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免费小说黑神话:齐天(玄奘玄奘)_黑神话:齐天(玄奘玄奘)免费完结版小说

以玄奘玄奘为主角的小说推荐《黑神话:齐天》,是由网文大神“小乐大哈”所著的,文章内容一波三折,十分虐心,小说无错版梗概:猴子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是齐天大圣。更没有想过他是所谓的天命人。他只是想长生,在授业恩师膝下,做一只普普通通的的猴子。直到他遇到了一个爱讲故事的人……“你们一定都听过,关于他的故事。”“有人说,他帮唐僧取到了真经,封了斗战胜佛,从此,留在了灵山。”“也有人说……”“那个成佛的,根本不是他,真正的他,早就死在了西行路上!”“还有人说……西游,从来都没有发生过。”“而他,只不过是说书人杜撰的一只……猴子!”直到后来,他才明白。他只想长生,便不得长生,只有让神佛皆惧!他只想安稳,便不得安稳,只有搅得寰宇倾颓!他不愿做齐天大圣,却不得不做那齐天大圣!可是……他所明白的,他所做的选择,真的对吗?白骨之后,重走西游!…

黑神话:齐天

玄奘玄奘是小说推荐《黑神话:齐天》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作者“小乐大哈”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梗概:老者掩嘴又咳嗽不止,少时,方才好转“我自知时日无多,有一点,你且记下”“你若通法性,会得根源,注得神体,却只是防备着‘三灾利害’”猴子听罢,暗道梦中菩提祖师,也曾提过“三灾利害”思忖良久,却仍遵循梦中的回答,复述一遍“师父之言谬矣我常闻道高德隆,与天同寿;水火既济,百病不生,却怎么有个‘三灾利害’?”老者道:“此乃非常之道,夺天地造化,侵日月之玄机;丹成之后,鬼神难容”“天降雷灾打你…

黑神话:齐天 阅读最新章节

夜幕将近,猴子跟女孩儿行至山庄,一路上,只有猴子和女孩儿说话交流,而随行大人,一言不发。

山庄缘不在长安城,只在长安西南十余里,道路崎岖,荆棘遍布,到了山庄,方才豁然开朗,名曰:千红山庄。

山庄门前拐角,有一处神龛,蛛网密布,却无香火,只留旁边,放着一只冷香。

那猴子见了,心想到老者的警言,便拾起冷香,借火点燃,搅了蛛网,恭恭敬敬地拜了三拜,方才插上香炉。

女孩儿见他这般模样,噗嗤笑出声。

“小哥哥缘是个烧香拜佛的人哩。”

猴子赔笑道:“早些年拜得山门,师父叮嘱,未敢忘却。”

女孩儿听闻猴子有师承,若有所思,开口问道。

“不知小哥哥拜得哪座名山?

师承何方高人?”

猴子暗道不好,师父曾经叮嘱过,莫说出名讳,如今竟然失言,险些说错!

而后,猴子方才想起,招呼猴子不要泄露名讳的,乃是梦中菩提祖师,而此番,师父并未告诫。

只是斯人己逝,猴子不觉神伤。

片刻,随即打了个哈哈,将这事掩盖过去。

行至山庄之内,其中富丽堂皇,珍奇异树,曲水流觞,等猴子等人到时,早己备好饭菜。

女孩儿将猴子引至大堂,有一老妪坐于上位。

猴子和老妪相互行了个礼,便要开宴。

“老太君莫怪,俺相貌丑陋,不便与两位同席。”

猴子只是个猢狲相,使衣帽蔽体,才与人相似,故此推脱。

“无妨,无妨,众生平等,哪里有个‘不便’之理?”

老妪笑着答道,女孩儿也跟着附和。

“这年头,奇人异事倒是见得多了,我倒是好奇,你是个甚么模样。”

猴子这才谢了好意,将衣帽脱下来。

衣帽刚脱,便听得“咣当”一声,循声看去,原是老妪的拐杖倒在地上。

猴子忙拾起拐杖,谨献老妪,赔礼道。

“是俺的不是,吓煞两位。”

老妪连连摆手,忙说“不妨事”。

却暗中与女孩相互对视。

随后老妪试探地问道。

“不知小修士,姓甚名谁呀?”

猴子心想,俺这世,自从拜师,还没个名号,只记得梦中叫“孙悟空”,既是经历一世,自己亦是猢狲,不如就随了姓氏,便答道。

“俺姓孙……”正欲说下文,忽见老妪面露惊恐之色,猛然起身,捏紧了手中拐杖。

“老太君怎得如此?”

猴子问道。

老妪说道:“无妨,不过是与我那故人有些相似。”

随后,与女孩儿相视一眼,意味深长。

猴子闻言,来了兴致,问道。

“怎么?

老太君,也曾认识一只猴子?”

老妪听后哈哈大笑。

“早在贞观年间,坊间传闻,不正是有个姓孙的猴子,陪着玄奘法师,西行取经了么?”

听罢此话,猴子忙道。

“老太君此言,真有其事?”

老妪笑着摇摇头。

“你这小修士,竟也当真?

玄奘法师西行求经到有其事,只是那只猴子……”老妪轻蔑地笑了笑。

“约莫是世人杜撰出来的一只猴子而己!”

猴子心中暗暗奇怪。

自己梦中经历,也与老妪所说玄奘西行吻合,怎生又没有那只猴子?

若真没那孙行者,自己梦中经历的又作何解释?

便问道:“听说西行之路妖魔横生,没了孙行者,那和尚如何去得了西天?”

