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推荐小说娇软女巫被偏执狂们逼迫自强弥塞斯洛_娇软女巫被偏执狂们逼迫自强(弥塞斯洛)小说免费完结

《娇软女巫被偏执狂们逼迫自强》,是作者大大“困亚亚”近日来异常火爆的一部高分佳作,故事里的主要描写对象是弥塞斯洛。小说精彩内容概述:【西幻 娇软美人 雄竞 男全洁 有人外】​私设如山,男主非全员好人,女主万人迷体质,稳步成长​弥塞在异世界觉醒为荒原里的女巫,为了躲避骑士的追捕躲藏在乡下开始新的生活。本来是这样π_π​骑士:找到你了,女巫小姐。​被关在某贵族宅邸里的女巫小姐,那个骑士他每晚都来。​主教:帮你逃脱?可以,答应做我的圣女。​海妖吟唱起古老悠扬的旋律,半精灵少年露出他纤尖的耳朵,那个在暗巷被救赎的男人,等等,都在追逐同一名少女……​而那些女巫们,奉她为王。…

娇软女巫被偏执狂们逼迫自强

叫做《娇软女巫被偏执狂们逼迫自强》的小说,是作者“困亚亚”最新创作完结的一部现代言情,主人公弥塞斯洛,内容详情为:迄今为止从未玷污过,圣殿骑士崇高的戒律和誓言,仿佛停在这一刻。轰然崩溃—斯洛宽大的手伸向她。弥塞惊恐想起,刚才被斩杀的黑熊惨状,忍耐着痛感站起来,拼尽全力向前跑。男人面色有些郁沉,似乎很不满,沉重金属的脚步声跟在她后方…

在线试读

穿着坚硬盔甲的男人居高临下注视着她。

西周是骇人的魔物尸体和被血液浸没的草丛,弥漫着血气和一股腥臭味。

被异味掩盖了大半,也令人无法忽略,少女颤抖的身体变得浓郁香甜。

“别杀我…”弥塞望着男人的眼睛,柔软的嘴唇微张了一下,压抑着恐惧轻轻喘息着。

斯洛冷峻的面容看着她,目光停在她刚刚正在求饶的柔软唇瓣。

天色渐渐暗沉下来,狭长的光点没入这片森林地底之下,无声树林里静谧的气氛更加浓重。

弥塞觉得自己心跳的极快,脸上泛起一抹红晕。

她知道自己不能再犹豫了。

弥塞用尽力气勾住他的脖颈,在男人微惊的眼神里。

柔弱的唇己经吻住了他。

良久之后。

弥塞好似力竭的低垂着脑袋,轻轻的喘息着。

他错愕的微愣片刻。

眼神复杂的看着被他的身躯笼住于阴影下,少女细洁的脖颈。

迄今为止从未玷污过,圣殿骑士崇高的戒律和誓言,仿佛停在这一刻。

轰然崩溃—斯洛宽大的手伸向她。

弥塞惊恐想起,刚才被斩杀的黑熊惨状,忍耐着痛感站起来,拼尽全力向前跑。

男人面色有些郁沉,似乎很不满,沉重金属的脚步声跟在她后方。

弥塞的腿痛的有些麻木,她并不知道该往哪里跑,只是想着不能回村子里,也不能去找莫里比。

如果最后她被骑士抓住,送往女巫的审判塔。

也不能连累在她来到这个世界,第一个向她展露善意的朋友。

她快撑不住了…意识有瞬息停顿。

失血的晕眩感和疲惫折磨着她的身体,但弥塞丝毫不敢停顿下来。

夜晚的冷风折磨般刺痛着伤口,腥甜灌入肺部,呼吸也变得沉重难受。

“女巫小姐,你想去哪?”

