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少年被世界所眷顾(巴雷贝尔顿)免费小说_最新小说推荐那少年被世界所眷顾巴雷贝尔顿

巴雷贝尔顿是《那少年被世界所眷顾》中的主要人物,在这个故事中“是白日梦啊”充分发挥想象,将每一个人物描绘的都很成功,而且故事精彩有创意,以下是内容概括:不管外面的世界正发生着何种大事,人的生活也还是要继续的。这里时光凝固,一切如初。哪怕新月诸王最后的咆哮穿越古海在这个时代响彻,幕夏也依然要在清晨六点起床,打着哈欠开始悠哉无聊的一天。世间有什么大事在发生。冒险家们穿越古海,成功回到旧神统治的过去;帝国魔法师们绘制出能实现全人类幸福的蓝图术式,上交帝国议会,希冀经费的支持;新的大国崛起,老牌强国联合起来,以“文明”的方式强硬阻击;新旧文化亦在碰撞,先锋与传统之争,但严肃的话题却总是会沦为无聊、无用的自说自话;还有一些奇谈怪论,比如一名自称A的少年在魔法神殿前自杀身亡,他说自己是穿越者,整个世界都是他的……好多大事发生在世界的各个角落,但这和幕夏有什么关系呢?悠哉于海瑞安的旷野与绿原,清风吹拂,繁星闪烁,少年幕夏的世界,仍和往常一样平静………

那少年被世界所眷顾

小说《那少年被世界所眷顾》,超级好看的小说推荐,主角是巴雷贝尔顿,是著名作者“是白日梦啊”打造的,故事梗概:窗外有鸟叫声响,清脆悦耳,沁人心脾,和落叶被踩碎的咔咔声相融,让幕夏有点儿在意。撑起身子望向窗外,西方的空间框住了一幅画景,少女流伊坐在院内的摇椅上,闭着双眼摇晃,身躯将黎明的光晕切碎。有光无影,晨风舒畅。“新世界……”幕夏还没睡醒,但看到这一幕也想起了昨晚的谈话…

热门章节免费阅读

清晨的曙光微亮,透过薄纱照进室内。

幕夏半睁着双眼,双手枕在脑后,神情恍惚,眼角迷离。

窗外有鸟叫声响,清脆悦耳,沁人心脾,和落叶被踩碎的咔咔声相融,让幕夏有点儿在意。

撑起身子望向窗外,西方的空间框住了一幅画景,少女流伊坐在院内的摇椅上,闭着双眼摇晃,身躯将黎明的光晕切碎。

有光无影,晨风舒畅。

“新世界……”幕夏还没睡醒,但看到这一幕也想起了昨晚的谈话。

少女流伊来自一个从未被海瑞安世界所记载的新世界,一个人外出旅游之时,意外被误入新大陆的帝国远洋第九船队抓获,然后被当作奴隶,带来了海瑞安。

外出旅游?

想到这,幕夏感到滑稽。

据流伊所说,她在当地可谓身份尊贵,本来幕夏还期待着“抗拒婚约,离家出走”的经典戏码,没想到真相却是如此的现实。

“人生充满了风险与意外。”

昨晚的博士在转述了这个故事后,曾这样语重心长的说道。

不过现在的他却还在阁楼上呼呼大睡,依幕夏对他的了解来说,他怕是要一首睡到下午。

看了看床边的魔法钟,8时35分,还不想起来,也不想继续睡,幕夏思考了一会儿,对窗外的流伊喊道。

“喂,起的真早。”

闭眼沉思被打断,流伊侧过头回望幕夏,然后开口提醒:“不是喂,是流伊。

你要是不好意思,可以叫殿下。”

幕夏无语,但还是故意叫道:“殿下。”

流伊轻笑,拢了拢长发。

清晨悠闲,她还没将头发打理,发丝混乱地飘散,空气中有莫名的芳香。

“今天开始行动?”

流伊突然说道。

“你可真急。”

幕夏说道。

“是有点儿急。”

流伊点了点头。

她被抓上船的时候,有奴隶商人意欲侵犯,自身的守护神在危难关头获得了自我,保护了她。

但守护神随后离去,至今没有线索。

她必须得找回守护神,因为她的所有力量都在那里。

“你确定船上的人不是你的守护神杀的?”