老妪笑道:“即号称玄奘法师,想必那和尚也有些道行。”

猴子闻言,乐着摆摆手,连连否认。

“非也非也,你这个老太君,也怕是糊涂了,饶是他习得佛法,有些神通,但也只是凡人,如何降妖除魔?”

老妪却哈哈大笑起来。

“佛法?

不过是那法师得了些道行而己,若真有神佛,又岂会放任大周如此?

更遑论习得佛法?

你再看此间,若是他西行成功,取得大乘佛法,我大周怎会不念此经?

想是那玄奘法师,未成正果。”

老妪摇摇头,笑着说。

“神佛之事,着为可笑。

我这庄子,西行九十里,便可见一寺庙,名为法门寺,早些年间,便无人供奉,如今残败,汝明日去了,自见分晓。”

“没有神佛?”

猴子问道。

“没有神佛!”

老妪斩钉截铁。

猴子思索不明,急的抓耳挠腮。

下山之前,师父明明跟他说过,“诸神皆在,众佛皆真!

只是汝不得妙法,不见本尊。”

怎生到了长安,如此繁华盛景,凡人却说没有神佛?

可倘若真的没有神佛,那自己又算什么?

师父传授的修道之法,又是什么?

想到着急处,猴子索性跳下板凳,来到老妪身前,扯住老妪衣角,追问道。

“如今外面都说,妖魔横行,既然有妖魔,为何却没有神佛?”

老妪嗔怪道。

“何为妖魔,何为神佛?

哪门子歪理?

无论神佛妖魔,不都是夺了天地造化,躲了五病三灾?

只是叫法不同罢了。”

猴子不相信,晃了神儿。

老妪见到如此,方才松了语气。

“你又何必失落至此?

哪管着有或者没有,这天下不都成了这般模样?

你若不信,等到天色暗下来便知。”

猴子听完,只得悻悻作罢,垂着头,返回座位,一桌子的佳肴,也无甚味道。

小女孩儿倒是乖巧地为猴子夹菜,还颇为老道地叮嘱,说什么“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好歹吃些。”

几人吃罢,日头将落,桌上碗筷也不收拾,老妪便急急吩咐小女孩带着猴子住下,并且招呼,无论外面发生什么,都不能开门开窗。

猴子不解其意,但入乡随俗,又承蒙老妪款待,自然应允。

入夜,皓月当空,月明星稀,几声夜號啼鸣。

忽地,大风骤起,吹得屋外呼呼作响,院外花草和屋内门窗,也跟着颤动不止,发出巨大的响动。

不多时,便听得鬼哭狼嚎,风沙阵阵。

猴子躺在床上,辗转反侧,难以入眠,思索着日间老妪的话。

“无论神佛妖魔,不都是夺了天地造化,躲了五病三灾?

只是叫法不同罢了。”

猴子翻过身,看向窗外,可奈何,窗户紧闭,什么也看不到,只勾得他意乱神迷。

猴子心如火烧,痛痒难耐,却又记得老妪叮嘱,奈何不得,只得上蹿下跳。

“囡囡跑出去了!”

“快追快追!”

忽地,窗外火光顿起,人影幢幢,脚步声、叫喊声,喧闹不止。

“这些人,怎生能出去?”

猴子一个激灵,翻身下床,耳朵贴着门,细细地听着门外的响动。

除了呼呼的风声,更是多了些许杂乱的脚步,还有吆喝声。

正欲开门,忽地想起老妪的叮嘱,方才止住。

猴子烦躁地挠了挠耳朵,心想道,想俺梦中,端的是大闹天宫的齐天大圣,天上地下,何人不惧!

可如今八九神功未通,天仙妙法无成,奈何不得!

气煞俺也!

索性,猴子重新倒床,闷着头,不去听言。

有道是耳不听为静,这一蒙,竟混混睡去。

“小猴儿快走!

姥姥要吃你哩!”

正迷糊间,忽听得门外传来白天小女孩儿的声音,喊声急切。

等到猴儿刚反应过来,正欲起身,却觉得双腿无力,毫无支撑。

坳起头往腿下看,噫吁嚱!

只见得哪里还有甚么双腿?

只是两条裤腿儿空空荡荡。

再看向床尾,那景象,当真惊煞了猴子!

只见那床尾,赫然耸立着一头怪物。

好怪物,身长数尺,型如老树,鬼舞枯藤,妖弄虬枝,树顶枝丫纵生,枝丫尖处,却不是叶子,而是一颗颗人头,树干正中,正是白天一起吃饭的老妪。

老妪开始闭着眼睛,忽地睁开,眼珠猩红,嘴角大咧,口中牙齿尖锐,隐约还有丝丝血迹。

那老妪的头开口说话道:“老身凡人吃的多了些,成了精的猴子想必更盛一筹,今儿,汝就予我吃了罢!”

老妪言毕,树枝上其余的头也纷纷睁开眼睛,咧嘴笑道:“汝就予我吃了罢!”

众头吵闹,叽叽喳喳。

那怪肚子上,现个圆洞,漆黑黑阴风欶欶,空洞洞血口昭昭。

瞬息间,猴子就要被吞噬。

再看西周,哪里有个甚么庄园府邸?

一面面,皆是潮湿岩壁,坚硬光滑。

猴子惊惧震悚,使了劲地往前爬,可没了双腿,地面又有泥水,哪里爬得动?

只余得前面两只猴爪儿,扑扑腾腾往前爬,却分毫没有移动。

反倒是那怪物,一步步愈来愈近……

小说《黑神话:齐天》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4年7月5日 pm10:30
下一篇 2024年7月5日 pm10: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