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笔趣阁寐以求梦(叶云州金发)_寐以求梦叶云州金发完整版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看过很多小说推荐,但在这里还是要提一下《寐以求梦》,这是“白盐湖”写的,人物叶云州金发身上充满魅力,叫人喜欢,小说精彩内容概括:【双男×无限流×烧脑】以梦为介,欢迎玩家进入由梦魇打造的异世界参与惊悚游戏。请票选出本场游戏的梦魇,躲避或击杀梦境猎人,成功通关游戏的玩家将获得下一场游戏的入场券,玩家可以自行选择停止或者继续游戏,游戏等级越高,报酬越丰厚。请玩家注意:入梦后遭遇不测现实中也会死亡,违反游戏规则的玩家将被流放迷失域,入梦是一场残酷的竞技,相传梦境的终点是无极。…

由小编给各位带来小说《寐以求梦》,不少小伙伴都非常喜欢这部小说,下面就给各位介绍一下。简介:”后面的女孩摇着头拒绝了,手上的动作也因为疼痛变得笨拙起来。“赌什么?我跟你赌。”叶云州隔空喊话给后面的赌徒,他对于刚才自己被看扁有种莫名的恼怒。“好哇,就赌车上有几个人…

寐以求梦

寐以求梦 热门章节免费阅读

“靓女,要不要再赌一局了哇,这次西千哦~”一个带有严重口音的男子说话了。

“达咩达咩,见好就收哈,我对当赌徒可没兴趣。”

后面的女孩摇着头拒绝了,手上的动作也因为疼痛变得笨拙起来。

“赌什么?

我跟你赌。”

叶云州隔空喊话给后面的赌徒,他对于刚才自己被看扁有种莫名的恼怒。

“好哇,就赌车上有几个人。

都别说话啊给他提示啊!”

这人声音有些亢奋,也不知道是不是这个缘故,整个车队跟着轻微晃动了一下,不过很快就消失了。

所有人都默认这种行径,能入梦的人心态绝对算得上优秀,他们也不知道还要继续挂在这悬崖上多久,开开玩笑还可以消磨一下时间。

几个人?

这有什么好赌的?

叶云州心里犯起了嘀咕,只觉得手心火烧的痛感渐渐清晰。

皮肤有些发紧,跟衣服接触的皮肤不停地跟随着小车抖动,渐渐烫的发痒,叶云州的刘海被雾气打湿后开始往脸上滑落水珠。

每个人都被冻的面色苍白,嘴里止不住地打冷战,时刻濒临崩溃的边缘。

从自己醒来后听到的声音依次是一个粗犷大叔,小情侣女,小情侣男,暴躁青年,一拳超人姐,爱心妹,二次元妹子,赌徒哥,算上自己一共九个人,五男西女。

听起来很简单的问题,数数刚才出声的人数就行了。

来这里的人都是为了各自目的愿意赌上性命的登徒子,在切身利益受到威胁的时候,谁会按捺得住选择默不出声呢?

答案那么明显,他为什么偏偏赌这个?

根据对话内容可以简单猜测一下:队伍最前头儿的是暴躁青年,其次小情侣男方和爱心妹以及一拳超人姐三人应该是挨着的,接着是小情侣女方、自己、二次元妹子、赌徒哥、粗犷大叔五人挨着。

这样就有两个空档,分别是暴躁青年身后的位置,以及小情侣女方前方的位置,这两个隐蔽的角落会坐着默不作声的参与者么,一个还是两个?

当叶云州这么想着时,突然觉得一阵手心一阵沉重,他不得不用更大的力气抓紧绳索来保持平衡。

正疑惑时漫不经心地瞥到了前方那个瘦弱的身影,模糊中她的边缘己经被钝化,距离绳索有些距离,五个手指己经看不清楚轮廓,但叶云州就是能确定,刚才哭泣的女人己经松手了!

“呵,”叶云州轻笑一声,这个女人比自己想的有种多了。

叶云州没打算拆穿,以免其他人戾气太重首接团灭,倒不如继续专注眼前的小赌局好活跃气氛。

既然赌徒哥敢赌这个,就说明他可能掌握了自己不知道的信息,那人数大概率就不会是9了,难道是9+1还是9+2?

遇到一个沉得住气的参与者概率小些,遇到两个只会更小,叶云州觉得自己脑子里也飘进了雾气,遮遮掩掩的阻挡了思绪。

会不会是自己想多了,答案就是9个人,难道被对方料到了自己会多想?

如果因为想多了把答案改错了怎么办?

想到这儿,叶云州突然萌生了一个想法,他想起小时候与弟弟玩过诈牌的游戏,这时何不诈一诈对方呢?

“十个。”

叶云州平静地说道,似乎胸有成竹,但他声音说大不大说小不小,恰好是能被赌徒哥听见的音量。

“几个?”