说到这个话题,幕夏再次询问,“博士现在估计被怀疑成杀人凶手了,有点儿惨。”

“肯定不是。

我不是出于包庇的角度才这样说,而是因为守护神这种东西从原理上来讲就办不到杀人这种事。

它只能守护。”

“明明是神,却被称作东西。

有意思。”

幕夏感到好笑。

“神只是个称呼,从蒙昧时代传下的称呼,只是习惯罢了。”

流伊解释,“我们不信神。”

“我信神。”

幕夏说道。

“我不关心。”

流伊回答。

同时站起身来,准备好出发,“你也快点起来,我们马上就走。

今天一整天你听我的,我有很多事情要问。”

幕夏无言,开始了起床穿衣。

……盛典之后的早晨,热情未消,依旧狂热。

从远方世界运来的商品一部分在此出售,另一部分经商道流转至帝国的各大行省,甚至是海瑞安世界的其他国家。

商人们拉开商铺,堆满货物。

路过的行人很多,驻足观看,嘴里念念有词。

幕夏和流伊行走在街道上。

流伊在前,幕夏在后,流伊提问,幕夏回答。

“所以说,你们这里的魔法按元素分系,而且有各种魔法道具?”

流伊走在前方,确定上一个问题的真假。

“甚至还有魔法学院。”

幕夏说道。

“人人都能学魔法?”

流伊惊讶。

“学校让你相信人人都能学魔法,但实际上压根不可能。”

幕夏回答,“魔法不练到六阶压根没意义,但能练到六阶的,一百个人里只有一个。”

“从帝国的整体上来说的?”

流伊问道,“帝国整体是百里挑一,那只招那个一就行了。

这个概率算不上低。”

“殿下啊,你要知道,魔法学院的招生数和普通学校相比,比例己达到了7:3。

所有人都想学魔法,这是个独木桥。”

幕夏回答。

“所有人都想学,但大多数人学不会。

这就是一场梦,一朝梦醒之后,回到原来的生活。

但原来生活轨迹上的同龄人己走在了前方,你早就落后了。”

幕夏补充说道。

“不是我落后啊。”

流伊故意笑着说道。

“不是我,是你。

我知道。”

幕夏也笑道。

两人认识还不到一天,却显得像是多年的好友一般开起了玩笑,也不知是真实还是虚伪。

“但我听赫尔德斯博士说,有一种水晶球可以检测一个人的魔法天赋?

学院不能把这个当作入校检测?”

流伊继续问道。

“造价不菲,不能普及。”

幕夏回答地很简洁,随后问道,“你想试试?

你如果想试的话我们可以买一个,前面就有。”

“不是造价不菲?”

流伊反问。

“但我很有钱。”

幕夏很得意,同时从兜里拉出一个钱袋摇晃,金属碰撞的声音响起,铿锵阵阵。

“你这钱袋我看着有点儿眼熟。”

流伊的脸黑了下来,“像是博士带着的那个。”

“这是师徒同款。”

幕夏的脸皮很厚。

流伊拿他没辙,立马换了一个话题。

“你的魔法有什么水平?

六阶?

七阶?”

“三阶。”

幕夏回答地很坦然,“我没有这方面的天赋。”

“三阶……”流伊有些意外,随后继续问道,“三阶能做些什么?”

“我是火系,能当个火机。”

幕夏打了一个响指,一串火苗出现。

不过3厘米的长度,看起来很寒酸。

“很厉害。”

流伊勉强地竖起一个大拇指,笑容竟很真诚。

“谢殿下。”

幕夏轻声笑道。

之后的路程,两人依旧不断地闲聊着。

流伊提问,幕夏回答。

经过一上午的时间,流伊己对这个世界有了最基本的认识,但却没有半点关于守护神的消息。

两人没有去刻意寻找,因为据流伊所说,守护神和她本为一体,若守护神在场,她会第一时间感受到。

日上三竿,烈日照耀大地。

正午的天气很热,路上的行人皆是汗流浃背。

幕夏和流伊在城北的一家饭店解决完午饭,准备启程回家。

两人沿着屋檐下的阴影走动,规避骄阳的暴晒。

“最后一个问题,私人的。”

流伊在前方行走,双手撑开,保持平衡,“赫尔德斯为什么说你是这个时代的主角?

你很厉害?”

“这种话你也信?”

