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小说推荐十二层楼程玉罗程甲_十二层楼(程玉罗程甲)无弹窗免费阅读

小说推荐《十二层楼》震撼来袭,此文是作者“异步电极”的精编之作,故事中的主要人物有程玉罗程甲,小说中具体讲述了:皇都镇妖司有一座十二层的镇妖楼。妖邪一旦入楼,楼内缚灵阵令其有进无出。镇妖楼内分别关押着以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癸来划分力量级别的妖邪,癸为最下,甲为最上。“既然是以十支天干定级,那应该只有十层楼呀,为什么是十二层?”“因为甲字以上,无法定级。它们是超越妖邪的存在,就连镇妖司的初代指挥使都无法保证能将其捉入镇妖楼。目前,第十一层和第十二层楼还是空的。”…

主角是程玉罗程甲的小说推荐《十二层楼》,是近期深得读者青睐的一篇小说推荐,作者“异步电极”所著,主要讲述的是:入夜后的程家村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就连天上也看不见几颗亮着的星星先前夏至,还能听到几声路边的蝉鸣,如今己是深秋,家家户户又都熄灯得早,一间间黑黢黢的村房就像藏着什么可怖妖怪的洞穴村里倒夜香的程甲推着粪车顺着村里的一处偏僻的羊肠小道走,这条路是他寻到的一处近路,故而每当挨家挨户地收集完夜香,他都推着粪车从往这里去村外可今夜不知道是错觉还是怎么,总觉得身后有一阵脚步声跟着自己而且村子里一片…

十二层楼

免费试读

入夜后的程家村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就连天上也看不见几颗亮着的星星。

先前夏至,还能听到几声路边的蝉鸣,如今己是深秋,家家户户又都熄灯得早,一间间黑黢黢的村房就像藏着什么可怖妖怪的洞穴。

村里倒夜香的程甲推着粪车顺着村里的一处偏僻的羊肠小道走,这条路是他寻到的一处近路,故而每当挨家挨户地收集完夜香,他都推着粪车从往这里去村外。

可今夜不知道是错觉还是怎么,总觉得身后有一阵脚步声跟着自己。

而且村子里一片寂静,所以那声音显得格外真切,仿佛就在他耳边。

咚,咚,咚……像什么东西敲击在砖石上。

但每次等他回头一看,周围却又什么都没有,声音也戛然而止了。

程甲小声嘟囔着:“邪了门了,这到底什么声音……”如此反复几次,令他百思不得其解。

身后别说人了,就连鬼影都没一个,可偏偏就在他转过身打算继续推粪车的时候,那声音又来了。

他自顾自地安慰着自己应该想多了,可架不住这声音来来回回地出现又消失,让他心里忐忑不安,毕竟现在是子夜了。

都说子夜时分,是魑魅魍魉,百鬼夜行的时刻。

可他转念又想,他们这儿老话都说倒夜香的和打更的不容易遇见邪门事,原因是夜香郎挑着的是带有阳气的秽物,而更夫一敲锣能让人恢复神志,一些脏东西便不敢近身。

况且程甲挑了这许多年夜香,从未经历过什么邪门的事,这也让这些老话多了几分可信度,所以他理所应当地认为应该是有人在恶作剧。

所以,在那脚步声再度响起的时候,他假装是腰间的荷包掉了,用余光往身后看去。

这一看,吓得他差点魂儿都没了。

天衍三年,圣武帝继位,改国号为夔。

年轻的新帝甫一继位,便大刀阔斧推行新政改革,实行富国强兵之策,意喻震慑环伺大夔的诸国。

事实上,变法的效果虽有,但官府兵强马壮之时,却予民众以苛捐杂税,使民苦于役,因此民间怨声载道者甚繁。

甚至,圣武帝不顾民间崇佛尚道的氛围,不仅敕令工部停止修葺前朝未竟的几座大佛寺,还下令拆除了一些道观。

这让民愤更盛的同时,没了佛光压制,也涌出一大批精怪妖邪现世。

天光蒙蒙亮,程家村一片寂静。

程玉罗是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给吵醒的,她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打了个哈欠。

这寅时还没到,村里的鸡都还没开始打鸣呢。

“来了来了!”

程玉罗应了一声便披上外衣往院门口走去,内心一阵烦躁,心里念叨着最好是有天大的事扰她清梦。

打开门一看,门外两张焦急的脸探了过来,是他们村东头的程乙和程丙。

这一户程家一共三个儿子,分别是老大程甲,是村里的夜香郎,老二程乙,做点行脚生意,老三程丙,在家耕田。

程乙看见程玉罗像看见救星一样,一把揪住程玉罗的袖子,急匆匆地说道:“玉罗,你快去看看我大哥吧!

