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际第一菜农(苏小菜无)全集免费小说_小说推荐完结星际第一菜农苏小菜无

正在连载中的小说推荐《星际第一菜农》,深受读者们的喜欢,主要人物有苏小菜无,故事精彩剧情为:苏小菜从更高科技的星际穿越过来已经有十年。那个世界外族入侵,战争连连,作为前线战士的一员,很少能看到绿植。这就养成苏小菜爱种菜种树的爱好。她发誓要做个最厉害的农夫,远离战场。同学:这个在田里跳舞的机甲是谁在开?听到传闻的老师赶来:不错,是个好苗子。校长大笔一挥:调她去机甲系。……

《星际第一菜农》是难得一见的高质量好文,苏小菜无是作者“苏小菜”笔下的关键人物,精彩桥段值得一看:星金苏小菜暂时不缺,吴卿卿答应给她找种子和矿物,其中就有五斤星金。星金通常作为太空表层机械的涂料之一,很薄的一层,就能抵御低温给机械带来的影响。直接买矿是有风险的,有可能买到含量低的矿,苏小菜不喜欢赌。她没进那家热闹的店,她去了卖半成品的金属店,那些经过简单处理的矿石,会贵些,但店员会主动告诉你矿物…

星际第一菜农

星际第一菜农 阅读精彩章节

宇宙矿产贸易市场就在这条路的尽头左转,街道两旁全是矿产店,装修简陋,门面灰尘扑扑,没有一家保持光鲜亮丽。

倒是店门前小堆小堆的矿物样品有点好后看,金灿灿,光明正大晾在那里,半点不怕别人偷。

苏小菜分辨那些矿产堆,发现都是寻常的金矿石,整一堆都未必能炼出几块钱,宇宙最不缺就是金子了。

它作用广泛,延展性很强,但量是真大。

之所以喊它金子,是因为人类还没开启宇宙大航行前,星球的金子用途和存量适合拿来当衡量货币的金属。

苏小菜金矿石拍拍表面灰尘,没练成高纯度的金子也足够好看。

买几块回去打造点首饰,一定很华丽。

最终苏小菜放弃买金矿石,网上就有很多金子卖,百来元就有一整块。

比自己炼省事省力。

继续逛,苏小菜有点无聊,这种全机械的星球,景色都千篇一律。

婴儿出生率也趋近零,没有孩子的欢声笑语,人们玩耍的心思都被降到最低。

走了一会,其中一家店门口挤满人,非常热闹,听他们叫喊,似乎是有星金出矿,商人们都想挤进去买。

星金苏小菜暂时不缺,吴卿卿答应给她找种子和矿物,其中就有五斤星金。

星金通常作为太空表层机械的涂料之一,很薄的一层,就能抵御低温给机械带来的影响。

直接买矿是有风险的,有可能买到含量低的矿,苏小菜不喜欢赌。

她没进那家热闹的店,她去了卖半成品的金属店,那些经过简单处理的矿石,会贵些,但店员会主动告诉你矿物大致含量百分比,主矿物纯度会高很多。

苏小菜没想到一进去,就能遇到自己寻了很久的“绿生命晶石”粉矿。

绿生命晶石有类似水晶形态的矿石,也有粉状矿,很多人不认识这粉状矿,只拿它当某金属矿。

绿生命晶石网上也有售,但价钱虚高,都被当成中等首饰宝石在售。

她种子店都要砍一两元的省钱小能手,怎么能给人当冤大头。

绿生命晶石就是敏果成长最重要的伴生晶石,有它,敏果才会愿意开花结果繁殖。

敏果能否种植成功,就看它了,她准备给敏果打造一个假的原产地,让它以为还在原产地成长着的环境。

苏小菜以她认为的极低价钱,全买走店内的矿石后,店员嘴角差点咧到耳后根,恭送贵客离开,没想到摆了有一段历史的无用矿物就这么被买走了。

世事无常。

老板说得没错,这世上不缺眼光独到的客人,他们都有统一的称呼,冤大头。

苏小菜突然感觉后背一凉,咦,谁在吐槽她?

抚摸着手中的矿石,苏小菜已经幻想以后苏氏星球也能种上几百亩敏果,钱哇啦哇啦地往她口袋钻。

嘿嘿!