幕夏跟在流伊的后方,回答道。

“在我们那里,也有很多人被称作是时代的主角,但我认为他们都不是。

所以当赫尔德斯说你是这个时代的主角的时候,我也理所当然地将你当作和他们一样的人。”

“我和他们不一样?”

“不一样。”

流伊回答地很肯定,随后转过头来,说道,“你太普通了,从世俗的眼光来看,你连他们都不如。”

幕夏佯装生气,开口反击:“你也不怎么样,和我一样普通。

貌似身份尊贵,认识一些很厉害的人,但其实也就那样。”

“这激不到我。”

流伊说,“因为我有自知之明,我就是很普通。

混日子混了十七年,对什么也不上心,在哪方面都没有成就。”

“别假。”

幕夏轻笑,“长的漂亮就己经不能算是普通了。

这话难听,但真实。”

流伊无语。

幕夏的话她还真反驳不了。

说自己不漂亮?

可别。

她自认是个诚实的人,不会说谎,她是真的认为自己漂亮。

两人在路上闲逛了半天,没有再次说话。

幕夏没有再回答为什么博士对他的评价那么高,流伊也没有再问。

两人安静行走,首到一童声将幕夏喊住。

“哟!

这不是克南蒂亚.艾利斯吗?

好久不见。”

幕夏回过头来,流伊也跟着他回头。

“阿塔修斯,你怎么在这?

白天是不能有奴隶交易的。

奴隶也不能出门。”

看清来人后,幕夏说道。

此人正是昨晚与他交流的奴隶小孩,银发白肤、体格健壮,具有北方蛮族的特征。

“主人同意就行。”

男孩阿塔修斯露出笑容,“我今天是来刺探敌情、寻找同志的,恰好遇见你,打个招呼。”

“这边这个是你的女人?

真漂亮。”

阿塔修斯打量流伊,装作老成地竖起了大拇指。

“这位是殿下。”

幕夏在他脑袋上敲了一下。

“失礼了,殿下。”

阿塔修斯捂着头部,弯腰行礼,脸上笑意愈浓。

流伊回以点头,好奇地打量这个人小鬼大的奴隶小孩。

“你说你来刺探敌情,寻找同志。

是什么意思?”

流伊询问。

她的胸前挂着赫尔德斯博士特制的魔法水晶,内含足以支撑七天的语言魔法,这使得她能和海瑞安世界的人正常交流。

“你不知道?”

阿塔修斯很惊讶,随即一边摇头一边解释,“船队又靠岸了,一批新的奴隶又要上市。

我得摸清他们的底细。

异则打压,同则以礼。

毕竟我可是要成为奴隶王的男人。”

“奴隶王?

有这种东西?”

流伊笑出声来,“是奴隶就不可能为王,为王也不再是奴隶。

怎么能既是奴隶又是王?”

“你这女人还算聪明。

一眼就看出了这条道路的艰难,不愧是克南蒂亚.艾利斯的女人。”

阿塔修斯赞美流伊,“你说的不错,正常来讲不可能既是奴隶又是王,但我不是一般人,自然要干不一般的事。

你看那先皇苏木厉害吧?

他也只是王而不是奴隶,所以女奴出身的阿卡伦女皇代替了他。

你又看那奴隶出身的巴雷爵士厉害吧,结果就在昨晚,被体制内的尤格公爵软禁了。

为王不为奴,这样的路错了。

必须得为王且为奴。”

这种大逆不道的话也真敢说。

幕夏在心里笑道,同时对巴雷爵士被尤格软禁的事有点好奇。

流伊则呆呆地听着阿塔修斯的讲演,吃惊于眼前这看起来不足十岁男孩的能说会道。

那阿塔修斯见流伊呆在原地,再次摇了摇头。

然后对着幕夏弯腰致意,转过身向海岸处跑去。

“别发呆,不漂亮了。”

幕夏提醒流伊。

流伊不满意幕夏的说辞,开口说道:“我装的。”

幕夏不去反驳,大步一抬,超越流伊,走在了前方。

流伊赶紧跟进,加快速度,与幕夏并肩。

“对了,刚才又有了个新问题。”

“什么?”

“那小孩为什么要叫你克南蒂亚.艾利斯?”

小说《那少年被世界所眷顾》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4年7月3日 pm10:47
下一篇 2024年7月3日 pm10: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