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推荐完本诡异的中国刑案(欧勇崔良鹏)_诡异的中国刑案欧勇崔良鹏免费小说完整版

《诡异的中国刑案》是作者 “卫铁”的倾心著作,欧勇崔良鹏是小说中的主角,内容概括:一位拥有异感的刑警,在侦查办案的过程,遭遇的诡怪离奇。本书属于虚构架空,不涉黄、不涉黑、不涉政。如有雷同,纯属巧合,请谅解。…

悬疑惊悚《诡异的中国刑案》,讲述主角欧勇崔良鹏的爱恨纠葛,作者“卫铁”倾心编著中,本站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本书采用第一人称‘我’来讲述,取名叫-卫铁卫铁今年30岁,结婚有孩子,担任片区刑警为了避免侵犯他人名誉,所有国内刑案都是虚构不实,讲述的地点、人物、事件采用化名本书不涉黄、不涉黑、不涉政虚构架空,如有雷同纯属巧合,请谅解…….第一宗刑案:邪门的凶宅开篇福人居福宅,贵地贵人居恶人住恶宅,鬼地鬼人居在宏江县洛西镇的西北方向,有座偏僻贫穷的巴岗村俗话说,穷山恶水出刁民,荒山野林多…

诡异的中国刑案

诡异的中国刑案 阅读最新章节

案卷记录上留有侯兴财不少坏事,在镇里是公认的大恶人,私下里叫骂他是侯头蛇。

除了重拳殴打过王高福,还踢打过不少跟他有矛盾的村民。

“去年六月份,阿祥嫂来找我,说是想拿河边的水稻田,用跟我换南瓜地建楼房,我没同意。

她又说想花费五千块买要南瓜地,我嫌价格太低没同意。

阿祥跟侯头鬼的交情好,我怀疑有诈就问阿祥,他承认是侯头蛇叫他来换地,担心盖起楼房了挡住他家的房子。”

不愿有人在他家的面前盖起楼房,生怕挡住他家的财运。

“是不是侯兴财想出五千块?”

“先是换地我不同意,就想开价五千块。

听到是侯头蛇想买地,我肯定不卖。”

我做着笔录的问:“有人看到他进来埋东西么?”

王大爷懊恼的摆手道:“阿财就像咬死人的毒蛇,心狠手辣连亲爸亲妈都敢打。

有人看到了,也是不敢说。”

此类民间纠纷多如牛毛,凡是在村里重新建楼房,多数邻居会有意见的闹矛盾,什么怀疑多占自家的地,或是楼房过高遮住阳光,要么雨水滴到院子,或是眼红嫉妒见不得别人家比自己好,有些纯粹是作恶搞破坏。

农村建房的纠纷太多了,严重的拿器械斗殴死人,甚至杀掉全家的惨案。

我打电话问过王祥,夫妇俩承认是侯兴财所托,私下叫他们出面去换地去购买,遭到王高福的拒绝。

是否是侯兴财偷埋人头骨,故意阻止别人建房,王祥夫妻就不清楚。

送走王高福夫妇,我坐在刑侦办公室里翻看案卷材料,听到外面传来嘈杂喧哗的争吵声。

雷远晋长得高胖的麻子脸,西肢粗壮大肥腰,刚来上班睡意松惺。

他说是副所长出警,把打架闹事的欧勇抓来提审。

“欧勇说是村里人偷埋的,还把他打伤,鼻子嘴巴都出血。”

“是谁?”

“那人叫董绍柱,欧勇怀疑是他和他老婆做的。”

调解室的门外走廊,副所长周正忠在调解争执。

欧勇恶人先告状,指责董绍柱出于报复,去偷埋死头骨。

我走过去问:“是不是你偷埋的?”

身材肥胖的董绍柱抹着嘴边的血丝,委屈否认:“不是我埋的,不关我的事。”

“欧勇怎么指认是你偷埋?”

“上个月九号,村里的张代奔说,欧勇准备在新横路买地建楼房,叫我过去一起宅基地。

我就去看南瓜地,没有偷埋人头骨。”

欧勇的双眼泛红,杀气腾腾的叫嚷:“张代奔都指认是你跟你老婆,你它玛的敢不承认,看老子不打死你。”

不顾民警和围观的村民,他冲动蛮横嘴脸扭曲,首接挥舞重拳击打过去,疼得董绍柱鼻青脸肿。

周副所长试图劝止时,还被他强行推扯。

敢在派出所里动手,此举把我激怒,扑过去拳打脚踢。

疼得他摔趴在地板上哭丧叫嚷,说是警察打人了。

没有惯坏他的臭毛病,我扬起硬底皮鞋狠狠的踢踹,疼得叫不出声来。

“还敢不敢打人?”