“你说,我儿子去哪了,他跟着你们一起进矿的,到现在还没回来,你们究竟带他去哪里。”前方,一个黑色衣服的高个男人凶狠地对着一位小员工咆哮,他一脚踢向碎矿石堆,把矿石堆踢得散开。

小员工手忙脚乱将矿石拢回来,“大哥,我不知道你说什么。”

“还说不知道,就你带走他的。”男人扯住小员工衣领,“你不说是吧,我打到你说。”

一拳锤倒人,小员工脸颊肿起来,“我真不知道,我们进矿后就去了不同的地方,我根本不知道他没有出来。”

“还敢说不知道,是你介绍他金矿的,你没把他带出来就是错。”男人使劲揍,拳拳到肉,发泄般打下去。

小员工尽量蜷缩抱头,发出一声声痛叫。

眼看小员工快被打残了,有人喊道:“别打了,你又不喜欢你家儿子,一向当他拖油瓶,值得为他打死一个人吗?”

男人是附近出名的赌鬼,叫嚣道:“就算他是拖油瓶,也是属于我的,这人肯定把他拿去卖了,卖掉也必须经我手才能卖,钱呢。”

本质上,男人只想要钱。

小员工一听要钱,连喊痛都不敢了,任由拳头落在身上。

他没钱。如果不是穷,谁愿意进矿,任何矿洞都有危险。

尤其太空中的矿,一旦太空衣破损或者矿洞塌了,一点生存机会都没有。

现在很多矿洞都有机械人开发,可机械人哪有人工便宜,而且机械也要休息,要补充能源。

必须有人看管着才能保证这些机械人坏了有人及时带出来。

小员工若不穷,就不会做这份工作。

他只是帮一位矿老板带人进洞,他当时也进了,出来时,大家都好好的,怎么知道他儿子会失踪。

“算了算了,你不如报警,找儿子要紧,什么时候不见的,会不会是他贪玩或者怕了你,故意不回家。”

“你们还帮他说好话,你们知道吗?他带进矿洞里的人,全都失踪了。”

嘶,全失踪了?

那得多少人?

大家半信半疑,可如果小员工真把人拐走,害人都失踪了,他罪过就大了。

店铺老板躲在店内张望,他已经报警了,希望新聘的员工能坚持住。

男人手打累了,换脚踢,一下又一下,面目狰狞地发泄郁气。

踢到不知道第几脚,一颗石子横空出现在他小腿前。

“嗷”男人痛叫,因为太用力,石子又被踢飞,好死不死,落在一个姑娘身上。

大家视线一转,看到小姑娘捂着额头,指缝流下鲜红的血。

男人这下慌了。

这小姑娘衣服料子昂贵,一看就是精心养大的主。

“呜呜呜。”眼泪在眼眶打转,要掉不掉,众人纷纷后退一步,生怕受牵连。

男人愤怒的头脑清醒过来。

赚钱工具(儿子)没了,现在打个没人疼的小穷鬼,还能飞来横祸。

“大叔,你打人就打人,为什么要乱踢石头,还要打到我身上。”小姑娘娇弱地道:“我报警了。你别想跑,你要道歉,并且赔偿医药费。”

“石子怎么打不到别人,光打中你,是你自己要站在那里,怨不得我。”男人耍赖狡辩。

小姑娘哽咽着道:“我不争辩,等警察来。”

“该死。”警察一来,肯定偏向人家有钱人家的女儿,男人左右看,突然冲向人群。

人们侧身避开。

男人跑出去。

“你别跑啊!呜呜呜,你别想跑!”

身后的哭泣声,加快男人逃跑的步伐,很快消失在一道巷口。不跑是傻子,打死一个小员工,大不了就蹲牢。

打伤有钱人家的女儿,他下半辈子,可能都要遭受非人折磨了。

“呵呵,懦夫。”苏小菜冷笑,放下手,露出她光滑的额头,她甩了甩手上的敏果浆,“啧,真浪费。”

吃瓜群众恍然大悟,小姑娘招数好。

有时候装可怜,永远比正面对抗有利。

小员工抬头,见小姑娘好端端站在那,红润的脸蛋笑盈盈的,他不由红了脸。

“谢谢你救了我。”

“不客气,举手之劳。”

那位黑衣男人并没有走远,他躲在暗处,想着小姑娘应该不差钱,后面跟踪一下,看能不能下手。

见小姑娘伤势竟然是假的,怒气再次上头,大吼着冲过来。

在所有人的见证他,他飞了,飞得安详。

这时候警察也到了,目睹整个过程。

黑衣男人想偷袭人家小姑娘,倒霉的,遇上了军培的学生,被一手给摔出去。

没眼看!

