾吾地评价。

周然罕见地红了耳尖,他松开我,正想拢住被我撕烂的衣服。

开门声传来。

我和周然都停了动作,不约而同地往门外看去。

门口四个人都齐刷刷地向这边看来。

而我的手,正光明正大地按在周然裸露的胸膛上。

「爸,妈,叔叔,阿姨。」

「我可以解释的。」

我迅速收回了手,挣扎地从床上坐起来,拽起一旁的被子往周然身上盖去。

……

这辈子的尴尬事全让我碰见了。

我妈把我拽到一旁,苦口婆心地劝道:「常蜜蜜,你矜持一点好不好。」

我皱巴着一张脸,心里有苦却说不出。

抢个草莓就把手塞进周然怀里。

我跳进黄河也洗不清。

「知道了……」

我瓮声瓮气地说。

13.

周然再一次向我证明了锻炼身体的重要性。

不过一个月的时间,周然已经可以正常走路了。

我待在寝室里,百般无聊。

想了想,我点开了和周然的聊天框。

叽叽再长两厘米:要不要出去玩。

对面沉寂了好几秒。

我心下古怪起来,不断刷新着页面。

周然回消息很快,几乎都是秒回。

可已经过去了十分钟,聊天框依旧没有任何动静。

我收回了手机,在床上翻来覆去。

突然,手机屏幕一亮。

我激动地掏出手机。

老妈:回家遛遛豆豆。

我:……

豆豆这个逆子,我本来想带着它去公园遛一圈。

谁知道它倔得跟头驴一样,窝在家门口不肯动弹,狗爪子紧紧抠着地面。

我心一狠,抱起他就往公园走去。

豆豆吃得多,整只狗胖乎乎的全是实心肉。

等走到公园,我早已累得喘不过气来。

「你在这里乖乖等着哈。」我把豆豆拴在了饮品店的后门口,迫不及待地往里走去。

果茶冰激凌,我来啦。

一只脚刚踏进饮品店,就遇见了那道熟悉的背影。

我皱着眉又仔细打量了一遍,才刚确定那就是周然。

周然穿着件纯黑色的卫衣,戴着一顶黑色棒球帽,他背对着我。

我只能看见少年半边优越流畅的下颌线。

这本来没有什么好稀奇的。

但周然面前坐着一个美女。

美女长发及腰,巴掌脸,红唇柳眉,一颦一笑都凭空拨动着人的心弦。

两人不知道在聊些什么,笑得极其开心。

我压下心中的酸涩,低头看了眼自己的拖鞋和门外傻乎乎的豆豆。

靠。

我不允许自己暗自伤神。

小说男主女主就是这样误会,然后错过的。

其中肯定有什么误会。

我鬼鬼祟祟地坐在离周然不远的位置,他们的谈话声,我可以听得清清楚楚。

「那她怎么办?」美女笑着问。

「随便玩玩就扔了呗,难道我还留着她过年啊。」周然脸上挂着些痞气,越发显得他吊儿郎当起来。

美女附和般地点点头。

等我再回神,眼泪早已落在了手背上,慢慢地划入衣袖间消失不见。

周然甚至在离开的时候还主动帮美女提着包,两人姿态亲昵自然,像是一起生活了好长时间。

而我,这场爱情里的失败者,孤零零地在饮品店坐了一下午。

一直到太阳落山,我才拖着沉甸甸的脚步,牵起豆豆回家。

我哭了一路,眼泪像是不要钱似的往下掉。

不少行人纷纷侧目,还有好心人给我递了好几张抽纸。

美梦碎了一地,这时我才发现周然对我的重要性。

但已经不重要了。

我常蜜蜜从来都不会因为一个男人放弃自己的底线。

泪眼模糊中,我狠下心来,把手机里关于周然的一切,都删得干干净净。

渣男。

我窝在房间里,骂了周然整整一天。

哪儿这样欺骗别人感情的。

14.