略显烦躁的声音响起,斯洛抓住了她纤细的手臂,一把就将她拉过来。

她跌进附着盔甲冰冷的怀抱。

冷冽而成熟的男性气息立即笼罩住她,轻易就被抓住,但是她己经无力再逃。

视线最后定格在他坚硬的前襟,意识模糊的落入他怀里。

晕过去了。

斯洛目光沉冷的看向她身上的伤口,动作却有些温柔,避开触目的裂口把她横抱起来。

少女很轻盈,托在手里几乎没有什么重量。

却会沾染上她特有的香味。

沉溺下去。

斯洛打开传送卷轴,一个圆形星环在他们脚下亮起白色光芒。

只是一个瞬间,两人都消失不见。

就在他们消失不久后,两名同样着装的骑士找过来。

“阿尔,你说队长会去哪里,进入树林以后,他怎么就自己走了。”

年轻骑士抱怨着。

被称作阿尔的青年,冷着脸瞥了同伴一眼,“有时间抱怨,你就和我分开在附近找。”

隔着很远的小镇。

斯洛抱着弥塞,把她藏在自己的披风下面,用传送卷轴来到这。

不同于弥塞住的偏僻小村庄,这是一个人多嘈杂的小镇。

挂在门口的陈旧橡木招牌,写着夜莺旅店。

斯洛走进去。

英俊清冷的外貌,引起了一些人的注意。

那些贪婪的眼神,在看见他身上的巨大银剑后又畏怯的低下头。

旅店不大,但这个时间吃饭的客人挺多。

现在正好是夜晚的用餐时间,每张大桌上几乎都坐满人。

餐桌上摆着散发热气的烤肉和铜质的粗劣酒杯,狭隘的空气中飘荡着熏烤过的香肠气味。

嘈杂的环境,时不时传来女人调笑声和醉鬼的喧闹。

旅店老板满脸讨好的上前,挤着脸上粗糙的皱子询问客人是否需要住宿。

斯洛要了一间房。

干瘦的旅店老板拿起烛台,走在前面给他带路。

转上楼梯后,来到一间空置的房间里,老板背过身去点燃门口的油灯。

斯洛径首走向床边,把怀中的少女轻轻放下,解开披风遮盖住了她的身体。

他拿出5枚金币给旅店老板。

老板瞄了一眼,立马露出讨好的笑,同时快速接过,“客人,这间房今晚属于您,保证不会有人来打扰,祝您愉快。”

弥塞做了噩梦,梦里身穿盔甲的骑士挥动剑刃指向她。

红衣主教坐在观众席上。

一群人冲上来,吵吵嚷嚷的把她绑在黑木架上,说要烧死她,烧死这个该死的女巫。

“看吧?太危险了,你该拥有魅惑他们的吸引力。”

那人愉悦的谓叹。

忽然惊醒。

她睁开了眼睛,汗水顺着额发滑落。

视线里陌生的房顶,由粗糙的木材和横梁交错而成。

鼻尖能闻到一阵浓郁的食物香味,勾的她肚子咕咕作响。

她坐起来,发现伤口都被包扎过。

有些呆愣的盯着透进光亮的木窗。

斯洛和年轻医生走进房间,同时看向她。

模样精致如人偶的白皙少女,眸光柔和的望着前面,乌黑的长发乖巧披在身后,洁白的脖子下套着过分松垮而宽大的衣裙。

斯洛的脸有些红了,把目光从她身上移开。

“伤口还没好,你可以多睡一会,或者先吃点东西。”

斯洛把手里的盘子放在床边矮桌上,里面装着一大块奶酪面包,还有一杯温热的蜂蜜牛奶。

弥塞在听见金属盔甲特有的声音时,就本能的向后退缩,背脊撞到坚硬的墙壁,痛意袭来。

医生走上前查看情况,他己从恍惚中恢复过来,忐忑的瞥过她眼睛,又迅速低下目光,转头对斯洛说,“伤口没问题,注意好好休息,别再让她…嗯受到惊吓。”

弥塞扯了下身上衣服,发现并不是她原来的那件,有些呆愣住“…衣服?”

她的眼角微红湿润,带着屈辱的意味看向医生。

“啊?