“警察叔叔,是他想打我,我正防卫。”苏小菜立即收手,看上去是那么的纯良无害。

警察:“放心,我们都看见了。”

这件事很好解决,苏小菜甚至不用去警局笔录,男人有案底,查一查监控,就知道怎么回事。

但小员工这边就比较严重了,几十人失踪,矿主都不见了。

矿主家人报警都一个星期了,警局正一筹莫展中。

没成想,这里竟然藏着知情人,他们自然要弄回去审问。

小员工颤抖着弯腰道谢。

“不客气。”苏小菜笑着道:“要不要加个联络号。”

浑身脏兮兮的小员工扯了扯衣服,自知对方不可能对自己感兴趣,只是还会产生点抑制不住的小念头,“为……为什么?”

苏小菜凑近小声道:“我就喜欢稀奇古怪的事情,也想知道那个人的儿子怎么失踪的。”

“会对你造成打扰吗?”

小员工连忙摇头,略微有些惆怅,小声道:“我要去了警局才能回来说。”

“不急。”

小员工跟这警察上车,黑衣男人也扣上手铐带走了。

本来打算坐出租车的苏小菜,想想还是坐巴士,免得节外生枝。

遍布军人的星球,仍然少不了几只过街老鼠,出租车有风险,说不定藏着几只虫人,那她假期就泡汤了。

YJ车牌的巴士狂野地奔驰,顺利抵达军部。

苏小菜脚下像绑了氢气球,轻飘飘的,飘到季理那里,拿了一粒晕车药。

机甲驾驶没有打倒她,太空旋转训练也没难住她。

巴士司机,神奇的存在。

她跑去季理那里吃两粒晕车药,才止住晃荡感。

季理这里有两个累倒的学生,正在接受温养治疗,那了无生趣的模样,逗笑苏小菜。

“他们怎么了?”

“刺头,执行任务期间离队了,被教官揍成这样。”

“季医生,你的职业操守呢?呜呜呜,我们够惨的了。怎么能在苏大神面前败坏我名声。”

季理双手插在口袋里,“学校论坛传遍的事情,别做无谓挣扎了。”

苏小菜:“你们干嘛要离队,好好做任务不行吗?”

“太无聊了。而且我们也不是故意的,昨晚睡不好,所以睡着了。”

他们的解释听得她脑瓜子宕机,执行太空任务都能睡着,这是什么卧龙凤雏。

苏小菜幸灾乐祸道:“那怪不得教官要教训你们,确实欠揍。”

卧龙:“嘤……嘤……”

凤雏:“嘤不出来就不要嘤了,拉不出屎一样。”

两学生治疗好后,请求跟苏小菜合影,蹦蹦跳跳高兴离开。

人生第一次,能与敬佩的偶像合影,太幸运了。

苏小菜人真好,嘴巴别那么坏就更好了。

他们前脚刚走,季恒就来了,他刚训练完一场,等会还要回去继续大集合的训练。

看见苏小菜在这,他愣了愣,“苏同学好。”

“不用喊我苏同学,叫我小菜就成,你是季理的弟弟,我喊你季二吧。亲切点。”

神特么亲切点,听着像在喊他二货。

季理:“这个名字顺耳,很适合他。”

“哥。”季恒清冷皮子下,散发着哀怨,“我有点事情想跟你说。”

季理点头,“说吧。”

季恒沉默看着苏小菜。

“OK,给你们两兄弟留私人空间,我可是宇宙级好朋友,理解能力一流。”苏小菜伸懒腰,不知道虫人解剖了没有,智慧03可不可以探下消息。

苏小菜出了校医室,季恒按捺不住,叭叭叭地向季理倾诉今天的决定。

出去做了一次任务,思想改变那么大?