我躲了周然好几天。

直到有一天晚上,我妈突然敲响了我的房门。

「蜜蜜,快点下去,小周在楼下等着呢。」

我烦躁地蒙住脑袋,想屏蔽外界的一切。

但显然我还不是我妈的对手,她开始在门外数着秒数。

这一招瞬间唤醒了我的噩梦回忆。

我腾地一下子坐起,随便抓了个丸子头就下了床。

出门前,我看了眼乐颠颠的豆豆。

我想了一会儿,牵着豆豆出了门。

几天不见,周然眼下多了片青黑,整个人低沉得不像话。

他见到我,像是枯草遇水突然活了一般。

「为什么不见我。」

「为什么把我的微信电话全删了。」

周然瘪着嘴,小声控诉着我的“恶行”。

我更生气了,他这是来兴师问罪了吗。

「自己做的亏心事,你自己知道。」我点到为止,实在不愿意再向周然解释什么了。

周然一脸懵。

我现在一看见他就来气。

「别来我这里装可怜。」我几乎快要抑制不住心中的委屈和怒火。

鼻头一酸,我险些哭了出来。

周然迈着步子,想要向我靠近。

我像是一只炸了毛的猫,警惕地看着他。

周然离我越来越近,我眯了眯眼睛。

既然你不仁,那就别怪我不义。

我推着豆豆往前走。

「豆豆,咬他!」

我恶狠狠地向豆豆下达了命令。

豆豆耳朵动了动,蠢了吧唧地往前冲去。

我拽着牵引绳,一时间没有稳住身子,狠狠往后倒去。

霎那间,我看见了周然慌乱地伸出了手。

但很不幸的是,他并没有接住我。

duang的一声。

我一下子摔在了硬邦邦的水泥石地面上。

我狼狈地坐在地上,难堪羞愤聚集在一起,我再也忍不住地嚎啕大哭起来。

周然叹了口气,他蹲下身子,将我捞了起来。

「摔哪儿了?」周然轻柔地将我的碎发挽向耳后,他低声问我。

屁股痛得都麻了起来。

痛意一下子占据了我的大脑,我来不及思考任何问题。

「屁股……我的屁股好疼……」我哭得上气不接下气,还给周然指着自己的屁股。

周然哭笑不得,他试探性地问出口:「那我给你揉揉?」

后面他似乎又说了好几句话,但我一句也没有听清。

等我意识渐渐回笼,我看着周然那张俊脸。

我又想起了那句——「我难道还留着她过年啊。」

啪。

清脆的一巴掌落在了周然脸上,他的脸上瞬间浮现出了一张显眼的红掌印。

「渣男。」我带着哭腔说。

周然被打懵了,他开始不依不饶地询问我。

过了一个小时之后……

长椅上,我缩着脖子坐在周然身边,一声不吭。

周然双手抱胸,一脸不善地瞧着我,右侧脸颊微微发肿。

真相大白了。

那个美女姐姐原来就是周然的亲姐姐。

他们口中的那个“她”原来是周然的游戏手柄。

周然平白无故地挨了我一巴掌。

「那你还没回我消息呢。」我梗着脖子,死活不认错。

周然揽住了我的脖颈往他怀里带,他气急败坏地说:「没良心的,我就一会儿没看手机。」

「还不是为了给你挑生日礼物。」

「你知道周莹捞了我多少好处吗?」

哦,对了。

我一个月之后就要过生日了。

这回我实在说不出什么话来反驳周然。

「你疼不疼了。」我抠着手指,支支吾吾地问他。

「常蜜蜜,你亲亲我。」

「亲亲我就不疼了。」周然的脸凑到我脸前。

他勾着嘴角,眼眸弯似月牙,长睫微垂,投下了一小片的阴影。

眼下这种美景,是个女人都忍不了一点。

我鼓起勇气,揽住周然的脖颈,仰头吻了上去。

柔软的触感袭来,我愣在原地,不敢动弹。

耳畔传来周然的轻笑声,他慢慢地扶住了我的腰,扣住了我的后脑勺。

撩人的痒意渗进了肌肤里,周然吻得极深,我感觉他像是把我胸腔里的空气都吸走了。

我几乎快要喘不过来气,憋得满脸通红,却又支支吾吾地说不出话。

我恼了,在周然怀里胡乱扑棱着,

周然还真放开了我,他眼尾沁着红,眸子里黑沉沉的一片。

他不明所以地看着我。

我一脚踢在他小腿上,凶巴巴地告诉他:「一会儿我就憋死了。」

少年爽朗且无法压抑的笑声回荡在我耳边。

周然埋在我颈窝里,笑得直不起腰来。

我一脸麻木地看向远处。

这日子真的过不下去了……

小说《校草让我对他负责》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4年4月3日 pm11:18
下一篇 2024年4月3日 pm1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