不是…”医生一想到,当时只是帮她检查伤口,旁边骑士阴郁冰冷的脸,看他的眼神就像一个死人。

他都以为要被杀了,更别说给她换衣服,尽管她当时满身血污穿着破布似的,所以这衣服不是他换的,但他不能说,那样骑士也许会杀了他。

“有什么问题再来找我。”

扔下这句话,医生如逃命似的快速离开。

“你叫什么名字?”

骑士脸上没有表情的询问,如果忽略他耳尖的微红。

房间里安静下来,弥塞略微紧张的看向他。

年轻的骑士有着利落优雅的金色短发,淡漠的神情散发着一种,内敛而肃穆的禁欲气息。

盔甲下的肌肉线条流畅而有力量。

不同于安亚没有攻击性的外表,骑士看起来更为冷峻。

此刻,他颇有耐心的等待着少女回答。

被这双清冷的眼睛凝视,弥塞觉得内心深处恐惧不安攀升到一个顶峰,竟生出胆怯和臣服心,任他施为。

如果对方不伤害她,她或许可以尝试讨好他,换取生命。

弥塞出神的想到。

半晌后。

“弥塞…”她轻声回答。

弥塞认为他没有当场砍杀自己,应该只是一时心血来潮,是为了慢慢折磨后再杀死?或者把她当成奴隶贩卖给特殊癖好的人?

莫里比曾经说过一段悲惨遭遇,她以前有个多年的朋友,一个叫文娜的银发女巫,失踪很久,大家都以为她经历了安息日。

首到有一次,莫里比在贵族的马车上远远看到她。

偷偷跟踪去打听得知她被卖给一个当地贵族,就被关在男人府邸花园里面。

再次见到文娜,她被关在用对抗女巫的黑晶石和黑铁铸造的牢笼,像鸟儿一样被放置在花园角落,更令莫里比难受的是,文娜己经怀孕。

莫里比找到其他女巫,说服她们来救朋友的时候,文娜却又失踪不见。

花园牢笼那天,变成莫里比最后一次见到她的朋友。

弥塞忧伤的垂着眼眸。

她必须要让眼前的骑士放松警惕,认为她完全无害,或许才能找到逃走的机会。

“不吃吗?”斯洛走近了一些。

弥塞抬起头,看向骑士清冷的眼睛。

“帮帮我…”她微微抬了一下手,似乎饱含委屈的又垂下脑袋。

“手…好疼…大人…”声音带着丝咽。

“斯洛,我的名字。”

斯洛坐在床边,掰了一块面包放在她嘴旁,目光下意识注视着她柔红的唇,“吃吧。”

弥塞扬起脸温柔地朝他笑,“谢谢,斯…洛?”小口的咬着他手里的面包。

弥塞尽量表现的既温顺,又信赖着他的样子。

像个新生的雏鸟连进食都需要依靠他。

这是不合适的,违背骑士守则的行为,但他就是想忽略这些不自然的事,以看管囚犯的名义触及她,很卑劣不是吗?

斯洛在心里讥讽。

快吃完的时候,弥塞的嘴唇不小心触碰到他的手指。

斯洛呼吸一顿,“好了,别吃太多。”

“嗯?”

弥塞看见他快速的放下手里的面包。

又给她喝了一口牛奶。

似乎不准备再继续喂她了。

晚饭过后,弥塞发现斯洛和她住在一间客房里。

脱了盔甲的骑士睡在房间的底板上,背对着她,看不到他的表情。

弥塞并没有马上睡着,望着他挺拔的背影有些困惑,本以为住在一间房,会要求自己和他睡在一起。

随即轻轻呼出一口气,感觉自己又活了过来。

神经稍微放松之后,疲累的睡着。

斯洛在听见少女均匀的呼吸后,睁开了眼,看着毫无防备的睡脸,轻叹了口气。

“真是没有戒备心。”

小说《娇软女巫被偏执狂们逼迫自强》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4年7月3日 pm10:55
下一篇 2024年7月3日 pm10: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