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网络小说丢给乞丐?四年后我携崽杀疯京城(容月容宝)_丢给乞丐?四年后我携崽杀疯京城(容月容宝)免费小说完结

现代言情《丢给乞丐?四年后我携崽杀疯京城》,讲述主角容月容宝的甜蜜故事,作者“容月”倾心编著中,主要讲述的是:她这真是太败家了!一下子花出去四百多的积分,就只买了四支牙刷。早知道就买最选进的,她这是脑残了吗?非得买最先发明的老古董。容月摇头叹气地拿着东西出门走到草棚下,看着乖乖等她的一大一小,她总算心情好了些。打来水后,用水缸里的一个瓜瓢舀了水,先自己示范地刷了一次牙,再让他们自己刷。“你们看着我!等……

丢给乞丐?四年后我携崽杀疯京城

以现代言情为叙事背景的小说《丢给乞丐?四年后我携崽杀疯京城》是很多网友在关注的一部言情佳作,“容月”大大创作,容月容宝两位主人公之间的故事让人看后流连忘返,梗概:“你们看着我!等一下你们也和我一样,刷一刷牙齿,明白吗?”一大一小不太明白,但却同时点了点头,齐齐回答:“明白。”容月当着他们的面,刷了一次牙,然后,将挤上牙膏的牙刷递给容宝,用一只碗装水教容宝刷牙。等容宝刷完之后,她将水瓢递给了李曜:“李公子,你也刷刷牙吧!”“夫人可以叫我泽洲。要是觉得拗口,叫阿…

丢给乞丐?四年后我携崽杀疯京城 精彩章节试读

她这真是太败家了!一下子花出去四百多的积分,就只买了四支牙刷。早知道就买最选进的,她这是脑残了吗?非得买最先发明的老古董。

容月摇头叹气地拿着东西出门走到草棚下,看着乖乖等她的一大一小,她总算心情好了些。打来水后,用水缸里的一个瓜瓢舀了水,先自己示范地刷了一次牙,再让他们自己刷。

“你们看着我!等一下你们也和我一样,刷一刷牙齿,明白吗?”

一大一小不太明白,但却同时点了点头,齐齐回答:“明白。”

容月当着他们的面,刷了一次牙,然后,将挤上牙膏的牙刷递给容宝,用一只碗装水教容宝刷牙。等容宝刷完之后,她将水瓢递给了李曜:“李公子,你也刷刷牙吧!”

“夫人可以叫我泽洲。要是觉得拗口,叫阿泽,阿洲也可以,叫李公子有些生分,别人听着都不相信我们是夫妻。”

李曜说完才接过牙刷,看了眼牙刷上的牙膏问道:“夫人,这上面的东西是什么?”

容月面无表情地说道:“是牙膏,用来洁齿的。记住!不能吞下去,要吐出来。你刚才所说也对,我总不能老是叫你李公子,那我就叫你阿泽吧。你可以叫我容月。”

“好,我知道了。”李曜看了容月一眼,嘴角不易觉察地翘了一下。其实,他也没想到,自己叫容月夫人会叫得那么顺口,且叫了之后,他就不想改了。

李曜还有很多疑问,但却没有继续发问,而是尝试着刷了牙。

容月无法容忍早上没有牙刷和牙膏,但是,别的事情,她还是忍了。横竖这里只有容宝和李公子。她对李公子虽然一无所知,但看着李公子这孱弱的身体还得靠她慢慢调养,自然不能做出任何对她不利之事。

早餐是张妈准备好的,三张洛饼,三碗白粥,还有一碟青菜。青菜还是她昨天在空间里带出来的。她对张妈说,是李公子带来的。

还好,虽然清淡一些,但能饱腹,不用挨饿。她怎么也没想到,有这么样的一天,她居然会担心自己要挨饿!

容月吃完早餐之后,对李曜说道:“李公子……阿泽,你写婚书时,那书法不错!想必,你是腹有诗书之人。你读过不少书吧?有没有参加过科举?祖上可有人在朝为官?”

