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完结锦昭令(宋泽沈鹤)_锦昭令宋泽沈鹤最热门小说排行榜

以宋泽沈鹤为主角的小说推荐《锦昭令》,是由网文大神“生活压弯了小芽”所著的,文章内容一波三折,十分虐心,小说无错版梗概:他是落魄太子,而他是赢国将军府中的一子,但延朝皇帝恐武将篡位,灭了南朝后的十年又杀了满朝武将。南朝背面,宋泽流浪延朝,与沈渊相识,后来一直生活在将军府,再后来将军府被灭。宋泽和沈渊进攻,谋杀皇帝。皇帝死后,宋泽即位后,封沈渊为贵妃,赐字锦昭,但宫中并无人之锦昭是男子,后来天下人皆知,锦昭是男子后,人人称颂他们的爱情,但天不遂人愿,两人渐渐有了隔阂,最后深渊病死宫中,而宋泽退位后隐居民间,不知所踪。…

锦昭令

小说推荐《锦昭令》,是小编非常喜欢的一篇小说推荐,代表人物分别是宋泽沈鹤,作者“生活压弯了小芽”精心编著的一部言情作品,作品无广告版简介:”沈渊一只手拿着水杯,一只手扶着宋泽,吃力的将他扶起来。“语澜哥哥,你终于醒了,你都睡了三天了。”“我在哪儿?”宋泽将水一饮而尽,陌生的看着周围的环境,不算华丽但很好看。“语澜哥哥,这里是我家啊!将军府…

阅读精彩章节

“额娘,语澜哥哥还没醒吗?

他要什么时候才能醒啊?”

沈渊坐在床头,看了看韩柔,又看了看宋泽:“都三日了,大夫不是说他没事了吗?”

“额娘也不知道啊,可能是语澜太疼太累了,不想起来呢?”

韩柔摸了摸沈渊的头,笑着说:“走吧,渊儿语澜需要休息。”

“我不要,我要和语澜哥哥玩。”

沈渊跑向宋泽。

“额娘你去找姨娘和铃儿姐姐玩儿。”

“好好好,额娘和铃儿姐姐回房了,渊儿和语澜玩一会儿就回屋,不要打扰他休息啊,有事叫杨炎啊!”

听到沈渊赶人,韩柔也不生气,而是笑着捏了捏他的脸,再三叮嘱他不要打扰宋泽休息,然后和铃儿聊着什么就走了。

沈渊道能耐得住寂寞,盯着宋泽看了一炷香的时间,竟把人看醒了:“水……水……”宋泽微微睁开眼嘴唇,干的发裂说出这几个字着实不容易,见人醒了要喝水,沈渊连忙爬下床跑到桌边,倒了杯温水。

宋泽房里的水一首是热的,凉了就会有人换一壶,因为大夫说了宋泽醒来的时间并不稳定,但醒了后一定要喝点热水。

“语澜哥哥,你喝点水。”

沈渊一只手拿着水杯,一只手扶着宋泽,吃力的将他扶起来。

“语澜哥哥,你终于醒了,你都睡了三天了。”

“我在哪儿?”

宋泽将水一饮而尽,陌生的看着周围的环境,不算华丽但很好看。

“语澜哥哥,这里是我家啊!

将军府。”

沈渊眨巴着大眼睛。

“语澜哥哥,你的伤还痛吗?

要不要我去找大夫?”

“不用了,谢谢。

对了小少爷,你叫什么?”

宋泽想下床,却因背部的疼痛而无法起身,只好趴了回去。

“我叫沈渊,哥哥怎么又忘了”沈渊拿过宋泽的手,歪歪扭扭地写了一个“渊”字:“是这个渊,语澜哥哥可以叫我渊儿,要记住哦!”

“咕——”沈渊听到了奇怪的声音,看着宋泽涨红的脸,像是知道了什么,丢下了一句:“语澜哥哥,你先休息一下,我出去一下,马上回来。”

说完就迈着短腿跑了出去。

过了大概一盏茶的功夫,沈渊带着一个高高壮壮的男人冲进房间,将闭目养神的宋泽吓了一跳,只见沈渊一手拿着一只白花花的包子,身后的男人拿着两个盘子,全都是好吃的糕点。

“杨炎放下东西你就可以走了,我要和语澜哥哥单独待会儿。”

沈渊弟给宋泽一个包子,自己也脱了鞋窝进他的被窝,他原先也是一愣,但在扬炎关上门后就笑了起来。

他双手握住包子浅浅咬了,一口一股香甜涌入口中,宋泽有点奇怪:“这包子怎么是甜的包子不都是肉馅儿的咸包子吗?”

“语澜哥哥不喜欢吃嘛?

这是豆沙包,里面是豆沙,我身子不是特别好,肉包太腻了,额娘说要少吃一点,语澜哥哥要是不喜欢的话,那里还有奶糕和绿豆糕,我们先吃一点东西垫垫肚子,晚饭还有一两个时辰呢。”

沈渊一口一个“语澜哥哥”叫的宋泽心都化了,嗲嗲的声音奶呼呼的,一点都不像女孩子那样,那是沈渊独有的男孩子的可爱。

“好吃,渊儿喜欢吃甜口的东西吗?”

宋泽单手拿包子,另一只手轻轻摸了摸沈渊,因塞了包子而鼓出来,白嫩嫩的脸:“那语澜哥哥长大了之后,寻遍天下好吃的甜点给渊儿吃,怎么样啊?”

孩子的声音满是坚强,十分诚恳,却不乏宠溺。

“好啊,和语澜哥哥一样吃遍天下美食!”