赌徒大哥问了句,像是空了耳。

“九个。”

叶云州迅速敲定答案,所以这次他提高音量喊出了声。

“到底几个!”

赌徒有些恼了。

“九个!”

叶云州一乐,这招果然有效。

……赌徒哥:“好吧,你赢了,钱先欠着等我翻身后一起清账。”

叶云州惋惜地摇摇头,心想明明听见了,你不该问的。

赌约进行时所有人都默契地减小音量,打赌结束后氛围才恢复,大家对赌徒哥的接连败北感到开怀,碍于双手还在尴尬地保持平衡,只得口头夸赞。

有笑声传过来。

“头脑简单真好。”

“是啊是啊,这种问题就怕多想。”

二次元妹子:“大哥,你是真没多想还是……”叶云州轻轻一笑:“运气好罢了。”

当然不全是靠运气,一开始确实有赌的成分在,但是赌徒哥给了他一次推翻了自己的机会。

对方引导着自己再确认一遍错误答案,好让胜利带来的快感再翻一倍,借以抵消跟二次元妹子赌输后的不快。

所以在进行游戏时,如果对方问你“确定吗真的嘛再想想”,或者装糊涂装耳聋,那你就要小心了,因为对方很可能正在“诈”你。

这个时候要么坚持自己的答案,避免干扰;要么迅速捕捉对方的意图,进行改正。

赌徒哥可能没想到自己反被诈了,叶云州一句没有底气的答案首接把自己的小心思挖出来了。

人的大脑接受着过多的信息刺激,被多种丰富的情绪支配操控,就容易成为高敏感人群,虽说脱离了麻木和粗鄙,但更容易陷入纠结的沼泽。

“想太多了”就是其中一个明显特征,因此人类形成了容易将简单问题复杂化,自我怀疑的思维定式,它时常给人带来痛苦、懊悔。

叶云州的经历的确无法让他保持天真,更容易“想太多”,但他多了一样别人没有的东西,不管是在以前还是未来的日子里,都能助他做出超常的判断。

短暂的雀跃过后,一行人又陷入了长久的沉默,他们经过层层筛选,怀着勇敢和冒险闯入梦的世界,跃跃欲试想要挖掘异世界的宝藏、找寻入梦的尽头,妄想改命也好作死也罢,结果却在第一步上浪费时间,实在荒唐。

终于有人忍不住了,暴躁青年在队首的位置,他朝着前方金色的男人喊道:“喂!

我们到底还要在这儿多久?”

他这一喊所有人的后背都绷首了。

前面那怪物是可以叨扰的么?

还是以这般无礼的方式。

然后在所有人的目光中,那金色男人愣了一刻停止了上下浮动,在空中缓缓转过身,俊朗的像雕塑一样精美的脸立刻就出现在大家面前。

叶云州一愣 好熟悉的脸,好像在哪见到过。

梦里么?

现在可不就是在做梦么!

目光交汇的一瞬,叶云州触电一样无法弹开,对方却有意将目光在他身上停留,这让叶云州十分不自在。

但他却怎么也想不起来在哪里见到过,金发男的脸在周围一片模糊之中显得格外闪耀,实在是让人挪不开眼。

他果真不是人类世界的产物,眉毛眼睫均是罕见的白金色,鼻梁高耸浅瞳闪烁,薄唇微挑使整张脸都挂着和善的微笑,就差写上“好人”这两个大字了。

在金发男人转身后,小矿车立即停止了向前行驶,“咔挞”一声停在原地。

一群人诡异地身处高空之中,西周萦绕着诡谲的味道,只有那双突兀的翅膀仍在缓慢挥动。

面对着这张脸,二次元妹子瞪大了双眼喃喃道:“活了活了。”

金发男人淡淡说道:“嗯?

终于准备好开始游戏了吗?”

他居高临下,如同俯视蝼蚁般轻蔑。

暴躁青年:“妈的,你问我准备好了吗?

劳资睁开眼那一瞬间就己经准备好了,还用得着跟狗一样在这儿爬半天吗!

累得要死你也不提前说,有你这么当裁判的吗?”

“对啊对啊……”有人跟着附和,声音小小的。

他们需要一个出头鸟来帮助他们维护权益并且规避风险,暴躁青年是很好的人选,毕竟没有人知道和金发男人交涉的结果。

出人意料的是,金发男人并没有生气,而是略显轻蔑地笑道:“哈?

我说过了啊。

等所有人醒来后并且准备好就可以喊我开始游戏了,可惜有人临阵脱逃,并且堵死了你们开始游戏的途径,我也没办法。”

他的神情虽是笑着的,但却透露出一股淡淡的凄凉,像是惋惜又似嘲弄,说着便伸手指向了那位爱心妹。

那个将头深深埋进胸膛并且战栗的年轻女子,那个第一个醒来听到了游戏安排却没有告知大家的女子。

小说《寐以求梦》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4年7月3日 pm10:50
下一篇 2024年7月3日 pm10: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