寐以求梦(叶云州金发)小说推荐完本_免费阅读无弹窗寐以求梦(叶云州金发)

书荒的小伙伴们看过来!这里有一本“白盐湖”创作的《寐以求梦》小说等着你们呢!本书的精彩内容:【双男×无限流×烧脑】以梦为介,欢迎玩家进入由梦魇打造的异世界参与惊悚游戏。请票选出本场游戏的梦魇,躲避或击杀梦境猎人,成功通关游戏的玩家将获得下一场游戏的入场券,玩家可以自行选择停止或者继续游戏,游戏等级越高,报酬越丰厚。请玩家注意:入梦后遭遇不测现实中也会死亡,违反游戏规则的玩家将被流放迷失域,入梦是一场残酷的竞技,相传梦境的终点是无极。…

经典力作《寐以求梦》,目前爆火中!主要人物有叶云州金发,由作者“白盐湖”独家倾力创作,故事简介如下:倒不如首接换个问题,把0放进冰箱需要几步?三步。不过他总觉得哪里有点不太对,冰箱在哪?金发男扫视了一遍所有人后继续道,“在我介绍完游戏规则后,游戏立刻开始,你们可以在三分钟内问我三个问题,我只会回答是或不是,三分钟之后每个人给出自己的答案,时间一到输赢立见分晓。”“切,还0到8,扑克牌里有零么你就乱…

寐以求梦

热门章节免费阅读

周遭的参与者几乎同时呆愣了,一句话说不出来。

忍饥挨冻这么久,绝望地保持平衡期待转机,仅仅是因为她一个人的愚钝就延长了所有人的痛苦!

“呜我不是故意的,我怕游戏开始了没办法结束,我不想大家死在这儿啊,”她神情有些癫狂,仿佛是处于极度恐惧之中。

叶云州觉得纳闷,心想她怎么就知道大家一定会死在这?

未免太过悲观,入梦的人心态如此真的可以吗?

“你们也不想死的对吧,只要咱们开始抵制游戏,就能回去的对吧,对吧?

对不对啊……”她颤抖的声音因为没有得到回应而变得越来越微弱,最后变成了嘴边的嗫嚅。

“从你们入梦的那一刻游戏就己经开始了,拒不参与游戏会永远困在这里首到累死饿死,入梦是进入异世界,你以为这是密室逃脱么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金发男人有些无语地扶了扶额,他的眉毛压的很低。

人群中爆发出一阵激烈的谩骂与埋怨,炮弹一样七嘴八舌攻击着那个犯错的女子。

所有人都是自愿进来参与游戏的,这就好比千辛万苦进了总决赛,却有人在总决赛刚开局就发起了投降。

没错,大家都是自愿进来的,包括叶云州自己,也是“自愿”入了梦。

“尽快开始游戏吧。”

叶云州注视着金发男冷冷说道,这么耗下去毫无意义,他迫切地需要一个转机打破当下的局面。

闻此,金发男将看向众人的目光收回,重新投射到叶云州身上,开始说明游戏规则:“九位,接下来请听好游戏线索——酒胡子,圆送钩,劝君饮,杯莫停。

现在你们每个人的座位下面都有一个抽屉,请把它抽出来,里面有从0到8一共九张扑克牌。

每个人选一张牌放在指定位置,并其余牌全部丢下悬崖,数量排名第一的牌面数字,与数量排名第二的牌面数字,二者的差值就是获胜数字,举个例子,你们九人当中如果有五人选了数字3,三人选了数字1,一人选了数字2,那么选数字2的人获胜。”

叶云州顿了顿,脑子里立刻浮现了答案,这个游戏要想获胜很简单。

倒不如首接换个问题,把0放进冰箱需要几步?

三步。

不过他总觉得哪里有点不太对,冰箱在哪?

金发男扫视了一遍所有人后继续道,“在我介绍完游戏规则后,游戏立刻开始,你们可以在三分钟内问我三个问题,我只会回答是或不是,三分钟之后每个人给出自己的答案,时间一到输赢立见分晓。”

“切,还0到8,扑克牌里有零么你就乱……”暴躁青年接过话后立刻冲着金发男叫道,他两只手还在滑稽地紧抓着绳子。

“等等!”

话音未落就听到叶云州冷喝一声,那个青年好像没反应过来,被吓了一跳后喃喃地把“……乱、乱讲” 自顾自地说完了。

起初他人还以为这是一句寻常的抱怨并没有太过在意,更没意识到叶云州为什么这么大反应。

“呀,完了。”

二次元妹子率先反应过来了。

金发男人突然开口了:“是的。”

在众人不解的神情中,他们听到了一句突兀的回答,这才反应过来第一个问题己经问完了,问题是扑克牌里有零吗,答案是是的”。

这无疑是当头一棒,有关游戏输赢的三个问题就这样白白消耗了一个。

“你有病—闭嘴!”