两个孩子盖着被子趴在床上,一人手里拿着一个白花花的包子,沈渊还拿了一块奶糕送到宋泽嘴边,宋泽没有用手接,而是咬了一口糯叽叽的奶糕,冲着沈渊笑,孩子哪里会互相嫌弃,他将宋泽咬过一口的奶糕放进自己嘴里两人就这样,你一口我一口的吃着。

这次宋泽没有选择离开,而是留在将军府,给沈渊当玩伴。

(十年后)时间总是过得很快,转眼就十年了,沈渊他从韩柔的房里搬了出来和宋泽一起住。

“渊儿,快走!”

宋泽边跑边扭头:“韩姨娘追过来了。”

两个少年正值花一样的年纪,也正是好动叛逆的年龄。

两人跑回房间,大口喘着气,沈渊将怀里的糕点拿出来,俩人像小时候一样,闷着被子趴在床上吃点心,眼前忽然一亮是韩柔:“语澜,渊儿!

你们两个小鬼都说了,不要半夜跑到厨房偷糕点,你们老是不听!”

迟来的铃儿小跑进屋,见着黑灯瞎火的就忙点了灯,但看到屋里的景象,不由笑出了声,宋泽和沈渊两个人正趴在床上,一人手里拿着一块糕点,中间还放了一盘,还有正笑骂着他们,见韩柔并不生气。

宋泽立刻拿了一块糕点递到他面前,有点含糊不清的说:“姨娘吃吗?

今天的桂花糕是红豆馅儿的!”

见状,深渊附和道:“额娘快尝尝,可好吃了!”

韩柔看着他们首接气笑了:“就你们嘴甜,当心蛀牙。”

骂完也还是拿了两块,坐在桌前和铃儿一起吃了起来。

次日行军在外的沈鹤,回到家来却不那么高兴,也没了往日的慈祥:“晚点我要进宫一趟,你们在家千万小心!”

这一句话使得整个将军府人心惶惶。

沈鹤连盔甲都没脱就急匆匆进宫去了,却在宫门前被张公公拦了下来:“将军请退去配剑盔甲再进殿。”

“本将军是三代元老,从你们孝满皇的爷爷真敏皇在位时,我就是将军。

先皇更是准我披甲上朝,我十五岁便为国效忠到今年整整三十西年。”

沈鹤咬牙不肯退让。

“反正今儿个,您是得退去盔甲宝剑才能进殿。”

张公公昂着头扯着嗓子:“来人帮将军退去盔甲宝剑。”

几个小太监垂着头小步上前。

“我看谁敢?”

沈鹤也不顾张公公,将一个小太监踹倒在地,便向大殿走去。

推开店门,只见昔日的几位与他一同战斗的将军都退了宝剑盔甲跪在殿前,连王勇与沈鹤一样受先皇特例的将军都退了,正跪倒在地上。

见沈鹤依旧全副武装,可将孝满皇气的暴跳如雷:“大胆沈鹤,竟敢披甲入殿,来人给朕拿下沈鹤!”

“皇上臣有一问,不知当讲不当讲。”

说完沈鹤也不等他回答,又开口:“我和各位将军有什么错,能让您将我们从战场上急召回来,这样处罚。”

“你在质疑朕!

沈将军私自养兵,披甲入殿,想要刺杀朕,来人拿下!”

孝满皇大怒,满堂的武将都被吓到了,愣是没人敢动:“杀了沈鹤,不然诛了你们九族,让你们都为他陪葬!”

地上的人纷纷躁动,只有王勇没动,僵持片刻,一个身材高大皮肤黝黑的人站了起来说:“沈将军对不住了,我们还有妻子儿女。”

说罢就冲上前与沈鹤打斗,有一个人带头,其余的人也纷纷帮忙,沈鹤功夫极好三两下就打倒了几个,但寡不敌众,车轮战使他筋疲力尽,但好在王勇站了起来,抓住一个挥拳就要打上沈鹤的人甩了出去。

几轮下来,神鹤和王勇打不动了,被紧紧按在地上,沈鹤的盔甲不知道什么时候被退去了,孝满皇,看着众人那么狼狈,不禁开怀大笑拍手叫好,看够了就从龙椅后拿出一把剑,走到他们面前手起剑落血溅,当场当两个头颅落下的时候,其余人都吓得连连后退。

“跑什么?

下一个就到你们了,哈哈哈哈哈!”

孝满黄也不顾脸上的血,径首向他们走去。

“你个昏君,不讲诚信,厚颜无耻的小人!”

是最先动手的那个人:“昏君,你不得好死!”

孝满皇也不顾他们的咒骂,在这略微昏暗的大殿下杀疯了。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密密麻麻的雨点打在地上一顶,轿子落在将军府门口,那人昂着头大步向将军府内走去,替他打伞的人不禁加快了脚步:“将军府众人接旨——”这一嗓子使得将军府众人都跪在雨里,张公公依旧是那副高高在上的样子,看着跪在地上的人眼里皆是鄙夷:“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将军沈鹤披甲入殿,结党营私刺杀朕,私养之兵归入军队。

乱贼己被朕株,念在沈将军,是三朝元老,只抄了将军府,将其余人放逐’钦此。”

张公公念完,看着瘫倒的女人向地上吐了一口唾液道:“来人,动手。”

几个夫人愣是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韩柔更是冲上前拦住士兵的去路,夫人们纷纷效仿,却不料被人踹翻在地挥剑就砍去。

原本充满生机的将军府顿时变得哀嚎遍地,血水掺杂着雨水,流红了满院,轮,奸,凌,辱,抢,劫,唾,骂,这一切的一切,看的边上的枫树都不禁留下来血红的鲜血。

这并不是沈渊和宋泽几人能够反抗的,这些士兵先是杀光了他原先的家人,后来又杀光了他不是亲人胜似亲人的人。

小说《锦昭令》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4年7月5日 pm10:46
下一篇 2024年7月5日 pm10: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