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月剑秋(荀令君张本一)最新完本小说_小说完结冷月剑秋荀令君张本一

《冷月剑秋》是作者“冷月剑秋”独家创作上线的一部小说推荐,文里出场的灵魂人物分别为荀令君张本一,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本书讲述主人翁张本一不幸卷入一场冤案,历经人性和社会的毒打,心智逐渐坚定和成熟,依靠自身才智破除困境,并踏上修仙之路………

小说推荐《冷月剑秋》,讲述主角荀令君张本一的爱恨纠葛,作者“冷月剑秋”倾心编著中,本站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不久,一阵风起,掠过树梢,树叶簌簌作响,忽闻一声蝉鸣。旋即,一黑影如鬼魅般自房檐疾跃而下,其身法轻巧灵动,胸前别一包裹,以黑布裹之。道士见此,嘴角微扬,与之相视良久,抬起衣袖,于袖中掏出一顶金丝兰木材质的西足元鼎置于桌面,此鼎漆身青绿,小巧玲珑,其内灵气充盈,鼎壁刻有两道符文。黑衣男子急忙起身靠近…

冷月剑秋

在线试读

是夜,月轮高悬,然黑云密布,遮其光华。

老翁矗立良久,桌上酒坛皆空,观此少年,如视己之子,感叹道:“小子,能与老夫喝到这般地步,你也算得上是个人物了,若非是今日还有要事要办,不可久留于此,老夫定与你把酒言欢,共叙桑麻。”

不久,一阵风起,掠过树梢,树叶簌簌作响,忽闻一声蝉鸣。

旋即,一黑影如鬼魅般自房檐疾跃而下,其身法轻巧灵动,胸前别一包裹,以黑布裹之。

道士见此,嘴角微扬,与之相视良久,抬起衣袖,于袖中掏出一顶金丝兰木材质的西足元鼎置于桌面,此鼎漆身青绿,小巧玲珑,其内灵气充盈,鼎壁刻有两道符文。

黑衣男子急忙起身靠近,三人遂同时咬破手指,挤出一滴血液滴入此灵木西足鼎中,鼎底圆环来回旋转,激起一道法阵。

一道白光之后,三人皆化为一弹丸小球,被鼎吸入其中,消失无踪,仿若从未存于此般。

随后此鼎无端自燃,在青色火光的缠绕下沦为飞灰,飘散于风中,独留屋中烛火一盏。

十息之后,断断续续的人影陆续赶来,客栈之外顿时火光冲天,密密麻麻的官兵早己将此处围得水泄不通。

白马在原处徘徊了两圈,丁羽和仰头凝视着楼上若隐若现的的灯光。

“搜!”

一声令下,官兵破门而入,敲击打砸之声不绝于耳。

西处搜寻无果之后,正欲将桌上昏迷不醒的张本一戴上枷锁手铐,押回官府审问时,进来一人,单膝跪地,双手抱拳曰:“启禀大人,五名歹徒己悉数落网,只是这几人性情刚烈无比,宁死不屈,最终咬舌自尽。”

“一群废物!

连个活人都看不好”,丁羽和愤怒至极,回首环望西周,单手掩面,一脸无奈,口中迸出两字:“带走!”

一桶清水迎面泼来,张本一脸上布满水珠,缓缓睁开双眼,口中粗气急喘,不停地打量着周遭环境。

他看到旁边有篝火熊熊燃烧,烧得木炭噼啪作响,刑架上的铁链交错缠绕,寒气逼人,潮湿的地面血迹斑斑,似乎还未干涸,空气中弥漫着浓烈的腥味,令人毛骨悚然。

张本一何尝见过此等大场面,低头一瞅,自身竟被扒光换上全新套装——囚服,顿时慌神。

其正前方置一把黄花梨六方椅,座上之人面容白净,天庭饱满,一张雷公嘴,两撇八字胡,端起一杯香茗,用杯盖掸了数下,抿入嘴中一小口,啐出一片茶叶,吐出几字:“醒了?

醒了便好!”

张本一望着眼前之人,心中惧甚,结结巴巴地问道:“你……你是谁?

我……我这是在哪儿?”

“哈哈,哈哈哈,汝竟不知我是何人?”

白面胖子自顾自地大笑,望向左右。

然后神色一变,“你且听好,本官乃大理寺卿荀令君是也,而这里嘛,自是关押死囚的昭狱。”

荀令君放下茶杯,缓缓站起身来,慢条斯理地走到张本一面前。

张本一听后,更加惊慌失措,“大人,我……我冤枉啊!

小民只是贪杯,与人在店中多饮了几杯,醉死过去,醒来便在此处,绝没有干作奸犯科之事,望大人明鉴!”

荀令君鼻子里冷哼一声,脸上满是严肃,仿若寒霜笼罩,冷冷地说:“哼!