“夫人,我没参加过科举。祖上……有在朝为官的。”李曜回答得有些迟疑。虽然说,迟早都会让容月知道,但是,他有些害怕,要是让容月知道他是四皇子李曜,她还会如此这般待他吗?答案是不可知的,他并不想冒这个险,至少暂时不想。

容月煞有介事地说道:“你现在身子骨这么孱弱,不宜出门,也不宜走动,只能在家慢慢休养。可是,这人嘛,总该得做些什么事情才能度日吧。所以,你要是实在无聊,不知如何打发时间的话,就教容宝学学功课,如何?你可以教他写字,读书,算术,总之教他学习就是了。至于学什么,你会什么就教他什么吧?我今天会到市集去,回来时,给你们带学习用品。”

原来不是查他祖宗,是想让他教容宝学习,李曜轻松了些:“好!我教他,这是为父应尽的责任。容宝三周岁了,的确应好好学习才是。我先从三字经教起吧,今天只教他背诵。”

容月没想到他答应得这么爽快。虽然她也能教容宝学习,但是,她现在还得出去走走,看看要怎么在这个时空好好地生活下去,不能老呆在这破茅草屋里。

“既然这样,你们父子俩就在家里好好呆着。”

容月把容宝交给李公子,叮嘱道:“容宝,你要好好听爹爹教导,好好学习。娘亲希望容宝将来可以通过参加科举考试成为状元之才。不过,你也要好好照顾你爹爹噢。”

容宝倒是挺高兴:“是,娘亲。娘亲放心,容宝会照顾好爹爹的,也会听爹爹的话,好好学习。”

容月临出门之前,在李曜的耳边悄声说道:“不要想着悄悄离开。你的三毒虽然解了,但还有些余毒未清。百日之内,若无我继续帮你清除余毒,你日后便有复发的可能。你此前失血过多,我给你的身体注入了新血。这些血在你的身体里有没有排斥,还有待观察。除了我,没有人能保证你的安全。”

李曜听了,仰头看着容月,笑道:“夫人请放心!我不会擅自离开。我要走必经过你同意。你是我夫人,容宝是我儿子,我要走也会带上你们。我因身体长期中毒之故,在上京早就不受待见。承蒙你们母子不嫌弃乃我之大幸!你又于我有救命之恩,我岂敢做出恩将仇报之事?”

男人如此认真地说了一番话,容月心中倒是感受到了他的真诚。她是末世医学成就已达巅峰之人,对于人脸上的表情深有研究,能分辩出人在说话时,是否在撒谎。

男人当不当她是夫人,她一点儿也不在乎,反正她又不真拿他当丈夫。但是,他当不当容宝是儿子,她非常的计较。看来,李公子是真心的,她刚才所说倒有些小人之心了。虽然人心难测,但此人也断没有害她和容宝的必要。

容月安心出门后打听了一下,这莲蓬村的人平时想做什么买卖,都得坐牛车到镇上的市集中去。

她到村头去等了很久,差不多等了一个小时才等来了一辆牛车。赶牛车的陈伯还要等到十个人才愿意走一趟车。结果,慢腾腾地到了镇上的市集中时,已经差不多是中午了。

容月不由得感叹,从前的时间可真是不值钱啊!难怪现代人要说,从前的时间一生只够爱一人。这都什么速度?这对于来自末世交通十分便利的她来说,当真是一种折腾。看来,她想在这个时空好好生活,就得先学会凡事——慢慢来。

不过,到了镇上之后,容月倒是觉得,没有白来一趟。这个小镇叫唐山镇,虽然算不上繁华,但总比莲蓬村好多了。至少,这里有了红砖绿瓦的建筑,不再到处是茅草房了。

小说《丢给乞丐?四年后我携崽杀疯京城》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3年11月21日 pm1:42
下一篇 2023年11月21日 pm1: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