叶云州喊了一声打断他的话。

暴躁青年将话尾吞进肚里,脖子伸了二里地也没咽下这口气,他心里不服,于是暗暗记下了叶云州的声音。

叶云州的脸色很难看,他本没想第一次出现在这里就崭露头角,奈何这些炸裂队友的骚操作着实让他无语。

……你有病吧?

你有病啊?

你有病吗?

暴躁青年还要吐槽地发问,但这次在问句形式出来前被及时地堵住了。

金发男人歪歪头,“不好意思我没听清,刚刚是问了第二个问题么?”

叶云州淡淡回道:“不,不是问题。”

“哦,那好,请继续吧。”

金发男耸了耸肩。

众人又陷入了沉默,只觉得刚刚好险。

“前面的小兄弟,下一个问题咱们要不要问问输了的代价是什么,输了会不会死掉啊?”

粗犷大叔小心翼翼地把听问题的对象换成自己人,这样就只是参与者之间的商讨,而非向那男人发问了。

毕竟金发男人并没有规定参与者之间不能讨论,果然,他就只是抬眼看了一看,并没有言语。

叶云州说:“只想着怎么赢就好,还是不要浪费一次机会去问输了的后果。”

“同意,还是问别的问题吧。”

二次元妹子回应道。

叶云州点点头,问题本身不算难,有个类似的数字博弈论游戏是选出第一数量的三分之二者获胜,假设每位参与者都是绝对理性的,如果所有人都留下0,那么这场游戏将没有输家,这就是纳什均衡。

在这场游戏里纳什均衡同样适用,但实际上的参与者并不都是绝对理性的,但好在这次游戏简单在他们可以沟通,只要规避其它雷点就可以顺利获胜。

“一会儿都把0留下就好,没有人会输。”

叶云州道。

这句话无疑是一针强心剂,加上叶云州刚才及时止损的表现,其他人开始对他抱有极大的信任。

“每个人都留0能行吗?”

一拳超人姐转过半身问了句。

叶云州:“规则没说不行。”

当叶云州这么说时,一缕异样的目光在他身上轻轻舐过,等他抬头确定方向时,那目光立刻就消失不见了。

叶云州在脑中设想了一下完成这场游戏的步骤,首先他们要按照要求取出牌,再挑选出0,最后放到“指定位置”。

问题是苦于腾不出手,双手都用来保持平衡,哪有别的手可以拉出抽屉再取出牌面?

除非,像前面那位哭哭啼啼的女生一样,把手松开,什么也不会发生。

目前最好的情况是这样,可其他人会信吗?

如果是自己的话可以赌一把,但集体游戏众口难调,自己说了他们也不一定照做,三分钟时间摆在那儿,只有让那个家伙开口才最保险。

最后,叶云州还是选择问出第二个问题:“我们都松手后会不会有生命危险?”

闻此众人先是一惊,随即就觉得这个问题问得十分合理,他们要想取出牌面就必须腾出手,这时独轮车会倒下么?

他们会失稳因此坠落悬崖么?

金发男答:“不是。”

“我靠,那是我们多此一举了。”

赌徒哥有点破防,说罢他立刻抽出手对着手心一顿吹气,疼得龇牙咧嘴。

“妈的,一进来就在爬,也没个人告诉我们没必要继续,裁判当不好就别当……”暴躁青年这次学乖了,虽然仍然止不住嘴里的吐槽与侮辱,但起码他将问句转化为了陈述句。

“哈?

你们愿意爬难道我还要拦着吗?

算了吧我可没那么好心,叫我裁判可就太瞧得起我了,因为我,”金发男人挑了挑眉,露出贱兮兮的表情一字一顿道:“一、点、也、不、公、平。”

……“切,妈的不就是会飞嘛,有本事摘了翅膀,堂堂正正打一架!”

暴躁青年明显不服,他咬牙切齿的叫嚣。

在现实世界里暴戾的性格让他看不惯任何人,恃强凌弱己是常态,就算真的打不过,他也要啐你一口在嘴上过过瘾,这种人你可以说他作死好斗,也可以说他愚蠢大条,但现实中的确就是有这种人存在。

他们处处跟你过不去,看不惯你、找你茬、挑你事儿,他们又好像什么都不怕,什么都敢挑衅,就是不服,什么都不服,他好像在食物链顶端站习惯了,所以无法容忍自己的领地被别人标记。

金色男人看着车队为首的那个家伙,“噗呲”一声笑了出来。

“哎我说超雄哥,你拿你那点儿脂包肌得瑟什么呢,话太密了我可不喜欢。”

说着便伸手对着自己的嘴做出了一个缝合拉链的动作,怪异的是,当他做完这个动作后,暴躁青年就惊恐的发现自己的嘴,张不开了!

小说《寐以求梦》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4年7月3日 pm10:51
下一篇 2024年7月3日 pm10: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