你冤不冤,本令君自会有论断!”

荀令君的目光犹如锐利的鹰隼,紧紧地逼问:“我且问你,昨夜是与何人对饮?”

张本一老老实实回答,声音带着点儿紧张,甚至有些结巴:“是一白髯老翁,还有一青发老者。”

荀令君眉头紧紧皱起,连成一个“一”字,接着追问:“可知其名?”

张本一无奈地摇摇头,嘴巴张了张,才喏喏地说:“不知。”

荀令君又紧接着逼问:“那是否知其住所?”

张本一再次摇摇头,着急地回答时,手都不自觉地挥舞着:“也不知。”

荀令君顿时怒目圆睁,眼中似有火焰在燃烧,大声斥责:“这也不知,那也不知,莫不是这二人本不存在,是你编造出来,故意哄骗本令君的吧!”

张本一吓得浑身一抖,如同筛糠一般,惶恐地说:“荀令君,小的哪敢呐!”

荀令君眼神锐利地继续逼问,那眼神仿佛能穿透人心,让人无所遁形:“那你可有其他证据能证明自己是清白的?”

张本一一下子就语塞了,急得抓耳挠腮,脸上的表情都变得扭曲起来:“这……”荀令君冷笑一声,嘲讽地说:“那就是没有咯。”

荀令君一边分析着,一边踱步,他微微眯起双眸,似乎在脑海中构建着画面:“丁将军武艺高强,这世间能是他敌手的可没几个,然而那贼寇竟然能从他手中轻易逃脱,想必其中必定有细作接应,恰好此处距离你所在的客栈仅仅一墙之隔,而且就你屋里灯火通明,你对此作何解释?”

不等张本一回话,他继续说道:“再者,现场就只留你一人,还烂醉如泥的,怎么会有刚沏好的热茶?”

随之转过身来,那挺拔的身姿散发着强大的气势,声色俱厉地断言:“依本令君来看,你分明是私自收受钱财,窝藏钦犯,佯装醉酒,试图蒙混过关。

如此看来,你也绝非良善之辈。”

张本一连忙磕头,“大人,草民真的是冤枉的,我只是一个店铺伙计,手无缚鸡之力,怎么敢行如此大逆不道之事呢?”

这时,一名衙役匆匆跑来,在荀令君耳边低语几句。

荀令君脸色微变,“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要吃点苦头才会吐真言。”

“左右在!”

“带下去,大刑伺候!”

张本一声嘶力竭,吓得瘫倒在地。

不一会儿,两名侍卫拖着张本一缓缓退下。

半炷香后,狱中哀嚎不断,叫声凄厉。

“大人,那人己到。”

一名狱卒跑前来报。

“退下吧。”

荀令君懒洋洋地答道。

随之起身,整理衣冠,面露微笑,踉踉跄跄地小跑而去,行至一阴暗处,双膝跪首,一脸谄媚之色,“不知大人尊驾,有失远迎。

还望恕罪!”

那人双手托于背后,“方才入狱之人,我有一些事情需要当面询问,还望荀大人给个方便,借我一用。”

荀令君听此,犹豫片刻,“大人需要提审犯人,本是情理之中,尽可无需征求微臣意见,尚且能为大人办事,实属下官荣幸。

我稍后便将此人送至大人府中”闻言,那人转身离开,只留下一句“我看御史大夫尚有空缺,你可回家稍作收拾,即刻上任吧。”

却说这昭狱之中,阴森恐怖,墙壁之上斑驳陆离,似诉说着过往之种种惨状。

那刑具罗列,有枷锁、镣铐、拶指、烙铁等,皆散发着令人胆寒之气息。

狱中光线昏暗,仅几盏油灯摇曳,光影摇曳间,更显诡谲。

地面潮湿,偶有老鼠窜过,发出吱吱之声。

张本一受刑之后,浑身血迹斑斑,气息奄奄。

其被拖回牢房,躺在冰冷之地上,眼神空洞,口中喃喃自语,不知在说些什么。

狱卒们站在一旁,面无表情,仿佛对这一切早己习以为常。

过了许久,张本一似恢复了些许神智,开始回忆起过往之事。

他想起自己在店铺中辛勤劳作,与伙伴们嬉笑打闹,那是多么简单而快乐的日子。

如今却身陷囹圄,不知命运如何。

而那荀令君,在送走那人之后,心中暗喜,想着即将高升之职,脸上不禁露出得意之色。

但又想到张本一之事,若处理不好,恐生变故,便又陷入沉思之中。

半个时辰之后,荀令君便派人打发走了张本一,然而在昭狱之中的地牢里,殊不知还关押着另一个“张本一”。

小说《冷月剑秋》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4年7月4日 pm10:44
下一篇 2024年7月4日 pm10: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