他从昨晚倒夜香回来就开始不正常了!

怕是撞邪了!”

程甲?

不是村里的夜香郎吗?

虽然他们见得面也不多,但印象里程甲是个没什么特点的中年男人。

面相老实本分,又因为做的是特殊的活计,也不怎么跟人说话交流,亦无妻子儿女。

程玉罗被程乙的破锣嗓子吼得回过神来,本来昏昏沉沉的脑子,一下子便清醒了,安慰他道:“乙叔你慢点说,程甲叔怎么了?”

“昨晚他……他…….哎呀!!!”

程丙看程乙蛄蛹半天说不出来一个有用的字,于是把他拉开:“你起来吧你,我来说!!!”

程丙一边拉着程玉罗往他家走,一边在路上对她说了自家大哥的情况。

他说自家大哥自从昨晚收夜香回来,人便跟疯了一般,一首嚷嚷着有鬼有鬼,问他什么也不说,只缩头蹲在屋中的角落里,谁叫都不理,像被活活吓疯了。

程玉罗听程丙的意思,感觉程甲应该是中邪了。

但具体是什么情况,还得跟着他们去程家看看。

她心下有了判断,也好帮程甲驱邪。

程玉罗何许人也?

乃是程家村捉妖除魔一把好手。

村里有谁家撞邪了,都会请她去看一看。

街坊邻居都说,小姑娘看上去眉清目秀,文文弱弱的,一出手便能镇住邪祟,一定有了不得的本事在身上。

如今世道,也不知怎么,竟是妖魔横行。

世人皆传,这是乱世的开端,是当今圣人不敬天地、罔顾人言的后果。

程玉罗自是不懂这些,但她的阿爹却的的确确是被妖害死的,还是她亲眼目睹,那一年,她才八岁。

因此她对这些害人的妖魔恨之入骨。

那时八岁的程玉罗,母亲早因生她难产而死,父亲又被妖所害,至此双亲尽失。

幸亏后来遇到一个云游至程家村的便宜师父,教了她几年茅山之术,虽说那些肯定是打不过那些有点儿道行的精怪,但应付寻常的小妖足矣。

于是程玉罗便随着师父接点捉妖除障的生意,也勉强能糊口。

可惜这个便宜师父也在她十三岁的时候不知道去哪云游了,总之某天她一觉醒来,就见到桌子上有一张字条,上面歪七扭八地写着几个大字:缘分己尽,老子走了。

她是知道他师父那不着调的性子的,不得不承认,这下她又孤家寡人一个了。

茅山之术,是道家门内一派极偏门的功夫,能流传下来的东西也不多,因此师父教她的也有限,自是比不上当今博山一脉传承深远。

虽说程玉罗于道法一门只学了个皮毛,但也知道,若一个人被妖魔鬼怪迷了心智,那就要对症下药,把那害人的东西找出来,缠在人身上的魇自可除去。

没走多久,程玉罗就跟随程乙和程丙来到他们家的院子里。

程甲无妻子和儿女,因此住在最东面的一间较小的房子里,把稍大的屋子给弟弟和弟媳住。

她一推开程甲的屋门,便看到程甲蜷缩在床角,双臂抱膝,头深深埋了进去,身上还止不住地发抖。

看样子确实被吓的不轻。

程玉罗一边走向程甲,一边环顾程甲这间屋子。

乡野间的房子建的都非常平矮,也向来不怎么讲究,只要大体垒得挡风挡雨,其他的都可以再添。

但即便如此,她也觉得程甲这间屋子有些太暗了。

不说朝向问题,即便是朝北的房子不怎么见阳光,也没有这么暗的道理。

更何况程甲的房子是朝东的,平日多少也能见一些阳光。

现在这秋高气爽的天气,反倒显得更加奇怪了。

这周围的空气中,有一层薄纱似得雾一般笼罩弥漫着,还带了一股莫名的腐臭味。

程甲明明能听到她进来,却仍然不抬头看一眼,还是兀自埋着头。

程玉罗回头看了一眼扒在门边不敢进来的程家人,心里有些无语,有这么吓人吗?

她走到程甲床边,对着他轻轻唤道:“程大叔,程大叔?

我是玉罗,我来看看你,你没事吧?”

程玉罗的手刚要抚上程甲的肩膀,就看到程甲动了。

只见程甲缓缓将头抬了起来,正对着程玉罗的那双眼睛里根本没有一丝眼白,嘴角一裂便裂到了耳后。

“程玉罗,找到你了。”

程玉罗心下一凛,这不是程甲。

小说《十二层楼》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4年7月4日 pm10:58
下一篇 2024年7月4日 pm10: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