“它玛滴,狗、杂、碎!”

他抹着满嘴的血液,仇视憎恨,“别以为你是条子我不敢打,我回家拿砍刀,就想把你垛成肉沫。”

“有本事就来砍!”

再次凶狠的踢踹,当成一条癞皮狗,疼得他惨叫连连,捂住伤痛翻滚。

董绍柱的老婆叫苏吉祥,她身穿秀丽的牡丹花裙,举止华贵。

她站在老公的身边观看,害怕得上前劝止。

“卫警官,你把坏人恶鬼打伤了,他跑来吵闹会影响你的工作。”

“我要是害怕坏人恶鬼,就不用来做警察。

敢在派出所里打人,没打成重伤残废算是便宜他!”

周副所长生怕闹出大事,劝止不给踢打。

村里的张代奔赌钱输光家产,想去跟董绍柱借钱。

不愿借钱了心生怨恨,背地里诽谤陷害他。

当场打电话给张代奔,他极力否认,说是听到村里的周发量说的。

周发量说是听到某某说的,某某又说是某某所传,某某确定是听到张代奔和他老婆造谣。

张代奔承认,借钱不给了怨恨在心,故意诽谤造谣,想嫁祸给董绍柱和他老婆,希望借助欧勇的手把他踢打报复。

在提审室里,董绍柱夫妇讲述了跟欧勇的矛盾。

十年前,董绍柱年近三十六了没老婆没孩子,靠着种植半亩玉米地为生。

他饿得面黄肌瘦尖嘴猴腮,衣衫褴褛家徒西壁,贫穷落迫。

欧勇瞧不起穷打光棍的董绍柱,侮辱他没本事娶老婆,笑他会断子绝孙。

董绍柱的姐姐可怜他,送给两百块路费,叫他去外地打工,进入香茹种植场干活。

时来运转,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

香茹老板赏识他的老实忠厚,介绍离婚未生育的表侄女给他。

女方叫苏吉祥,穷人家的女儿没有读过书,不认得几个字,却长得梨花脸、柳叶眉、雪白肤,举止温雅,美姿袅娜犹如水仙花,容颜清雅气质高贵。

苏吉祥嫁人七年没有孩子,看过很多医生,吃过不少中西药,请过几位道师巫公占卜做法事,始终没有怀上身孕。

面对家公家婆的慈祥呵护,丈夫的长情厚爱,她还是含泪选择离开。

她回到娘家待嫁,远近村庄的少男帅哥们,先后有六十多人前来提亲。

有的请媒婆登门,有的请亲戚来询问,多数亲自来到家里当面提亲。

面对众多的提亲郎,她不知道哪个合适时,表叔叫她来跟董绍柱相亲。

或许是月老牵线缘定三生,她一眼相中董绍柱。

没有嫌弃他的贫穷黑瘦,当天拎着几件衣服的行李袋,住到简陋的茅草工棚里,跟随董绍柱一起住,留在香茹场辛苦干活。

大概是上天有好生之德,世代传承自然造化。

她来跟董绍柱交往几个月,很快怀上身孕,十月待产生下健康的儿子。

夫妻俩惺惺相惜同心同德,努力工作辛苦挣钱,很快攒上几万块。

他们返回巴岗村的老家,拆掉破旧低矮的瓦房屋,打算建起两层新楼房。

如今沧海桑田新颜旧变,欧勇看到他娶到年轻漂亮的娇妻,还存有巨款准备建起新洋楼,顿时嫉妒憎恨嘴脸蛮霸,说是不给从他家的门口和屋侧走过,强行封堵道路不给走。

为了阻止建房,欧勇恶意跟别人置换邻近的空地,挖起粪坑丢进臭老鼠死鸡仔,恶臭熏浓蛆虫滋生,吸引成群的苍蝇蚊子满天飞。

有仗义的亲戚和村里人说公道话,遭到欧勇的威胁踢打。

如今自家建房的工地里挖出人头骨,村里人议论纷纷,认定是遭到报应。

张代奔夫妇来到派出所自首,给予治安拘留。

小说《诡异的中国刑案》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4年6月20日 pm10:58
下一篇 2024年6月20日 pm10:58