不过退婚是迟早的事情,季理不想季恒娶一个占有欲和掌控欲极强的妻子,“你想好了?不怕妈妈伤心。”

“人总有伤心的时候。长痛不如短痛,我不想跟薛慧艺走完最后一步再提,这对她声誉不好。”

“但我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哥你能不能教我。”季恒心中,季理出口伤人的本事已经达到起死回生的地步,死人也能被他毒得跳起来再气死一次。

“我不帮你,自己想,又不是我退婚。”季理嫌弃弟弟分手都要找他出谋划策。

“哥你一开始就觉得我们不能走远吗?”季恒看出季理很不喜欢薛慧艺,只是季理从不在他面前说薛慧艺坏话,最多就是像上次那样,喊他管束薛慧艺,别让她再舞到他那里。

“不是一开始。”

薛慧艺没成为季恒未婚妻时,季理都不认识她。

“大概三年前,你们刚刚进军培,我亲眼看见她三言两语,说动了她身边一个追求者,对另一个校外的追求者实施暴力,我就知道她是什么人。我没有录下来,没有证据,我不能乱说。”

“后来我稍微查了查那名被霸凌的追求者是谁。一个孤儿。”

薛慧艺之所以要对付那人,只因为那是一个孤儿,他不配追求她。

季恒脊背弯了弯,“我是不是像个渣男,对未婚妻一点都不了解。”

他该了解和约束她才对,顶着未婚夫的名头,没做过任何努力,漠不关心,也没付出过什么,不是渣男是什么。

季理提醒:“薛慧艺没救了,她已经是成年人,三观很难掰过来,你别想着还能拯救一下。要说就早点说。”免得感情方面悠游寡断的弟弟再馅进去。

“哥你对我该多没信心,才认为我做了的决定会更改。”

季理任由季恒发出各种小怨念,弟弟永远是弟弟,就这,还要跟他商量。

……

出去了几个小时,已经有点晚了,苏小菜放小丸子出来做饭,闻着浓郁的饭菜香味,她食欲大增。

梁姐没回来,苏小菜留了一份给她。

吃完后,时间还早,苏小菜才记起要承担起师傅的责任,去看吴卿卿训练。

他们现在穿着正式机甲师才有的新装备,在练习贴墙滑行。

白日的任务是太空训练,下午到晚八点,就是各种体能训练和新装备适应训练。

比学校的强度大多了。

此时的训练场升起无数凹凸不平的墙体,无数学生穿梭其中。

由于装备有一定操作性,需要熟练。菜鸟们不停摔落,摔的姿势各不相同,叫声也各有千秋。

“嗷!”

“窝去!”

“啊,我飞了。”

“教官,救命。”

教官们在训练场边缘,看着他们摔得七荤八素,不仅没同情,还幸灾乐祸。

“飞得很好看。”

“不错,有我们当年的风范。”

“哈哈哈,看他们,我觉得自己当年还是比他们摔得好看点。”

不一样都是摔吗?苏小菜摇头,都是从菜鸟中过来的,摔倒的时候,就没有一个好看的。

范厘看见苏小菜过来,警惕道:“你也来练习新装备?”

“我还用练习吗?”苏小菜骄傲抬头,“信不信只要装备上,我就知道怎么用,然后比你们都耍得好。”

“信。”

“不信!”一位教官搭着范厘肩膀,痞气地笑,“小不点好自信,不如你穿上装备,给我们看看你耍得有多好。”

“没好处的事情,我不做。”耍猴戏也需要收钱的。

这位教官哈哈大笑,“行啊,你赢了,宵夜我的,请你去饭堂搓一顿。你输了,请我和范教官吃一顿。”

苏小菜笑得灿烂:“光我一个人吃不了多少,如果能连同我的队友一起请,那我可以让你看看什么叫教学式示范。”

陌生教官挑挑眉,转头调侃范厘,“会不会觉得头痛,你们性格是两个极端,有得磨合吧。”

设想中,范厘刻苦勤劳,芯子里更喜欢同类型的学生。

苏小菜显然狂妄得不行,属于最难教导的类型。

范厘默不作声:磨合个屁,苏小菜已经顶替我的位置,我现在就起个辅导作用,插手的机会都没有。

小说《星际第一菜农》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6天前
下一篇 6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